被狼叼走了的骨头

★叶受only☆
一个纯洁的小写手&绿圈大手【bushi
所有文章谢绝站内转载

【all叶】七宗罪「19」

每次写小周都觉得特有意思哈哈哈,周伞叶的修罗场正式展开,正宫皇后与得宠贵妃间的交锋(什么鬼?)敬请期待ヾ(✿゚▽゚)ノ

打滚求留言求动力啦~


--


「轮回」虽然被称作是魔界之门,本质上却还是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绵延数千里的裂缝中飓风,涡流乃至最危险的虚无黑洞处处可寻,可供吸收的能量非常驳杂,除了纯粹空间属性的堕天使一族,普通人根本无法在此地长久停留。

但这并不意味着无法进出,在「轮回」最中央,有一座半永久固化的传送法阵,是魔界唯一一座九阶空间魔法阵,出自当年那位堕天使始祖的手笔,由此可以直通人界与神界,但需要缴纳高昂的费用,以及出示相关身份证明,其中所需的手续更是非常繁琐冗长。

去人界还好些,毕竟经常会有专门的游商将人界的一些新鲜玩意倒卖回魔界,价格不菲,但很受上流贵族们的欢迎,每个月都会有十几支类似的商队进出「轮回」,甚至有些年轻的贵族世家子弟也会将人界当作他们的度假胜地之一,反正对于他们来说,那点渡资根本不值一提。

但神界不同,每一个去往神界的人,必须登记在案,身份、目的、来回周期以及随身携带的物品全部需要详细验证,确认无误之后才可以放行,以防意外。

当然,这些具体事务周泽楷通常是不负责的,全都由「轮回」的执行长江波涛带着手底下的人来管,甚至连不时会发生的偷渡事件周泽楷也很少插手,能惊动他的,一般只有橙级以上的警报。

或者,叶修。

“小周,帮我个忙呗。”叶修斜靠在床头抽烟,上身光着,眉眼懒倦带一点未褪尽的情潮,周泽楷树袋熊似的搂着他的腰,把绒绒的脑袋搁在他肩上,闻言抬头看过去,一双碧眸水滟滟的,有点呆呆的无辜,叶修用空着的那只手揉了把他头顶,才笑道,“嗯…我千机伞升级缺了最后的一点材料,那东西魔界没有,我想去趟神界弄点回来。”

“不过我懒得走程序,一办手续就是大半个月,太麻烦了,反正我也就去几天,小周你能帮哥开个后门不?”叶修挑眉,扯起谎来依旧脸不红心不跳。

得,千机伞要会说话估计都得吐槽叶修一句,怎么哪回胡扯都拿它做借口,明明都多久没喂它吃稀有材料了,咋这么不要脸呢!

“嗯…”周泽楷思考了十几秒,点了点头,脸毫无预兆地凑过去,叶修被他吓了一跳,再帅的一张脸要突然在眼前放大搁谁也受不了,不留神呛了口烟低着头直咳,手握着他肩头往外推了推,“咳、小周你干嘛…”

周泽楷不吭声,搂着他腰的手慢慢往下滑,往还湿润红肿着的股缝间摸,他手指凉,叶修被他摸得一激灵,反手一把攥了他不安分的手腕,余光斜过去嗤笑道:“喂喂,爪子往哪儿钻呢,折腾哥一晚上还不够啊?”

周泽楷眨眨眼,突然一低头在叶修嘴唇上“啵”了一口,有点委屈又认真地解释道,“开…后门……”

“靠!”叶修简直要给他这清奇的脑回路跪了,哭笑不得地抬手狠狠捏了把周泽楷挺拔的鼻尖泄愤,力道不轻都揉红了,看着跟只小兔子似的,“小坏蛋…你这都跟谁学的耍流氓啊?”

“唔…”周泽楷捂着鼻子,眼睛湿漉漉地盯着叶修,看得他都快有种在欺负小猫小狗的罪恶感了,无奈之下叶修只能也回亲一口他脸颊,哄道,“乖,我去神界几天,回来再陪你好不好?”

周泽楷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叶修也愣住了,皱起眉问他,“怎么了?”

周泽楷双手扒拉着他肩膀,双眸雪亮,笑得又甜又软,身后敛起的翅膀都开心地扑腾了两下,“跟前辈…一起去。”

“哎小周你别胡来啊,你没调令可不能瞎跑,万一出去的时候遇上神族来搞事怎么办?”叶修一惊,连忙劝他,要是周泽楷跟着去了那他之前订的计划可就全乱套了。

“嗯…有分身啊。”周泽楷反过来拍拍他的肩安慰道,眼睛弯弯,笑得露出一点小白牙,要换成平时叶修肯定觉得他可爱得不行,但现在叶修只觉得自己背上冷汗都快下来了。

“你分身不是只有几个小时么,我要出去好几天的,不够吧…”

叶修还在垂死挣扎,但其实心里明白周泽楷既然会这么说,肯定是已经有对策了,这家伙虽然惜字如金,但出口的话没有一句不是深思熟虑过之后才说的,嗯…这点和某位嘴比脑子快的话痨剑圣相较起来真是反差鲜明。

“现在可以…嗯…七天。”

果然。

“小周真厉害啊,回来才几天功夫分身都能这么持久了哈哈哈……”叶修干笑两声敷衍着夸了他两句,说完发现周泽楷盯着他居然默默地脸红了,眼神明显是有点害羞又夹杂了一点高兴,叶修纳闷地又回过头琢磨了一下,目光顿时飘忽不定了起来,他之前那话好像是有点歧义啊……

叶修忙坐直了一些,有意岔开话题,苦苦搜寻着能让周泽楷打消念头的法子,“呃…那个小周啊,我其实也很想让你陪我一起去神界,但是这个……”

叶修正发愁着找什么理由,忽然瞥到周泽楷背后微微颤动的墨色羽翼,顿时黑眸一亮,来了精神,“哎你看,小周你的翅膀收不起来,这颜色又那么显眼,一去神界那就是明目张胆的靶子啊!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我自个儿去吧,好歹目标能小点…”

“颜色…可以变的。”结果周泽楷一开口就把叶修那点希望的小火苗给浇灭得透透的,怕叶修不信,他还很认真地给叶修亲身展示了一下。

周泽楷坐起身,背后六翼轻轻一颤,原本浓郁的墨紫色褪尽,只剩下一片纯白柔软的长羽,边缘在窗外熹微的晨光下晕着柔和的金光,衬着他那张俊美到极致的脸庞,圣洁清高有如真正的神祇,叶修估摸着就算是神界那群正牌的天使在他面前看起来都得像个假冒伪劣的赝品。

“白的,还有其他颜色…”周泽楷轻轻扇了扇自带圣光效果的雪白翅翼,歪着头一脸期待地问他,“前辈,想看吗?”

叶修慌忙阻止,他真怕他一点头周泽楷这实诚孩子一会儿真给他变个光芒缭绕的玛丽苏七彩天使大翅膀出来,那还不得看着尴尬死。

但这回叶修是死活掰不出理由再阻止周泽楷跟他一起去了,他叹了口气,垂着眼叼着烟嘴抽了两口,尼古丁将他的嗓音熏出一种低沉的沙哑:“小周这回为什么这么想去神界啊?你想去随时都有机会去的吧。”

“啊……”周泽楷看着他,唇角不可遏止地勾起来,眼睛亮得像两颗绿色的透明玻璃球,内里还嵌了无数金灿灿的小星星,随着他眨眼的动作一闪一闪的,好看得不可思议,他笑着又亲了亲叶修的额头,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因为…想跟前辈约会呀!”

这不是叶修预想中的任何一个答案,但好像又不是那么不可理喻。

非特殊情况周泽楷一般很少能离开「轮回」,更多的时候都是得等着叶修主动过去找他,但叶修身边的人不少,平时还要跟着佣兵团出任务,周泽楷和他十天半个月的也未必能见上一回,两人独处的时间除去床上的那点功夫,的确少得可怜,更不要谈能两人一起好好待上个几天了。

但问题是,“约会”这种东西只有情人交往才会用到吧……叶修有些头疼要怎么和周泽楷解释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才不至于让对方太伤心,许多词句在他脑袋里盘旋了几圈,排列组合了无数遍,好不容易将那些直白锋利的刀刃都小心地裹起来,到了嘴边要出口时,猛地对上周泽楷期待认真的眼神,又突然哽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叶修有点颓丧地捂住脸,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年纪大了,感情方面开始变得拖泥带水,连带着对这些个会撒娇的后辈们也越发心软了,明知道这样纵容着对方的情感终究有一天会出问题,也还是狠不下心往这个憧憬仰慕他这么久的漂亮青年胸口狠狠捅一刀,断了他的念想。

叶修自小说话直,实事求是,再怎么样也学不会像喻文州那样八面玲珑的为人处世,所以他也清楚,不管他怎么修饰那些残忍的话,上面裹的那些蜜糖也不会让最终捅入的这一刀好受一些。年轻时他不在意这些,在军队时有人说过他不会做人,说话不留情面,他认,也不在乎,一直到苏沐秋身死,他成为色欲,这些年来又不知不觉身边环绕了这么一群人,当初的年少气盛被打磨下大半,根骨依旧是直的,心却软了许多。

即使他自己认定只是交易,但他和这群人的联系又何止限于床上的露水情缘,要是感情也能如能量一样分门别类地剥离出来,他也不至于这么头疼了。

“前辈…”周泽楷被叶修的反应弄得有些手足无措,上去拉开他的手,待看清了叶修的神色,目光顿时灰暗下来,手指局促地绞了绞衣角,半晌才呐呐道,“前辈…不想跟我去吗……”

周泽楷真的是个非常不善于掩饰自己情绪的人,哪怕他此时垂下了眼,微微的哭腔却已经要从他清澈柔软的声线里满溢出来,听得叶修心惊胆战的,怎么也不好硬下口气拒绝了。

“好啦好啦,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去了……”叶修揉揉他柔顺的发顶,烟也顾不上抽了,捏着周泽楷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有些心疼地发现那双眸里的星子都灭了,蒙着一层快成气候的薄薄水雾,一眨眼都怕要漱漱地往下掉,叶修心口像是被谁揪了一下,微微一酸,无奈地勾着食指刮了下周泽楷泛红的鼻尖,故意揶揄道:“咱们枪王大大这么帅的一张脸,哭花了可怎么办?我还不得让你的那群女粉丝们追杀到天际去呀……”

“不会…”周泽楷也是个好哄的,叶修一句话就让他眼睛又恢复了先前的神采,亮晶晶的注视着叶修一字一句道,“有我在…会保护前辈的!”

他作出承诺的模样认真得像个孩子,有单纯的稚拙还有一点点周泽楷式的执拗,着实叫人很难抵挡,叶修不动声色地移开一点视线,平复了下心跳,方才将摇摇欲坠的防线又扯回到他的可控区。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周泽楷既然要去,那苏沐秋的事情看来是瞒不住了,趁早说开也免得之后解释起来麻烦。

“嗯…小周啊,我想一会儿让你见个人。”叶修感觉到周泽楷投来茫然不解的眼神,冒出丁点的心虚,避过他的注视又补充了一句,“他会跟着我们一起去神界。”

“……啊?”

周泽楷的这个语气词里的含义过于丰富,叶修都没敢去深究,拍拍他的肩让他在床上等着,自个儿披上衣服跑去隔壁把苏沐秋召唤出来先沟通情况去了,要不要把实情跟周泽楷全盘交待,这个决定叶修还是想先征求苏沐秋那边的意见,虽然他觉得就算一开始不摊牌,最后到了神界十有八九也是瞒不过周泽楷的。

周泽楷乖乖坐在床头,叶修不许他跟过去,他就这么忐忑不安地等了十来分钟,脑子里都不知道闪过了多少可疑的奸夫人选,如果这时候最了解他的江波涛在场,估计都要被周泽楷周遭的强烈低气压惊到。

周泽楷等得委屈极了,好几次都快忍不住站起来去推门了,最终还是又强忍着生生坐了回去,他不想让叶修为难,也不想让叶修有丝毫的不开心,好在,周泽楷第四次坐回床上后又过了半分钟,房间门被轻轻推开,叶修率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人。

周泽楷抬眼,目光中有来不及收敛的犀利锋芒,然而在看清对方的那一刻,他眼里的精光忽然散成一团懵懂的迷茫,他呆呆地思考了一会儿,突然瞪大了眼睛,蹭的站起身,那么点距离在他修长的双腿下不过是几步,叶修没料到他反应会这么大,下意识往前站了半步,以一种本能的保护姿态挡住了在他身后的苏沐秋。

“小周…?”叶修试探性地出声,发觉他这个动作一出,对面的人更不对劲了。

周泽楷一声不响地盯着苏沐秋,自上到下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遍,苏沐秋都被他这莫名其妙的审视目光看毛了,不由微微眯起眼,对面前这位漂亮得过分的「枪王」,他也有着天然的抵触情绪,只是顾及到叶修的存在没有表现得那么直白而已。

“谁的…?”周泽楷一开口另外两人都愣了,叶修琢磨了两秒都没明白周泽楷这回的脑回路又跑偏到哪儿去了,难道初次见面一般不都应该先问对方是谁吗?

周泽楷好像也不是真的想从叶修嘴里听到什么答案,他顿了顿,看着明显比叶修矮了一个头的清秀少年,眼里无端端浮现出许多的委屈来,叶修被他看得无来由的心虚,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但问题是,他没有啊……咳,应该没有吧。

“什么时候的事…”

没多久,周泽楷又抛了一个新问题给他,叶修只好在脑海里给他这个没头没尾的问句自动补齐了主谓,估摸着周泽楷是想问他和苏沐秋什么时候认识的,他站那儿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呃、大概八百年多前吧…”

周泽楷脸色一僵,不可置信地指着苏沐秋,清软的声音像乐器绷紧的弦,尾音中卷着一丝微微的颤抖,“不是…黄少天的?”

哈?黄少天?关他什么事?

叶修也懵住了,顺着周泽楷的指尖落点看到苏沐秋那一头色浅柔软的金棕发,还有清亮的琥珀色双眸,再将先前几个问题一串,仔细一琢磨,可算是彻底回过味来了。

“我靠…小周你不会以为沐秋是我和黄少天的儿子吧哈哈哈——”叶修笑得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到,肩膀颤抖得厉害,边笑边断断续续地摆着手道,“虽然哥号称无所不能,但生孩子真不行…真的不行哈哈…”

被当作叶修和别人儿子的苏沐秋更是一脸郁闷,他不动声色地从后面扶住叶修的腰,自然地抬手拍了拍叶修的背帮他顺气,嘴唇贴到对方的耳边低声关切道:“阿修,你没事吧…”

然而他的眼睛却抬起看向了对面的周泽楷,温和的琥珀色眸子一弯,递过去几分兵不血刃的主权宣誓,少年正处于变声期的嗓音带着轻微的沙哑。

“——初次见面,我是苏沐秋。”

“周泽楷。”

“这些年,我们家阿修多谢你的照顾了。”苏沐秋微笑着,应对得体,语气中自然流露出一种外人无法插足的亲昵。

周泽楷慢慢眯起眼,垂下的刘海间一对狭长的碧眸若隐若现,散着冷冽的光,他抿紧唇,像伺机狩猎的狼,在捕捉到了对方眼底一丝浓重的戒备后,终于也轻轻地笑了起来。

“不客气。以后也会…继续照顾的。”

这回眯起眼的人,换成了苏沐秋。

比想象的不好对付呢,问题是阿修身边这样的家伙,好像还有很多吧——

真是烦恼啊。


TBC



评论 ( 49 )
热度 ( 653 )

© 被狼叼走了的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