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骨头

★叶受only☆
立志做一个与众不同的huang文写手٩(❛ัᴗ❛ั⁎)
所有文章谢绝站内转载

【all叶】Super Psycho Love 「4」(黄叶)

这章烦烦出场,少天的部分其实相对没有那么黑啦,有种稍微给老叶缓了口气的感觉(假的),然后伏笔后面几章会开始逐渐揭开了,毕竟这文就剩两章外加一个尾声就完结了(:3_ヽ)_

希望喜欢,然后,渴求留言。


--


人类的本能是趋利避害,但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已经将叶修的生活推向了一个未知的轨道上,原本平淡的假象突然被谁撬开了一角,裸露出底下斑驳的阴影——自喻文州到来的那一日起,有什么东西似乎开始不一样了。

X先生。

叶。

心理医生。

抽烟。

之前三个人各自陆续给出的信息如同一堆无序的拼图碎片,看似毫不相干,可一旦拼凑起来,其背后的人选明明白白地指向了一个最不可思议的方向。

叶修可以无视这种隐晦的暗示一次,两次,但他不可能永远自欺欺人下去。他已经感觉到危险了,笼罩在他身周,无处不在的可怕黑暗。

可如果真的是他,为什么他自己对那些人口中的事却毫无记忆,有最最关键的一块拼图凭空缺失了,叶修茫然地苦思了很久,也依旧理不出半点头绪。

但至少有一个人可以帮他去确定某些东西。

叶修掐灭手上的烟,划开手机锁屏,从通讯录里翻出一个号码,拨通。

“少天是吗?对……我是叶修。”

“帮我一个忙。”

次日下午。


这一天没有下雨,清晨的天气预告里播报的是阴转多云,空气里总体还带着点跗骨之蛆一般的潮湿,但比之前段时间连着一周半的绵绵阴雨,已经称得上是个难得的好天气了。


灰白色的层积云在天际铺成疏松的一片,西南侧有光隐隐透下来,在云的边缘镀上层淡淡的金红,给这个被梅雨季折磨得一蹶不振的城市捎来了几分明亮的色彩。

毕竟有阳光的地方,总是看起来更像是有希望。

叶修的诊所租在远离闹市的新城,周边还算安静,窗外一排电线杆子上花花绿绿的小广告被连日的雨水泡得酥烂,露出下方粗砺的灰色水泥,三两只肥墩墩的麻雀飞到电线上,叽叽喳喳地凑做一堆,各自整理着羽毛,不时抬起头来,好奇地张望着地面上庸碌穿行的人群。

“老叶老叶老叶!”某处突然炸开一连串干脆爽朗的招呼,连珠炮一样,伴随着有节奏的咚咚敲门声,愣是把原本安静的楼道搞出了一番热闹嘈杂的错觉。

电线上的几只麻雀一惊,扑棱着翅膀飞出好远,隔了一会儿,才又陆续落到附近的屋顶上,偶尔朝这边投来几眼,似是余悸未消的模样。

叶修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坐不住了,就黄少天这自带扩音效果的立体环绕声大喇叭,他开门的动作再慢点都怕周边邻居告他扰民。

“你每次来就不能轻点吗,我耳朵又不聋。”叶修拧开门,一脸无奈地看着对方道。

“老叶你可别冤枉我。我明明有轻一点好不好,比上回轻了好几个分贝呢!”门外的青年朝他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附带右边一颗雪白可爱的小虎牙。

“叫老师。”叶修屈指在他额头上敲了个爆栗,懒洋洋道,“毕业了之后就没大没小的。”

“喂喂!”青年捂着额头瞪回来一眼,语气还有点委屈,“我特地请了半天假从局子里赶过来,老叶你就这么对我!你的良心不痛吗?”

叶修挑一挑眉,上下打量了对方两眼,身高和他相仿的年轻人一身修身笔挺的黑色警服,姿态挺拔,皮肤被阳光烘焙出健康的浅小麦色,眉峰在末端张扬地挑高,眼睑下至的弧度很漂亮,衬得他一对蜂蜜琥珀色的圆眼生气勃勃,带着几分少年人才有的明朗气质,在这种阴沉沉的天气里简直像个热情洋溢的小太阳。

“不痛啊。”叶修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抬手摸了一把对方帽檐下不羁翻翘出来的那撮栗棕色卷毛,揶揄道,“话说,警察局到底是怎么能容忍你这一头黄毛到现在的?”

“……跟小泰迪似的。”

“你才泰迪呢!”青年一把抓住叶修不规矩的手腕,哼唧了两声不满道,“我这发色是天生的,从小就这颜色,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逼我染成黑的。”

年轻人的体温偏高,叶修感觉到握着他的掌心下传来骇人的温度,滚烫得像是有岩浆在那层薄薄的皮肉下涌动,他一向少与人如此亲近,有点不太习惯地抽回手,又怕对方误会,顺势哄了两句。

“是是,黄得挺别出心裁的,和你这姓多搭呀。”叶修把他帽檐往下拽了拽,睨过去一眼,侧身让出一点距离,“另外咱们能进去说话吗?一会儿让邻居见了还以为我干什么坏事了呢。”

“哎哟这都被你发现了,我今天来就是要逮捕你的。”青年边往里走边往口袋里摸,勾出一副银光锃亮的手铐故意在叶修面前晃了晃,双眼微眯,倒有那么两分肉食动物的冷酷姿态,嘴角扯出一个像模像样的坏笑,“怕不怕?”

叶修白他一眼,没理,绕过对方从小冰箱里翻出一罐冰的美年达丢了过去,“多大人了,幼不幼稚?”

“老叶你该不会特地去给我买的吧?”青年也不跟他客套,接住拉开扣环就往嘴里咕嘟咕嘟灌了两口,抹了抹嘴半信半疑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时你不都是直接一杯白水就打发了么。”

“中午外卖送的,算你友情价,四块五一罐吧。”叶修笑眯眯地点上一根烟,窝进沙发里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没零钱的话,转账也行。”

“我靠!”青年一口汽水差点呛喉咙里,拍着胸口好不容易顺平了气,漂亮的一对浅色杏仁眼瞪得滚圆,“哪有你这样的,差使我干活还好意思收我饮料钱,脸呢?”

“我俩的交情还比不上一罐破美年达?不行,我告诉你老叶,我生气了,我伤心了,我要回局子里去,你别拦我!”

青年气呼呼地一把掼下手里的铝罐,作势就往门口走,结果手都挨到门把了,后面也没传来一点动静,他忍不住偷偷回头瞄了一眼,发现叶修还躺在那儿吞云吐雾,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怎么不拦我?!”青年脸上简直刻着大写的委屈。

叶修手指弹了弹,抖落长长一段灰烬,抬起眼皮懒散道,“你当年在我手底下上了一个学期的心理学课程,我还能不了解你吗?”

“别闹,快回来。”叶修修长的指间夹着半支烟,掌心向内朝他轻轻勾了勾手,原本玩笑般的神色收敛了大半,“我昨天托你办的事儿怎么样了?”

“喏,都在这儿了。”黄少天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回来,丢过去一个文件袋,他单手撑着桌沿,不太规矩地一屁股坐在叶修的书桌上,两条长腿无聊地晃荡在半空,痛心疾首道,“我昨天下班以后偷偷摸摸拿系统查的,我这可是为了你都假公济私了啊,老叶你还不对我稍微好一点。”

“不过你查这几个人干什么?尤其是那位大明星,别告诉我你这一把年纪了还是追星族啊。”青年高高地挑起眉梢,斜眼看着他,“喻文州、张新杰、周泽楷……啧啧,你该不会惹上什么麻烦了吧?”

“等等……”叶修猛地抬起头,再一次跟他确认道,“一枪穿云真名叫周泽楷?”

“对啊。”青年纳闷地瞥了他一眼,“你俩以前认识?”

“不……”叶修迟疑了两秒,闭上眼,有些疲惫地按了按太阳穴说,“不认识,只是觉得有点耳熟。”

叶修的确没有说谎,这个名字让他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他一定在那里见过或者听过,但记忆就像层层叠叠的诡谲迷宫,他暂时还找不到通往终点的那条路。

但很接近了,他有感觉,已经有某些东西迫在眼前了。

只差一点点,最关键的那把钥匙……

“哦……反正系统里能找到的这三人的资料都在这里了,你慢慢看。”青年从裤兜里摸出一块柠檬味的口香糖,剥了锡纸丢进嘴里,边嚼边说。

叶修这会子顾不上他,掐灭了烟蒂,将文件袋里的一沓资料哗啦一下全都倒了出来,黄少天帮他用订书机分别装订成了三份,最上面的一份是张新杰的,叶修一目十行,从第一页迅速扫起。其他信息都很平常,唯一不普通的大概只有他十六岁上的大学,二十四岁已经是外科和神经科双学位博士的天才履历。

但这都不是叶修所关心的重点,他指尖猛地停在了写着对方大学名字的那一行,漆黑的瞳孔骤然缩紧——东南X济大学。

太熟悉了,怎么可能不熟悉,这是他的……母校啊。

时隔多年再一次看到母校的名字,叶修没有生出半点怀念或者追忆的心思,他只感到有一股寒气从脊椎骨缓缓弥漫而上,心脏处浸透一片入髓的冰凉。

张新杰十六岁入学读大一,而那个时候他十九,大二刚刚开学。

叶修二十三岁研究生毕业,他们重叠的校园生活有整整六年,尽管分属于不同系,但毕竟生活在同一个校区,甚至可能在同一栋宿舍。

而他记忆中无论如何都搜刮不出任何与对方相关的线索,就像是被强行屏蔽掉的某段电波,留给他的只有一片空泛的雪花底噪。

然而一个有收集癖,并且暗恋了他许多年的人,为什么在他的回忆里却仿佛一个完全不存在的幽灵。

叶修调整了一下呼吸,按住指尖的细微颤抖,翻开下一份资料。第二份属于喻文州,喻文州的履历虽然漂亮,但却是真的与他没有丝毫交集了。

无论是出生地,学校,工作背景,喻文州与他全然是两道泾渭分明的平行线,叶修苦思冥想良久,也仍然没有回忆起半点与此人相关的事件,甚至不比对张新杰还有几分脸熟,叶修对喻文州连一丁点最起码的熟悉都没有。

他们曾经认识吗?

叶修攥着纸张的右下角,脑海里电光火石一般闪过对方曾对他提起的某句话:“……毕竟,在他的人际网里,我原本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啊。”

——所以是……单方面的见过吗?

叶修想起当时对方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似乎是笑着的,那张温文尔雅的俊秀脸庞用一种无比云淡风轻的口吻,向他娓娓叙述着如此深沉的谋划。

当时他以为自己是倾听者,原来不是,他是当事人。而喻文州,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亲自到来为他讲上这样的一个故事呢?

叶修忽然无比庆幸助理小姐为他准备的那个电击器,如果当时他身边什么都没有的话,他甚至不敢想象后果。对方是有备而来,那样的一个人是不会甘心失败的,就像是潜伏在草丛中耐心而阴冷的毒蛇,窥视,等待,然后一击毙命。

“怎么了?”黄少天有些犹疑地瞥了他一眼,“老叶你脸色好难看。”

叶修感觉自己胸腔里的那团血肉止不住的狂跳,血液在体内肆意地奔涌,所过之处都燃起一片焦灼的灰烬,他指节用力到泛白,垂眸不语。他甚至很久都没有出声,仿佛一开口,好不容易积攒下的那些淡然镇定就会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弃他而去。

“老叶?”

“我没事。”叶修终于朝对方摆了摆手,他抬起头,看到一边的青年满脸的关切,原本被恐惧侵蚀得绞痛的胃部也似乎被安抚了,他勉强笑了笑,“就是最近泡面吃多了,胃不太舒服。”

“都让你别总吃那些乱七八糟的,活该!”黄少天瞪他一眼,嘴上不饶人,却还是马上自觉地给叶修转身去倒了一杯温开水,推到他面前。“都这个年纪了还不知道好好保养,以后可有你的苦头吃了。”

“行啦,你还管起我来了。”

叶修笑着接过那只印着猫咪的陶瓷茶杯,吹了吹杯口升起的白雾,小小抿了一口。水温兑得略烫,从食道一路笔直地落进胃里,暖得恰当好处,连冰冷的指尖也被捂得渐渐暖热起来。

叶修缓了一会儿,才松开握手开始翻看最后一份资料,标注着周泽楷的那份。但出乎意料的,有关周泽楷的信息却出乎意料的少,薄薄两张单面A4纸上记录了最基本的一些户口信息,除此以外,皆是空白。

“怎么只有这点?”

“嗯,周家的背景……”黄少天面对叶修的疑问,迟疑了一会儿才道,“不太一般。只能查到这点了,再深入的话,我权限不够。”

“……怎么不一般?”

青年摘下黑色警帽搁在腿上,随手抓了抓一头微卷的栗棕短发,无奈道:“人家一出道两年半的大明星,红成这样还没人知道他真名,你说怎么不一般?”

叶修顿时沉默了,他沉吟了一会儿,突然抬眸紧紧盯向对方,语气骤然急促:“少天,他小时候得过自闭症,你能不能查到他当时是在哪家医院治的?”

“这个……估计有点困难。”黄少天犹豫道,“他未必有在公立医院登记过,很大可能是去的私人诊所,留下记录的可能性不太高。”

“……我试试看吧。”

“麻烦你了。”叶修将几叠资料整理到一块,放在旁边,真心实意地朝青年道谢,“饮料算我请你的。”

“你这感谢也太随意了吧?!”对方却不肯罢休,手掌一把按上文件袋,不依不饶道,“老叶你太不地道了,难道我的这点人情在你眼里就这么廉价么?”

黄少天其实并不能算是娃娃脸的长相,脸颊的轮廓分明,只是眼型偏圆,眼尾拉出一点上翘的弧度,猫科动物一样,唇峰也有棱有角的,微微撅着嘴的时候更像是撒娇,满满都是热烈纯粹的年轻人气息。即便是叶修这样一个性情疏离,对什么事都挺无所谓的人,面对黄少天这种程度的自来熟,也经常拿他没什么法子。

“那等我下班了请你吃饭?”叶修单手支腮,懒洋洋地侧着头提议,“附近的馆子随你挑好了,我买单。”

“不要。”黄少天干脆地一口回绝。

叶修一愣,正待他还要出口说点什么,一旁的青年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抵住了他的唇,挑眉微笑道,“要感谢我的话,帮我做一次心理咨询吧。”

叶修微微瞪大眼睛,以为他在开玩笑,“你认真的?”

青年收回手,退后坐到了叶修对面的那把椅子上,他一双被黑色长裤包裹着的长腿随意交叠,
指尖勾起帽檐低头一扣,姿势娴熟漂亮,他抬起头,一双蜜珀色的瞳孔像半融化的枫糖浆,勾着一点像是笑的东西,静静地看向他。

“我当然是认真的。”

叶修很少听到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黄少天平时总是嘻嘻哈哈的,生气高兴也都摆在脸上,是那种一眼就能看透的类型。对于叶修这样从事心理学工作的人来说,和这种人打交道会更轻松也相对舒服,这也是为什么黄少天和他关系一直都还算不错的原因。

但当眼前的青年完全收敛起那些夸张外露的表情之后,没了笑容的掩护,他原本锋锐气极重的五官瞬间蒙上了一层冷淡疏离的气质,甚至是隐隐危险的,整个人都仿若一柄出鞘的长剑,寒气凛洌地端坐在那里。

——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叶修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好在黄少天那模样也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就又没形没状地靠在椅子里嘲笑起他来。

“哈哈哈吓着你啦?在局子里特意练的,审犯人的时候看起来比较有威严。”青年扬着与发色相近的浓眉,笑得有几分得意,“是不是很帅啊?”

……果然之前的那个样子,只是伪装的吧。

叶修心下一松,回了他一个不置可否的呵呵冷笑,原本绷紧的神经缓缓松弛下来,捧着还温热的茶杯,指腹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那根光滑的猫尾巴。

“行了说吧,是工作上的事还是感情上的事?”

提及正题,青年脸上嬉笑的神色也收敛了一些,他耸耸肩道,“感情上的,工作上的那点事才不值得本少爷费心呢。”

“哟,该不是暗恋上哪位新来的漂亮警花了吧?”叶修跟黄少天相熟久了,说话时倒也没有刻意作出和平日里接待咨询者时那样的礼貌生分来,狭长的黑眸半挑,语气中带了几分调侃意味的打趣。

“才没有,我喜欢那个人都好久了。”黄少天矢口否认道。

“你小子瞒得可以啊,我跟你认识好几年了也没听你提过有这么一个人,保密工作做这么好?”叶修敲了敲桌子,又道,“暗恋啊?”

闻言黄少天抬眸看了他一眼,帽檐压得有点低,在他鼻尖以上的部位投下一片浅灰色的阴影,色泽浅淡的瞳孔隐在其中,神色有些隐秘难辨。

叶修心想该不会戳着他痛脚了吧,正思索着要不要说两句顺回来,对面的人自己就先承认了。

“是暗恋。”黄少天叹了一口气,“他太受欢迎了,身边围了一圈的追求者,老叶你那是不知道,我本来觉得我挺有机会的,毕竟本少爷条件又不差,在警校时好歹也是个系草,平时情人节巧克力也是收到手软的那种,结果和其他那群怪物一比,我真是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比我有钱的就算了,好歹我比他帅啊,比我帅的,好歹我比他年轻啊。”青年一脸不甘地锤着桌子,委屈地咬了下嘴唇继续道,“但居然还冒出来一个又帅又有钱还特么的比我年轻的,个个都跟开了挂似的,这让我怎么玩。”

叶修都快被他逗乐了,强忍住笑意安慰道:“那你也可以告白试试啊,说不定人家就喜欢你这款的呢?”

“不要,告白的话……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黄少天反常地沉默许久,才低着头缓缓道,“现在这样,起码我还经常能待在他身边。”

“比起其他那群人,我其实已经很幸运了。”

叶修挑眉,“那你还在郁闷什么?”

“那群家伙不按规矩出牌啊,本来都是保持默契,互不干扰地各凭本事去追,但是前段时间有人没忍住……打草惊蛇了。”青年抬手整了整帽檐,银色的警徽在曦薄的暮晖下闪闪发光,他嗓音压得很低,几乎听不清本来清亮干净的音色,“这下好了,已经被他察觉到不对,他对这方面很警惕的啊,又讨厌麻烦,肯定不会愿意身边围着这么一圈危险分子的。”

“平局维持不下去了,利益受损最大的不就是我么?”黄少天有点烦躁地抠着袖口处的银色刺绣,闷闷道,“而且比起其他那几个人,我的那点爱好已经算是最正常的了吧。”

叶修一直默默听着,心中转圜过许多次疑虑,他总觉得对方的描述听起来不太像是普通的追求,而更像是一场有计划的……围猎。

“爱好?”叶修敏锐地抓到最后的关键词,重复了一遍,他最近对这些相关的词汇总是过度敏感。

“我从小喜欢摄像,大学里也参加过一段时间的社团,但是我从来不拍人。”青年转过头,看向窗外,临近傍晚的天空还依稀晕染着金色的淡淡霞光,映着他鼻尖到下颔的那一段流畅曲线,有种赏心悦目的柔和,“我那时候觉得人总是虚伪而善变的,你永远不清楚那些光鲜亮丽的躯壳之下,隐藏了多少不堪的龌龊。”

他顿了顿,接着道,“我不喜欢我的镜头里留住的是那样肮脏虚假的东西,哪怕是拍摄案发现场的血迹,残痕,甚至尸体,也好过拍那些毫无意义的躯壳,起码它们代表真实。”

“但是我见到他之后,我的想法改变了。”青年将目光转回来,炙热而专注地注视着对面的男人,眼底几乎泛出灼灼如焰的光芒,“他就是真实,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微笑,一个皱眉,最直白也最简单,他活得非常随性而且自我,不会因为任何外界因素去扭曲改变他的本质,而这些……让他看起来很性感。”

叶修微微蹙起眉,没有打断他,但此时此刻的黄少天让他觉得有一点陌生,也许是他眼里的执念太过骇人,叶修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握紧了手中的杯子。

只是杯中的水已经不那么烫了,仅有的那一点点余温连慰藉都算不上。

“我后来拍了他的第一张照片,也是我人生中第一张以人为主角的照片,那时候有点紧张,差点被他发现了,所以画面有一点轻微的抖动,没那么清楚,但我还是很喜欢。”黄少天突然对着他笑起来,吐了下舌头,有种十足少年人的俏皮劲,“要不下次有机会带给你看看?”

“这个……不太好吧。”叶修踟蹰着组织措辞想要婉拒,他对对方的这个提议有种本能的排斥,不知为何的感到怪异。

“毕竟……那是你喜欢的人。”

“我们不是朋友吗?让你知道也无所谓呀,老叶你又不可能告诉任何人。”青年笑得露出一角虎牙,表情看起来单纯无害极了。


这句话听起来有那么一点古怪,但表面上似乎又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没留给叶修深思的余地,紧接着将话题又衔接回原处,轻声道,“再之后就逐渐开始上瘾了,我拍了很多很多他的照片,多到你无法想象,有时候是手机,有时候是单反,有他躺在樱花树下脸上盖着书熟睡的,也有他刚刚洗完澡从浴室里湿淋淋地裹着浴巾出来的,什么样的都有,而且我会把每一张照片都打印出来,装订成独属于我的私人相册。”

“对方一直都没有发现?”叶修觉得不可思议。

“你忘啦?我反侦查那门课可是满分通过的。”黄少天挑起一边眉梢,唇角的笑意益发明显了,“机会存在于任何你可以看见的地方,只要你能够抓住。人嘛,总有闭上眼睛或者转过头的时候……”

他朝叶修轻轻打了个响指,得意道,“但摄像头永远不会。”

黄少天那种带着微妙愉悦而富有深意的口吻让叶修身上禁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不是他平时熟知的那个阳光率直的年轻警察,绝对不是。

“你拍那么多照片做什么?自己欣赏?”叶修甚至没有提这种行为可能已经侵犯到对方隐私权的这一茬,黄少天自己就是警察,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

“本来是想着,没办法独占的话,起码可以用照片记录下某时某刻的他,即便一张照片只定格一秒,积少成多,我也可以拥有他生命中很长的一段岁月。”青年停顿了几秒,才低低道,“但喜欢一个人,是会产生欲望的。”

“你用那些照片……”

“用照片总好过让我对着他本人自慰吧?”黄少天摊了摊双手,有点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对着几张照片倾诉爱意,发泄欲望,听起来很傻是不是?”

“……但照片里的他哪怕不会回应,至少也不会拒绝我。”

青年的声音渐渐低落下去,几乎要淹没在沉寂的空气中,叶修从未见过他露出这么阴郁又哀伤的神情,像一个悬在深渊上方,随时都会沉沦毁灭的太阳。

“你之前提过你喜欢的那个人,可能要离开?”叶修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这句话听上去没有那么刺耳,黄少天现在的表情停在一个脆弱的边缘,叶修在竭力想要将他拉回来,“既然她有可能要走,你要不要干脆尝试一下告白,不论结果如何,至少给自己一个交待嘛。”

“照片是已经定格的过去,永远怀抱留恋着过去的美好的话,要怎么去拥有和追寻你和她的未来呢?”叶修起身,走到对方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也许会更好,也许不会,但你已经没办法停在原地了,干嘛不试试看?”

见黄少天抬起头,叶修顺势在他脸上捏了一把,有点不正经地扬唇笑道,“再说了,对自己也要稍微有点信心嘛,少天同学。”

“老叶,我……”

英俊的年青警察张了张嘴,双眸里乍然蹿起几点明亮的火星,他抬手欲抓住对方的手腕,然而那种令人不安的滚烫烧得叶修本能地往回躲开,黄少天掌心里瞬间空了,什么也没抓住。他眼神静静扫过桌面上那个装着三个人资料的牛皮纸文件袋,那些之前还在他血管里喧嚣涌动着的东西,一眨眼便彻彻底底地冷却下去了。

“怎么了?”叶修半天没等到后文,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我好多了。”对方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标志性的黄少天的笑容,热烈得几乎刺眼,“老叶,我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的。”

“没事就好。”叶修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轻笑道,“一聊都这个点了,干脆跟我一块儿去吃饭吧。”

“好啊。我想吃楼下新开那家烤鱼。”

黄少天叽叽喳喳地数了一遍附近的几家饭店,挑出一家,然后将桌上剩下的小半罐美年达一饮而尽,捏瘪铝罐,随手一个漂亮的抛物线丢进了垃圾桶。

叶修走到窗边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渐暗,云层由金红转为邈渺的暮蓝,周边的街道上有影影绰绰的灯光次第亮起,路上的行人如夜行动物一般成群结队地开始出没,对面酒店两楼处硕大的霓虹广告牌莹莹闪烁着,带有某种暧昧不清的挑逗。

他拉上窗帘,想起来黄少天想吃的那家烤鱼店好像前两天有分发过优惠券,他当时顺手拿了两张,大概是随手夹在那天看的书里当书签使了。

叶修跟对方打了声招呼,转身从书柜里去翻找前两天看过的那本专业著作,房间里有点暗,他循着记忆摸到书所在的位置,抽出来,翻到夹着两张优惠券的那一页。

忽然,房间内闪过一片无声而刺目的雪亮,叶修甚至能借着光清楚地看到优惠券上写着鲜红的两个大字——七折。这个季节闪电是很平常的,叶修这么对自己说。

但他很久很久,都没有等到应该响起的那一声惊雷。

叶修慢慢地攥起那两张优惠券,背后瞬间爬上一股森然的巨大凉意,他转过身,年轻俊朗的小警察倚靠在门边,双手插着兜,于一片混沌的黑暗中隐隐露出一小角锋利的雪白。

“老叶,找到了吗?”

青年欢快的语调落在空旷的房间里,玻璃弹珠一般来回滚动着,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清脆。

有阳光的地方总是看起来更像是有希望,但如果那些阳光……也只不过是黑暗虚假的投影呢?

叶修故作不知地跟着他走出门,心里却只剩下一个清晰无比的念头。

不能再等了,他必须得走。

——在最终的黑暗吞噬他以前,逃离这个日渐崩坏的世界。


To Be Continued……




评论(137)

热度(1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