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全职叶受only
搞by的都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请勿转载

【喻叶】捕风

预警:恋与paro,有私设,大致还是温柔腹黑教授鱼X帅气特警叶,黑化有,梦境控制普雷,OOC肯定有

本来超喜欢这个梗的,结果写完觉得怎么一点都不黑什么鬼啦qwqqqq



--


夏夜的恋语市空气舒朗,蝉鸣响彻,墨蓝天幕宛如最上等的天鹅绒铺展,其上隐隐流动着璀璨星光。这个时间,研究所的大部分人都已经离开,唯有边上的一间办公室还亮着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文雅青年端坐在书桌前,正一页页认真地翻阅着面前的实验报告。


“咦?喻教授也还不走吗?”


年轻的实习研究员提着包路过门口,忍不住探头招呼了一句。


“没事,我再看一会儿,小陆你先回去吧。”男人抬起头,狭长的双眼弯起,唇边露出一个温和的浅笑,“这么晚了,女孩子可不能多熬夜的哦,早点回家休息吧。”


“嗯嗯,喻教授也不要太辛苦了。”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哪里吃得住这种,脸微微一红,忙点头应是。


“这个点应该没地铁了吧?路上当心,到家记得给我发个短信。”喻文州柔声道,“不然我会担心。”


“啊……好的。”明知道喻教授向来都是这么的温柔体贴,但对于任何一个春心萌动的女孩子来说,这样的一句话估计够她小鹿乱撞地一晚上睡不着了。


待女孩的脚步声渐远,喻文州脸上先前的那点柔情很快便收敛成了一种平静的淡漠,他看了一眼腕上的表,心思却没继续放在面前的文件上,倒像是在等待着谁人的到来。


忽然,窗外的梧桐树随一阵微风摇曳起来,发出簌簌轻响,被摇动的树影透过玻璃窗落在地上,喻文州瞧见,嘴角无意识地微微上扬了几分。


“叶警官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坐坐呢?”喻文州轻笑着,望向了窗外。


“这不是怕打扰教授您泡妞么?”一个清朗微哑的声音漫不经心地响起,窗户被不知哪来的风吹开,下一秒,喻文州桌角上便坐了一个穿着牛仔外套和白T恤的年轻男人。


他嘴里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翘着二郎腿,眉眼英俊然而神情懒散,只一双黑眸显得异乎寻常的明亮。他拿开衔着的烟,朝对方摇了摇头:“啧啧,每回来都能看见喻大教授撩小姑娘,大热天的还当中央空调,有意思么?”


“所以……“喻文州忍不住眼底笑意更深,”叶警官是吃醋了?”


叶修挑眉,低头点起烟吸了一口,烟雾吹上来拢住他的五官,嗓音略带两分嘲讽意味:“喻教授是不是有点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


“哦?”喻文州放下手中的钢笔,站起身走到叶修身边,似笑非笑道,“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叶警官这一周三回地来看我,是不是也太勤了?”


他说话时微微低下头,嘴唇几乎是紧贴着叶修佩了一枚黑曜石耳钉的耳垂,呼出的温热吐息将那点干净的白皙醺上了浅红,房中寂静,唯有窗外连绵的虫鸣此起彼伏,气氛一时有种说不出的暧昧。


然而叶修嗤笑一声,偏过头看向对方,咬着的那一点火光自然隔开一段距离,将那点意味不明的暗流涌动全挡在十公分之外。


“我盯着你是为了什么,喻教授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叶修摸了摸发烫的耳垂,笑得半点不客气。


“叶警官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喻文州表情温良得甚至有些无辜,“我可是良民,做的也都是经过政府审批的合法研究,你调查了我这两个多月,应该最清楚不过才是。”


“那可未必。”叶修才不吃他这一套,他注视着那对墨黑如幽潭的双眸,那里面出现的所有情绪总给他一种浮于表面的感觉,正如喻文州这个人,温柔体贴不过是他用以面对世人的伪装,藏在更深处的,是未知而危险的黑暗。


“不得不说,你藏得很好,也足够谨慎。”叶修呼出一口白色的烟雾,悠悠道,“但我会等着你露出狐狸尾巴的那天,相信我,我很有耐心的。”


风轻拂起他的衣角,露出腰间枪支冷酷的金属光芒,他眉梢微微扬起,手里把玩着一副银色的手铐,笑得很笃定:“小心点,千万不要被我抓住破绽哦。”


“原来叶警官喜欢玩这种?”喻文州意有所指地瞥向那副手铐,笑起来,“真有情趣。”


叶修唇边弧度不变,只眼神微冷,紧接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坏事,喻、文、州。”


“那叶警官能不能麻烦告诉我……”喻文州抬手取走了叶修咬着的那根烟,低笑着凑近,俊秀温柔的眉目在灯光的凸显下,益发有种含情脉脉的错觉,“我做了什么坏事呢?”


“比如,抢走我的烟。”叶修蹙眉,扬手就要拿回自己的烟,却被对方后撤半步巧妙地避开了,“抽烟对身体不好哦。”喻文州笑眯眯地将烟碾灭在桌上摆着的一盆多肉盆栽里,翠绿鲜嫩的叶片上,被高温瞬间烫出了一个焦黑可怖的窟窿。


“……”叶修沉默着看向对方,喻文州仍然只是温和地笑着,然而那笑中,又隐隐含着点令人胆寒的东西。


这个男人就像海,平静无波的表面之下,暗藏的是深不可测的威胁。叶修自接到两月前特派任务以来,调查跟踪了许久,至今连对方的Evol能力具体是什么,都一无所知。这绝对是他入行以来遇上的最难缠的一个对手,任何人都会有疏忽和疲惫的时候,但喻文州似乎没有,他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的东西,让他看起来甚至不像是一个人类。


——难怪会被上头列入S级威胁的名单,要求他一对一重点跟进监控。


“叶警官还有什么事吗?”喻文州看了眼窗外半空中高悬的皎月,似是完全没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有何不妥,微笑道,“我准备回家了,还是……叶警官想要一起去我家坐坐?”


“哦?”叶修冷笑,“让我去,就不怕被我看见点什么?”


“我虽然工作忙,也有经常锻炼呢。”喻文州故意曲解了对方的意思,含笑回应,“应该不会让叶警官失望的。”


“而且……”男人身体微微前倾,嘴唇似有若无地擦过对方的发梢,“如果叶警官还想要进一步的深入了解,我也可以奉陪哦。”


“靠。你对每一个人都撩得这么没节操吗?”叶修受不了地扭过脸,喻文州身上浅淡的水生调古龙水不动声色地侵入了他的身周,让他不自觉地感到了窒息,无奈只能用能力召唤出微风将周遭的气息吹散。


“怎么会。”喻文州轻轻地笑起来,声线柔润得如同山间流淌的清泉,“只有叶警官是不一样的。”


叶修翻了个白眼,根本不信他的鬼话。这种模棱两可的暧昧话语,他近两月已经从喻文州嘴里听了不知道多少,都快要免疫了,敢跟警察调情的犯罪分子,估计也就眼前这一位了。


“深入了解就留着未来审讯室的时候再来吧,我走了。”叶修知道今晚估计又是毫无收获的一天,自然也没了心情陪对方在这里继续耗时间,刚刚耳垂上的接收器震动了三下,是总部又下了新指令,他得尽快回去一趟。


“别想着趁我不在的时候干坏事哦。”临别前,叶修回头懒洋洋地挑起眉,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自己的嘴唇,专注地凝视着对方,“有风的地方,我都能感知到。”


“不敢。”喻文州看着叶修唇边肆意潇洒的笑意,觉得有趣似的弯了下眼睛,贴心地提醒道,“叶警官记得回去早点休息哦,睡眠不足的话,可是容易做噩梦的……”


叶修一怔,似有所觉地盯了对方一眼,他迟疑着开口:“最近那些……都是你搞的鬼?”


“嗯?”喻文州不解地眨了眨眼,叶修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在他脸上仍寻不到半点蛛丝马迹。


“没什么。”叶修也不确定自己近来过于频繁的那些梦境究竟与喻文州有几分牵扯,毕竟他七八年来一直都睡不安稳,最近也只是……梦更多了一些。也更真实了一些。


也许只是压力太大了吧。


叶修最后看了喻文州一眼,头也不回地从窗口翻了出去,一阵轻风拂过,将他的身影裹挟无踪,徒留一地婆娑树影。喻文州走到窗台前,轻轻阖上了敞开的窗户,透明的玻璃上倒映出他的脸,眼神冷淡而幽深,只嘴唇边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风吗?可惜,在梦中,就算是自由不羁的风也只能任我摆布呢。”


现实中做不到的事情,就都交给梦境吧。


叶警官,期待今晚的再次相会哦。


……


传送门


“……看在第一次的份上,就先放过你。”喻文州最初做的准备是一鼓作气将叶修折磨到崩溃哭出来为止,然而真的看到叶修受不了地闭上眼,强行抑制着肩膀的颤抖咬紧下唇时,又在最后一刻心软了,将自己恢复原样,抱住叶修跌回最初的床铺里,轻轻吻他湿漉的眼角。


“但这样的福利,仅限于这一次。”


“不会再有下一次的。”叶修睁开眼,微红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厉的决绝,他到这时还能勉强扯开一点笑意反击,至少气势上永远不落下风,“等我醒过来,绝对跟你没完。”


“如果……”如果我说我可以让你永远沉睡于梦中,醒不过来呢?


喻文州一早准备好的最后一击临到开口时,却梗在了喉头,变得犹豫不决。他当然可以永久地用梦境将这束自由自在的风拘禁在只有他一人的世界里,再无外界的搅扰,也不必担心对方的存在会不会有一天成为他的弱点。


但被捕捉在玻璃瓶中的风,还依然算是风吗?


喻文州在心底静静叹息一声,发觉自己很轻松地便作出了抉择,因为他想拥有的,远比他预料的更多,也更危险。


哪怕理智告诉他,让叶修沉睡才是对他最安全最有利的选择,但他还是克制不住地会想起初次相遇时,那阵吹开他窗户的轻风,带着一点烟草淡淡的辛辣,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浸入了他的世界,再难摆脱。


“如果什么?”叶修似是对他反常的沉默察觉出了异样,蹙了一下眉。


“不,没什么。”喻文州于最后一刻改口了,轻笑着扬起眉道,“我等着。”


我等着,让你真正属于我的一天,无论是在梦境,还是现实。


我都会将你彻底拥入我怀中。



FIN

 

评论 ( 92 )
热度 ( 2329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