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骨头

★叶受only☆
一个纯洁的小写手&绿圈大手【bushi
所有文章谢绝站内转载

【all叶】Super Psycho Love 「尾声」

SPL终于……完结了!当作迟来的七夕节贺文好了,感谢所有支持和喜欢这篇的小可爱们,等着你们的长评么么哒~


--


有些记忆是珍藏在玻璃瓶里五彩缤纷的星星糖,纯真甜美,时不时地抓出一把舔上几口,都会令人感到由衷的满足和欣喜。


而有些记忆是种在心口溃烂到根子里的旧伤疤,看似愈合了,但只要挖开表面,便会发现底下滴着脓水的创面爬满了白色的蛆,一碰便痛彻心扉。


而苏沐秋这个名字背后牵连出的记忆,既是叶修的星星糖,也是他的旧伤疤。


叶修还来不及将那些遗失的回忆依次收拢找回,疼痛比什么来得都更猝不及防,不待他反应过来,已经有许多温热又冰凉的东西爬满了他的脸。


叶修甚至不知道门是什么时候被推开的,又有哪些人一一走了进来,他被困锁在汹涌而来的记忆里,像一块倔强而孤独无援的黑色礁石,被浪潮围攻得狼狈不堪,却还要强咬着牙硬挺着不肯倒下。


叶修俯身将那只皱巴巴的烟盒攥进手里,用力地按在胸口,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填补他在听到那一个名字时内心被瞬间撕扯开的那个巨大空洞。叶修的肩膀微微颤抖着,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他不会哭的,他再难堪也不想当着一个有恋哭癖的疯子哭出声来,他的悲伤不是用来供人取乐的玩具。


叶修努力地将自己蜷缩起来,直到有一只温润微凉的手轻轻抬起他的下巴,用温柔得几乎溺死人的声音贴在他耳边,低低柔柔地笑着,将他再一次残忍地拽回绝望的现实之中。


“乖,不要哭了。”


叶修被迫对上那一对温和纤淡的眉眼,那里面倾注的一腔柔情是那么认真,如同面对着自己深爱的情人,但男人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又是完完全全猎物落网后的得意与愉悦——一个人的演技怎么可以这么精彩,精彩到让他想吐。


“喻文州,你小子干嘛破坏我的乐趣?”孙哲平不满地斜了对方一眼,抱着手倚在门边,“他刚刚哭得多漂亮,哭得我都硬了。”


他舔着嘴唇,掠过叶修脸上泪痕的目光灼热到吓人,但叶修已经麻木了,面无表情地垂下眼眸,只定定地看着手里的烟盒。


“……苏沐秋是吧?”喻文州没理会孙哲平的抱怨,他现在正享受着收网前最令人心荡神迷的时刻,不容任何人打扰,他微微笑着,视线也落在叶修手中的烟盒,似是叹息一般回忆道,“我还记得他。”


“当时你不小心闯进那间酒吧,毫无防备地喝了那杯被人加了料的果汁,你这样的类型在那种地方简直就像误入狼窟的小绵羊,当时盯上你想给你开bao的男人们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也包括你?”叶修讽刺地扯了一下嘴角,语气无比生硬。


“也包括我。”喻文州依然只是弯了弯唇角,坦然自若地承认道,“至少我在床上会很温柔,我对于喜欢的玩具,从来都不舍得一次性玩坏。”


“何况当时你已经不太清醒了,如果不是我上前守着你,当场直接就会有男人扒了你的裤子干你。相信我,宝贝儿——绝对不止一个。”


“可惜,原本想留着自己慢慢品尝的佳肴,却被别人抢了先。”


“你们那个时候还在暧昧期吧?苏沐秋当时闯进来找到你时的那个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得。”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叙述着,将那些被埋葬的陈年往事一寸一寸地挖出来细细梳理,他毫不吝啬地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还原当年的细节,然而每一句话都只是在叶修的伤口上不断撒盐。


喻文州欣赏着叶修一点点褪去血色的脸颊,最后用指尖暧昧地轻抚过他紧绷的唇线,低笑道:“……那天晚上他带你回去之后,你们有做吗?”


“够了!”


叶修终于忍不住狠狠一把挥开了对方的手,无法抑制的黏腻的恶心感让他胃液翻腾,但更疼的地方在胸口,沾着血带着肉,被活生生地剜下一大块来,痛得他眼前发黑,连指尖也在止不住地颤抖。


“……别、别再说了。”他的声线竭力压抑着不稳,但也已经濒临破碎的边缘。


但有人不愿放过他。


“叶学长,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辜?”这回出声的是张新杰,清冷的嗓音如阳春白雪,却精准地在叶修心口又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我当初跟你待在一个校区,在同一间教室上过课,在同一张桌上看过书,选修课你问我借过笔记,但你最终还是将我忘得干干净净。”


“只是因为我和你的记忆里躲不开他,只是因为你自私地想要遗忘,想要逃避,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那些你不愿意想起的东西像扫垃圾一样随便找个地方埋起来,自我催眠当做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但我不能。”


张新杰拉着叶修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前,口吻依然冷静得过度:“我是医生,我却治不了自己。叶学长,这是你种下的因,也是你必须承担的果。”


“我有罪,他们也有罪。”张新杰镜片后灰黑色的眸沉着地定格在叶修的脸上,他慢慢眯紧了那对冷血动物般的玻璃瞳孔,咬字清晰而笃定,“但学长你——才是最大的原罪。”


“为什么是你不是别人?你是不是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一旁的王杰希也适时插了一句,见叶修抬起头看过来,他才笑了笑又道,“所有的一切皆是注定,这是你的命,逃脱不了的宿命。”


叶修勉强发出一声冷笑,指节攥得泛白,“我不信命。”


“你会信的。”王杰希伸手将他凌乱的额发撩上去,露出他苍白憔悴的脸,有些怜悯又悠然自得道,“命不是玄学,是金钱,是权势,是所有你无法去对抗的强大外力。”


“不然你以为,你那位亲爱的弟弟为什么来不了?”


王杰希摸出手机,直接调出今早的某一条金融新闻摆到叶修的面前,上面熟悉的名字后面紧跟着的却是媒体故意耸人听闻的夸张词汇。


“叶家当然不是什么能随便撬动的存在,但大象尚且也会被成千上万的蚂蚁吃掉,而我们当中,可没有谁只是一只小小的蚂蚁。”


“叶秋不会来的,当然,你可以选择给他打一个电话试试。”


王杰希调出拨号键盘,就那么毫不设防地将手机交到叶修手中,直截了当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浅笑。


“你一定背得出他的电话号码,对不对?”


叶修感觉塞到他手里的不是冰冷的金属,而是一块滚烫的烙铁,他又想起之前孙哲平说的那句话——他说这不是威胁,只是一个选择。


哈哈,去他妈的选择。


“你们……这群疯子!”叶修死死攥紧了拳头,像是下一秒就要把手机摔出去,但过了两秒,又颓然地一点点松开了手指,任手机随一声轻响滚落在地上,他却只能无力地将脸深深埋进掌心。


房间内里突然陆陆续续响起几声轻笑,清晨的楼道里静寂极了。窗外的天色乍亮,熹微的淡青色晨光穿过玻璃窗洒进来,隐隐能窥见东边金橙色的朝霞,明丽旷美,似乎预示着这一年漫长雨季的尾声——那是叶修之前整整期盼了一整个黑夜的黎明。


是啊。


黎明总是会来的,可那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叶修觉得冷,更多的是难受,他只好把那个沾着苏沐秋味道的烟盒慢慢地攥紧在胸前,像一个迷失在黑暗中绝望的旅人,死死握紧了自己手中最后一根火柴。


“阿秋…阿秋……”


叶修低低地念着这个被他刻意深埋了许久的名字。尘封多年的昵称,再一次从舌尖吐露时并无多少生涩,依旧那么顺口,那么熟悉。以至于叶修总感觉他只需要轻轻转过头,那一个清秀瘦削的高大少年就会笑着给他应答。


他的挚友,他的恋人,他的保护伞。


他的星星糖,他的旧伤疤。


“真不喜欢再听见那个名字。”孙哲平皱了下眉,掰开叶修的手强行从他指缝间抽走了那一只几近扭曲变形的旧烟盒,眉眼间是放肆张扬的笑意,“我还是更想你在哭的时候多叫一叫我的名字。”


“还给我!”


叶修几乎是疯了一样扑上去试图抢回苏沐秋留下的最后的纪念品,但被正好推门进来的黄少天及时一把拉住了他。叶修挣扎得太厉害,一个成年男人在不顾一切的时候所爆发出的力量是惊人的,连黄少天也差点控制不住他,最后还是掏出手铐才勉强制止了叶修的进一步抵抗。


“少天,不要……”叶修看向黄少天的眼神里几乎是带着恳求,他摇了摇头,色素淡薄的嘴唇咬出几道鲜明的齿痕,“帮帮我,我只有这个了,帮帮我……”


黄少天沉默了两秒,面对着其他几人的注视,还是咔嚓一声,彻底封锁了叶修全部的希望。


“对不起,老叶。”他明亮上翘的圆眼里蒙着一层深沉的阴影,像遮蔽了太阳的云翳,里面只有无可转圜的果断与坚决,“我不能帮你。”


“他已经死了,他不应该纠缠你一辈子,而我也不想永远活在苏沐秋的阴影下。”


“听到没有,你忘了他吧。”


孙哲平瞥了他一眼,从兜里掏出银色的鹰首打火机,啪得一声引燃了烟盒的一角,幽蓝色的火苗蹿起,猖狂地一口口吞食着那些遥远的记忆,无论美好抑或是悲伤,终究都化为一片惨白的灰烬。


叶修伸手去够,被滚烫的余烬灼伤了指尖,皮下的那一点创口却寒冷到麻木。


“呵呵…忘?”叶修徒劳地屈了手指,喉咙里挤出几个古怪嘶哑的气音,像是在笑,仔细听,似乎又像是垂死野兽发出的悲鸣,“我都已经忘了,是你们又逼着我想起来的。”


“你之前的忘记只是逃避,你给自己做催眠,将所有关于他的东西都销毁,又偏偏舍不得,为自己留下了这么一只烟盒。”


喻文州温柔地抬起他的脸,细致地吻去叶修脸上尚未干涸的泪痕,他的表情是那样深情脉脉,控制的力道却大到不由对方挣脱。


“叶修,你自私,又不够自私。洒脱,也不够洒脱。你如果真的够自私,刚刚你就会给叶秋打那一个电话,而你如果真的够洒脱,根本就不会执着于刚刚的那个烟盒。”


“你从来不是神,也当不了神。”


“你能抹去自己的那段记忆,但你篡改不了别人的人生轨迹,遗忘也许需要付出代价,但这个代价不应该是我们。”


喻文州说话时将额头抵着叶修的额头,鼻尖交错,呼吸相融,这样亲昵的姿态带给叶修的却只有无尽的冰冷。


“这一次,我们会帮你忘了他,完完全全的。”


“如果我不想忘呢?”


面对叶修苍白的质问,喻文州只是轻笑着吻住了他微微颤抖的嘴唇,将他的回答随着温热的吐息一起刻入叶修体内。


“你会忘的。”


这是恶魔的诅咒,也是海妖的誓言。


喻文州刚松开他,门被再一次无声地推开,入眼是大片灼灼燃烧着的耀眼鲜红,年轻俊美的青年主唱手捧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间或点缀着几丛细碎的满天星,花瓣上晶莹的露珠宛然,散发着清新馥郁的芳香。


他一双线条精致的桃花眼里含着些许动人的笑意,青涩,干净,这样的画面足以让任何一个怀春少女怦然心动,然而叶修在那双冷棕色的眸底只看到无穷无尽的执念,以及遮天蔽日的黑暗。


“叶哥。”周泽楷唇角缓缓勾起一个腼腆的笑意,几步上前,将手中热烈绽放的玫瑰花束献到叶修面前,“送你的……喜欢吗?”


叶修嘴唇轻轻蠕动了两下,然而在他作出拒绝的口型之前,周泽楷伸出一根食指抵住了他的唇,眼神无比认真而深邃,孩童般自顾自地笑着替他做出了回答。


“你喜欢。”


他的眼神是黑暗中缠着荆棘的蔷薇花,吐露着不容拒绝的甜蜜。


无法挣脱,不准逃离。


叶修的心脏,在这一瞬间终于彻彻底底冷到了冰点。


★☆★☆★☆★☆★☆★☆★☆★☆★☆


“我在城郊买了一栋别墅……”


“上次的蛋糕……好吃吗?”


“那件白衬衫是我最喜欢的藏品……”


“下次给你看我的私人相册吧?”


“你见过你被人侵犯时隐忍,屈辱,又不得不服从于快感的表情吗?”


“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诱人。”


那些惯于黑暗中潜行的生物们,历经漫长的潜伏,成长,对峙,直到联手,一步步各自收紧了他们手中的网,终于——成功捕获了那一团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光明。


以爱情的名义,将你永久地囚禁在我们的怀抱里。


那些炙热的疯狂的隐秘的病态的——


爱情。



Fin.



彩蛋:


为了共同利益,他们选择了联手。


同样为了个人的利益,最初平衡的局面渐渐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独占欲在发酵,势力开始摆荡,有人不甘心分享,有人渴求着更多,角逐,较量,勾心斗角。


当黑暗被摸清弱点,当阴影被逐渐治愈,局势倒转,调教与反调教,控制与反控制。


待一切洗牌,重新开局。


叶修:逃?我没想逃,但我不开心,那大家都不要开心。就这样。


Super Psycho Love II

To Be Continued……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明年再写。

评论 ( 239 )
热度 ( 2354 )

© 被狼叼走了的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