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全职叶受only
搞by的都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请勿转载

【喻黄叶】Never Trust Rivals 「8」

这章就再吃吃糖吧,珍惜眼下emmmmm

下回更新应该得等cp之后了吧😂


--


黄少天向来体质好,不像叶修每逢换季还容易得个小感冒什么的,每周固定抽出时间和朋友打球或者去健身房消磨时间的他几乎和生病两个字绝缘。叶修跟了他两年多,也极少见过他有什么头疼脑热的,没想到这回一烧,就直接给他来了个大的。


都说病来如山倒,黄少天这寒热发的,那简直就像是泰山活生生塌了一个角。叶修好不容易将自己发麻的手从黄少天怀里救回来,从床头抽屉里翻了遍家用医疗箱——这玩意儿还是黄少天给买的,备了点常用药还有创口贴之类的——捞出根体温计,扯了朵酒精棉花擦了擦,哄着对方张嘴。


但有点烧迷糊了的黄少天完全就像个几岁的孩子,叶修冰冰凉的体温计伸过去,他就瘪着嘴往旁边躲,再伸,再躲,来回几次叶修终于也有点没耐性了,提高嗓音叫了声黄少天,大概是被他的语气吓着了,黄少天冷不丁一缩脖子,委屈巴巴地团在被窝里,只露出一对浅嫩的琥珀色眸子眨了眨,瓮声瓮气地嘟囔:“你……你还凶我……”


叶修被他这副样子搞得哭笑不得,却又忍不住忧心忡忡起来。能把黄少天烧成这样,这病的得是有多厉害啊?


“我不凶你,那你乖乖听话好不好?”叶修叹一口气,不太熟练地用着哄孩子的劲儿哄着眼前这个明显超龄的大号宝宝,他口气一软,黄少天好像还挺吃这套的,眼睛转了转,乖乖把温度计给含住了。


等待水银刻度往上缓缓攀爬的空当里,叶修和黄少天之间难得地保持了一会儿不尴尬的沉默,含着体温计的黄少天双颊润红,垂着眼睛看叶修放在床边的手,看得目不转睛。


那专注的模样看着有几分可爱,叶修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这次终于没被躲开,叶修摸了才发现他发梢是黏手的湿冷,靠近头皮的地方又热得发烫,着实不是个好兆头。等了一分钟抽出温度计一看,果然,刻度线稳稳地停在距离39仅仅一根头发丝的那道线上,妥妥的高烧。


叶修转头看了眼窗外,台风拉芙的余威犹在,雨点子啪啦啪啦地甩在大幅玻璃上,像是冰雹,他没有驾照,这个天气也很难打到车,但是任黄少天躺在这里这么烧着,叶修又实在是放不下心。


医疗箱里还剩最后两颗退烧药,叶修瞄了眼保质期,反身想去客厅倒杯水回来,结果被黄少天一把伸出手攥住了衣角,“……不许走。”叶修将掌心轻轻覆在他微微颤抖的指关节上,安抚性地握了握,低声道,“没事,我就去倒杯水,马上回来。”


黄少天蹙着眉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别去,我不吃药……”


“你烧得太厉害了,少天。”叶修拍拍他的手背,“不吃药的话就得去医院……”他一句劝说的话没说完,窝在被子里的黄少天突然蹭得一下坐了起来,往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吓了他一跳。


“怎么了?”叶修摸摸埋在他胸口湿漉漉的脑袋,那股子灼人的温度隔一层衣服往他皮肉里沁,融得他心都快化了。


“不去医院,我吃药。”闷闷的声音从叶修怀里传出来,缠着他的手臂又收拢了一些,“你倒完快点回来,我好冷……”


说完才主动松开了双手,叶修看黄少天躺回去又俯身帮他把被子捂严实了,笑着捏了下他泛红的鼻头:“不是吧……还怕打针?”


“谁怕了!”黄少天哼哼唧唧两声,烧得头晕的后遗症又上来了,叶修赶忙让这小祖宗消停点,自己转身去了客厅,黄少天视线黏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在门口,才又忍不住瞥了眼落地窗外被倾盆大雨笼罩着,白茫茫一片的G市。


雨真的下得太大了。


叶修倒完水回来,两分钟不到的功夫,黄少天已经闭着眼快睡着了,叶修忙推推他,后者才懵懵懂懂地睁开眼,黄少天脸上少见这样无辜又惹人怜的神色,但不可否认,的确是令人禁不住会为他心软的。叶修喂他吃完药,黄少天抽抽鼻子,倒头又想继续睡,叶修忙拦住他:“别睡,先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不然你这样身上寒气退不掉的。”


“哦……”黄少天呆呆地反应了会儿,点点头,掀开被子想站起来,结果走起路来步子简直像在云端飘移,软绵绵不说,还东扭西歪的,叶修实在看不下去,过去扶住他说还是我帮你洗吧,黄少天马上小声地反驳了一句,我自己会洗的,叶修没理他,回了句病号没有选择权,把黄少天一口噎了回去,气呼呼地撅着嘴,跟条圆滚滚的小河豚似的,嘴里还不停地来回嘀咕你这人怎么这样,叶修差点没被他这副样子逗得笑出声。


叶修和黄少天一起洗过的澡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回了,大部分时候目的都不纯,洗着洗着就开始做,像这么安安静静地一块儿洗个澡,叶修想了想,发觉还真是头一次。


黄少天难受得紧,站不住,叶修给他找了个小凳子坐在淋浴间里,摘了花洒给他洗,乳白色的水汽在浴霸的灯光下被染成暖调的黄,将四周的透明玻璃也蒙上层雾白,水声淅淅沥沥的,像一个被单独隔离出来的小世界。温暖而美好。


发着烧也不宜洗太久,叶修帮黄少天冲了会儿,差不多了就拿大浴巾给他裹了又拎着去吹头发,黄少天还坚持要自己来,但叶修看出来发着高烧的黄少天其实跟个小孩没什么两样,一回生二回熟地又给驳回了,按在马桶上给他拿吹风机对准了拿最高档的热风吹。黄少天反抗无效,只能郁闷地耷拉着脸,蔫了吧唧地坐着,一头栗色的小卷毛被吹得呼啦啦乱飞,活生生一只被迫洗完澡吹毛的小金毛犬,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加粗大写的不情愿。


“好啦好啦,吹完了。”叶修收了吹风机,揉揉黄少天又变得格外蓬松好摸的头顶,唇边忍不住露出一点柔软的笑意,黄少天本来还有点不乐意的,抬起头想说点什么,忽然怔怔地看着对面镜子里的人静了会儿,又不吭声了。


叶修倒没多想什么,以为他洗完澡又开始犯困了,扶黄少天回卧室床上躺下,给他掖好了被角,让他再喝了一大杯温开水下去。


“……你不陪我睡吗?”黄少天盯着要起身的叶修,竭力睁开困得要打架的上下眼皮,哑着嗓子追问。


“我去厨房给你煮点姜茶,你先自己睡会儿,乖。”叶修没想到自己哄孩子上手还挺快,三言两语就把黄少天又给安抚下去,乖乖地缩进被窝里闭上眼了。


叶修也没急着走,盯着黄少天睫毛在眼睑下投出的那一小片淡色阴影瞧了会儿,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有多卑劣且令人不耻,但他还是会有那么一秒生出邪念,要是黄少天这烧,烧得再久一点就好了。


可当黄少天听到他的叹气,眼睛眯开一小条缝迷迷糊糊地问他怎么了时,叶修只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弯着眼尾低笑道:“没事,你要快点好起来。”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才无意识地察觉自己的语气还挺温柔,居然听起来一点也不勉强。


叶修至今依然被一种满满的不真实感包围着,这样的黄少天似乎只在他最早最早的梦里或者幻想中出现过,在那段他还会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青涩时期,但越往后叶修想得就越来越少了,自作多情的亏他早期吃得足够多,到后面也看得淡了,黄少天是他的软肋,却也许注定做不了他的铠甲,他的铠甲只能是他自己,叶修一遍又一遍地被迫提醒着这个事实,直至一勾一划地深刻进骨子里。


他其实挺怕的,他知道自己应该快和黄少天消磨到头了,他做好了最糟糕的准备,设想过最难堪的收场,没人比他更了解自己,叶修清楚他是真陪对方有点玩不动了,甚至他都觉得他对黄少天的喜欢和留恋已经被磨得只剩最后那么薄薄的一层,再用点力挫一下,可能就彻底磨没了。也不是碎,碎了好歹还有点残渣呢,磨没了,就真的没什么可剩下的了。结果临到黄少天今天风风火火闹过来这么一出,叶修又挺悲哀地发现,他对这个人还是没什么办法。


有糖还是会忍不住吃,因为也没必要非得矫情地扭过脸说不想要,他不是那种人,想要当然是想要的,不过不太敢当真了,甜过也就算了,不能太当回事的。


叶修等黄少天睡沉了,才起身去厨房给他削了大半块姜烧水煮着,他平时不怎么自己开伙,这姜想想好像还是大半个月前黄少天心血来潮非要自己做饭在小区超市里买菜时顺手捎的,冰箱里一直搁着,没想着在这种地方派上用场了。


姜茶得用小火慢熬,急不来的,叶修返回去又看了眼黄少天,睡得正香,一时半会儿估计也醒不过来,他忽然想起自个儿那堪称罪魁祸首的手机,从床头柜上拿起来按了按,黑屏,果然是自动关机了,叶修检查了一下才发觉是后面的插头有一边松动了,导致后边电没能充进去。


叶修重新插好插头,连上数据线,手机屏幕才跳出正在充电的绿条,隔两分钟电量够了自动开机,一长串的未接来电提醒就开始没完没了地往外蹦,简直跟中了未知病毒被疯狂刷屏似的。


叶修也被这态势唬到了,他知道黄少天肯定是没打通他电话才赶过来的,但他未曾料到对方居然给他打了这么多。


叶修从上到下仔细点了一遍,十七个未接来电,三条短信。


第一个电话是两点四十,距离他发短信过去过了半个小时,然后是一条短信,就三个字【接电话】,之后隔了二十七分钟,才又来了第二个未接电话,以及第二条短信,这回比上次多了一个字【快接电话】,再之后的未接电话就间隔越来越短,到后面几乎是每一分钟就打了一个,半点空隙也没留出来,紧紧依次排列下去的数字急促得让人看着都有点难以呼吸。


而在所有未接来电的最上方还显示着最新的一条短信内容:【我他妈不管你在干嘛,叶修你赶快给我接电话,现在马上!!!】


再之后……


再之后——叶修捏紧了手里的手机,神色复杂地看向床上烧红着脸,沉沉睡着的帅气青年——黄少天就来了。


冒着十级的台风,喝了酒还驱车十几公里跨越珠江就是为了来确认他有没有出事,疯子才会干出这样不要命的蠢事。


而黄少天是怎么回答他的,叶修脑海里浮现出对方先前那个亮到近乎于凶狠的眼神,他咬牙切齿地笑着,说我他妈就是疯了才会过来。


叶修喉头骤紧,盯着只露出半张脸的黄少天看了很久,好像看得久了他就能多确定一些心中的猜想,他越是深想越是指尖忍不住发抖,半晌,叶修扣下手机,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指尖抚上黄少天滚烫的脸颊,缓慢地摩挲了两下。


少天,这次你给我塞的这颗糖可真的太大了,一不留心是会噎死的,但我也是真的想吃,怎么办呢?


叶修苦笑,他其实知道答案的,哪怕到最后发现这又是一场戏,可黄少天都快拿命出来赌了,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奉陪到底。


叶修静静坐了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去厨房关了火将小锅里的姜茶倒进保温壶温着,想等黄少天醒来再喊他喝。叶修这回抽出空,就顺手把之前黄少天一进门搞出的那一地狼藉收拾了,湿衣服包括他身上被对方弄湿的那件捡着想一起拿去洗了烘干,没想到拉开洗衣机才发现之前喻文州留下的那一身居然也在,没有被主人带走。


叶修一愣,喻文州不该是这样不细心的人,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算算时间,估计是喻文州当时走的时候烘干程序还没结束,强制关闭会有报警声提醒,对方怕惊动黄少天,所以才将原先的衣服留了下来。而且叶修知道,向来从不做家务的黄少天,也的确不可能闲的没事干特地去打开洗衣机看,这么一想,以喻文州对黄少天的了解,做出这样的决定似乎也挺合情理的。


虽然只有他自己看到了,叶修多少还有点心虚,拿出烘干好的衣服小心叠好了往卧室走,喻文州这身衣服一看就不便宜,叶修肯定不能自作主张地给人随意处理了,好在黄少天睡得正熟,他动作轻一点应该也不会被注意到什么不对。


叶修轻手轻脚地拉开衣柜门,将喻文州的那身三件套用衣架串了挂在放他自己衣服的那半边,他还特地拨了拨,想混在一堆颜色款式差不多的衣服里面,结果没想到顶上有一个衣架没勾稳,叶修眼睁睁看着它飞出来,心里一抖,忙不迭去接,在它和地板亲密接触的前一秒终于险之又险地用尾指末端勾住了边缘的一角。


幸好幸好。叶修按住不稳的心跳长出一口气,将掉出来的衣架又小心翼翼地挂回原位,正待他准备拉上衣柜门之时,身后忽然幽幽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叶修——”



TBC



评论 ( 249 )
热度 ( 2663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