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全职叶受only
巍澜衍生/朱白不逆
不是我搞rps,是rps搞我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请勿转载

【喻黄叶】Never Trust Rivals「14」

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到少天回来了!NTR股市又要继续跌宕起伏,其实我还蛮喜欢这章剧情的,好歹我们喻叶也终于有点实质性【不是】进展了不是(举鱼笑.jpg

 

--

“项目到这种阶段,也该正式定个名字了吧?”

合作之事在两人相视一笑间定下,话题自然难免转向工作,喻文州也搁下手中木筷,与碗沿碰出清脆一声响,倒更衬得他声线温润如脂玉,一贯的如沐春风之感。

叶修眉梢一挑,不由笑他:“怎么?刚入了股,就急着要冠名权了?”

“哪里。”喻文州摇头,“只是到现在还只有个代号H,后面宣传工作可不好做啊,我还想着帮你、哦不是,我们的项目一起去拉点资源提前投石问路一下呢。”他一对黑眸明澈如水,含着的笑意也是十万分的真挚可爱。

叶修明白他顾虑不是空穴来风,为解其忧,索性也直接摊牌道:“文州,不瞒你说,游戏名字其实我先前已经有了些想法。”

“哦?”然而喻文州见叶修神情,却不像是下定决心的模样,心中不免暗生疑窦。

叶修默了两秒,才低声道出两个字:“光荣。”

喻文州微怔,下一秒便反应过来:“Honor?”

“是啊。”叶修笑了笑,笑容背后却有隐隐一丝自嘲,“两年以前就想好的。”

H打头,光,这个名字的来由便算不得难猜。喻文州感觉心口又是轻轻一扎,莫名的酸涩。他正是心知叶修对这个项目投入多少心血和热爱,才忍不住要想,黄少天曾在对方心中占有过多么重要且深切的地位,叶修才会决定将对他的爱意一起珍之又重地植入他一路追逐的梦想。

可惜,黄少天终究不能有幸成为他的光荣。

“叫荣耀怎么样?”喻文州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接口道,“Glory,和你想的原意差不多,也挺朗朗上口的。”

叶修看向他,看着他唇角温柔的微笑良久,终于微微呼出一口气,绷紧的肩膀松弛下来,往后靠坐在椅背上,漆黑的眼睛轻轻弯起来。

“听你的。”他重复了一遍喻文州的提议,低笑道,“荣耀,我的荣耀吗……”

一根白皙且骨节分明的食指冷不防地伸到他面前晃了晃,似乎是在昭示其主人的存在感。

“不,应该是我们的荣耀。”喻文州冲他眨眨眼睛,也微微笑着提醒他,“别忘了,现在我们可是合作伙伴了。”

“嗯,为了我们的荣耀!”叶修眉头舒展,举起杯子,以茶代酒与喻文州碰了杯,清茶入喉,不若烈酒醺人,他一颗冰凉僵硬的心却涨热起来,眼神灼灼,似有无限光亮闪烁其中。

喻文州静静望着他的眼睛,心下柔软又温热,不禁也为他的高兴而高兴着。

“叶修,你后面若是需要新住处,不如来我这儿吧。”喻文州斟酌着开口,“我现在一个人住三室一厅的公寓有点浪费了,太冷清,最近正想要不要租出去一间,有人一块儿也热闹些。”

“再说,如果你能过来的话,我觉得后续工作上的事沟通起来也会方便不少。”他真诚地看着对方,笑着解释道,“我既然参与进来,当然也想为我们的事业一起尽一份心,仅仅当个提款机可不是我的最初目的呀。”

喻文州猜测以叶修的性格,多半是不会真动黄少天给他的那点钱的,看情况两人之间又新生裂隙,保不准叶修后面要搬出来重觅居所,G市租房也不是一笔小费用,他虽然已经决定往项目中注资,但若直接提由他出钱给叶修再在市中心租套公寓,叶修肯定是不愿的,他不是追求享受的人,住豪宅还是廉租房对他不会有太大区别。

但喻文州却不愿让他太过委屈,哪怕叶修本人也许并不认为那是委屈。

大家都是一点就透的聪明人,叶修心里自然清楚喻文州的良苦用心,也不由暗赞他一声体贴,多少有几分动容。得友如此,的确是他的幸运。

想想当初他还差点为了黄少天的事与对方断绝来往,此时看来倒觉得有点轻率了。

一个不过数面之缘的人尚且肯以真心相待,他与黄少天相处百余个日夜,也不过是落得一句让人心寒的评价,相较之下,叶修反而对喻文州由衷生出了一点愧疚。

见喻文州如此诚心,他思忖几秒,还是决定暂且隐去真相,不婉拒对方好意了——何况,喻文州的提议确实有理有据,他没道理拒绝。

反正他在G市也呆不了太久了。

“有必要的时候,我会来叨扰你的。”叶修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毕竟他和黄少天那边还有最后一点联系没有斩断,但对于喻文州,这个答案已经足够。

“好啊,随时欢迎。”喻文州露出一个风度翩翩的笑容,浑身自带优雅贵公子的气息,直惹得不远处候着的服务员姑娘手机也不玩了,红着脸偷偷地瞅他,看得叶修直憋笑,调侃他是少女杀手,芳心纵火犯。

喻文州笑意更深,刻意慢悠悠地眨着眼问他,那你着了吗?

叶修大笑,配合着捂住胸口做西施捧心状,连声道着了着了,火势太旺都快烧焦了。喻文州知他是玩笑,也忍俊不禁,两人笑谈了一会儿,时不时吃点东西,约莫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终于陆陆续续来了其他客人,喻文州看叶修不怎么动筷了,店里也嘈杂起来,便称自己也吃饱了,提议说送他回去早些休息,叶修欣然同意。

这顿是叶修请客,单自然也是他去买的,喻文州挑的这家店味美价廉,两个人统共没吃掉几个钱,只不过结完帐他手里却被塞了两枚游戏币,人家火锅店里餐后附赠的多是薄荷糖口香糖之类的小物,叶修还是头一回见着送游戏币的,一脸纳闷地拿给喻文州看。

喻文州一见,面上隐现怀念之色,轻声笑道:“没想到连这个都没变……这是这家老板的喜好,我高中时来吃就有这个,结账时按人数会送游戏币,游戏币可以拿去抓店里摆着的娃娃机,试个手气。”

说着,他循着脑中记忆带叶修摸到店内的一侧隔断处,果然转角便摆了一台抓娃娃机,时间久了连外壳的卡通印花都有些褪色,顶上亮着一圈五颜六色的小彩灯,一闪一闪的,上层透明的玻璃柜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毛绒小动物,憨头憨脑地挤成一座小山,倒也十分可爱。

“试试?”喻文州笑眯眯地转头看向叶修。

“不了吧,我从来没玩过这个……”叶修忙摆摆手,娃娃机这种东西距离他实在太远了,街机厅他小时候倒是没少瞒着老师趁活动课时翻墙偷溜出去玩,还经常让叶秋给他顶包去应付点名,蒙混过关。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试试看。”喻文州递给他一个币,在一旁怂恿道。

叶修看他一眼,喻文州又笑着劝他说没事,反正是送的币,抓得到是运气,抓不到也没什么可惜。叶修想想也是,没什么好推诿的,就是两个快一米八的大男人凑一块儿抓娃娃,这画面怎么想怎么觉得诡异,还好这边角落偏僻,店里没什么人看得到他们。

叶修投了自己的币进去,嘀的一声响,他伸手握住操纵杆试着控制爪勾前后左右地移动寻找合适目标,脸上表情倒是意外的很认真,在游戏这方面,即便是抓娃娃机,他也不会随意对待。毕竟只要有一点赢的概率,他都不想输。

他目光在玩具堆里来回逡巡着,忽然瞥见角落里的一只小狮子玩偶。那好像是这里面唯一的一只小狮子,金棕的鬃毛软乎乎地围着它的小圆脸绕了一圈,棕色塑料做的眼睛在内置灯光的照射下显得颜色略浅,近乎于琥珀一般,特别明亮,三瓣嘴用线缝制得很简陋,但是那一脸骄傲的小表情惟妙惟肖,威武欠缺可爱有余,却是像极了某人,叶修深吸一口气,握住操纵杆的指节绷得泛出青白。

然而身体的本能甚至胜过思考,当他发觉自己按下按钮的时候,爪勾已经张开缓缓朝右侧角落里的小狮子伸去,竟然真的恰巧扣住了它的半边身子,缓缓地往上提起,叶修感觉手里腻着一层湿润的汗,他盯着那只一脸无辜被提溜起来即将与周边伙伴们告别的小狮子,连呼吸也情不自禁地屏住了。

他甚至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紧张,不过一个玩具而已。

然而在那只小狮子在被提到最高点开始往出口处移动时,爪勾摇摇晃晃的,有些勾不住了,叶修眼睁睁看着它一点一点滑开,他握在操作杆上的手试图挽救,却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他已经无能为力。

直至他看着那只小狮子在即将抵达出口的地方,彻底地掉落下去,淹没在一堆其他的毛绒玩具之间。

“好可惜,只差一点点。”喻文州也为他惋惜,“不过之前在那么偏僻的角落居然都被你抓上来了,还以为你会选个在中间好抓一点的呢,但作为第一次玩,真的已经很厉害了。”

叶修慢慢地松开操纵杆,转过头看着喻文州笑了下,自嘲道:“可能是没有缘分吧。”

连喻文州都已经看穿他了,简单难度对他没有丝毫吸引力,他留给自己的选择永远都是最难的那一档。但有的时候真的不得不承认,他可以满血通关最高难度的游戏,却不能在一场地狱难度的单恋里求得另一颗真心,这真的,太难了。

“没事的,这里还有一个呢。”喻文州将剩下的那个币也塞进去,示意叶修继续,叶修摇了摇头说算了还是你来吧,但喻文州却笑道,“没关系,我会帮你的。”

说是这么说,却不见他有出手的意思,叶修无奈下只好将自己的手复又握上去,但紧接着,喻文州的手也伸过来覆上了他的手背,握得不算很紧,但传递过来的温度和力道却很准确。叶修一怔,有些不自在,总觉得这动作过分亲密了,可喻文州和他之间依旧保持着相当的身体距离,除了相叠的手,称不上哪里逾矩。

“我带着你来,这一次肯定可以的。”喻文州的语气虽然含笑,但很正常,最多是胸有成竹的笃定,听不出半分狎昵或是暧昧的味道,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叶修定了定神,觉得应该是自己过度反应了,身体也随之放松下来,没太放在心上。

叶修感觉到喻文州的手握着他的,轻轻推动着操纵杆,动作很慢却很稳,牢牢地定在那只先前失手的小狮子上方,然而在喻文州伸手要帮他按下红色按钮前一秒,叶修却反悔了。

“换一个吧。”他说。

喻文州指尖顿在半空,虽然表情微微诧异,却没有多问什么,也不见他有什么不满,只微笑着侧目道:“想换哪一个?”

“随便吧。”只要不是这一个。

喻文州点头,叶修感觉握住自己的手似乎紧了一丝,不过这幅度太过轻微,更像是他的错觉,对方掌心的温度比他想象得要热一些,但在十一月的天气里,让人感觉到一种恰到好处的暖。

害叶修忍不住地想,喻文州这个人,真是哪里都恰到好处,身上一点出格张扬的棱角也没有。

圆润的,柔和的,就像是天边一轮清清淡淡的月亮。

往左侧调整了一点方向后,喻文州悬空的指尖直接按下,爪勾垂下精准无误地抓到了底下的一个玩偶,只是这一回叶修有点出神,没注意到对方抓了个什么,直到机器响起一阵欢快的庆祝音乐,喻文州从底下将那只战利品摸出来递到他面前时,叶修才看清那是一条圆滚滚的蓝色小鲸鱼。

眼睛弯着,嘴也弯着,笑得很温柔。

和拿着它的那个青年,简直一模一样。

叶修打量了喻文州两眼,又看了看他手里捧着的小鲸鱼,半晌无奈地也跟着他俩一起笑了:“你这是故意的吧?”

喻文州但笑不语,只说:“不喜欢吗?”

叶修挑了挑眉梢,从他手里接过那只小鲸鱼,道:“你猜。”

“我猜你喜欢。”喻文州黑漆漆的眸子眨了眨,一脸的自信坦然。

叶修几乎被他逗得笑出声:“啧,妄揣圣意,不要脸。走了走了。”

“之前那只……是不喜欢了吗?”

临出门前,喻文州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此话一出气氛瞬间陷入了沉默的僵局,两人都知道这话背后的意思,喻文州也清楚自己问出口其实是有些逾矩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忍住。

好在叶修没有试图让这段沉默持续演化为尴尬,他摸了把手里毛茸茸的鲸鱼脑袋,淡淡道:“不属于我的,不想妄求而已。”

喻文州的眼眸垂下,掩去其中微微挣扎的闪动,终于恢复了平静,什么也没有再多说。

而在两人背后,那只一脸骄傲的小狮子玩偶依旧靠在离出口最近的地方,浅棕色的双眼透过玻璃橱窗,懵懂地看着外面的世界。

它当然不会知道,它先前错失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喻文州送叶修回小区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街边华灯初上,远远蔓延成两道曼丽耀眼的光带,晚上有些凉,但不至于到寒冷的地步,小区内的梧桐大道上还能见到几个饭后出来散步遛狗的人,两人回来的路上已经将先前的那个话题撇去,聊得算是愉快,甚至告别的时候还颇有几分未尽兴的感觉。

喻文州坐在驾驶室里对刚刚下了车的叶修开玩笑说,这应该不会是我俩最后一次碰面了吧?叶修故意若有所思地想了想说,不然呢。喻文州明知道叶修是逗他玩的,心下也不由微微一紧,但随即又看叶修冲他戏谑地眨了下眼,笑道,这是我和拉芙小姐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碰面,没毛病啊。

略略昏暗的路灯下,叶修逆着光的脸庞大部分都隐在黑暗里,只有不知哪里来的一点光映着他的眉眼,线条是惓懒的弧,颜色是深沉的墨,眸底却不小心落进了一颗星星,亮得令他心颤。

“那我上去啦。”叶修朝他摆摆手,“回见。”

喻文州点头,目光不由自主地追着他远去的背影,低笑道:“嗯,下次见。”

他一转头,瞥见外侧后视镜中映出的自己,喻文州下意识摸了摸自己上翘的嘴角,没有急着发动车子,只是摸出车里放着的烟盒,降下车窗点了一根烟,慢慢抽着。

叶修回到公寓,摸出钥匙打开门,差点踢到门口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什么东西,他连忙按亮玄关处的灯,却发现进门处摆着一个大号的明黄色行李箱,拉杆上的托运单都还没来得及撕下,明晃晃地招摇着自己的存在。

叶修心一颤,抬起头,客厅正对玄关的沙发坐着一个人,不吭声,也没有开灯,在这片黑暗中已经不知独自等了他多久。

“你回来了。”黄少天一反常态的平静,平静到了极点,他站起身慢慢地走过来,有些时候没修剪的刘海长长了,遮着眉眼,反而让人无从判断他此刻的神情。

叶修后背微微僵直,手心细细沁出汗来,这不是他有所准备的情势,也不是他有所准备的黄少天。

“你怎么回来了?”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一步一步走到叶修跟前,深琥珀色的眼眸扫过他左手拎着的那个小鲸鱼玩偶,定住,仔细看了很久,才抬头看着叶修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你之前去哪儿了?”

TBC

虽然距离这篇完结还有好几章,不过还是想说……NTR会有长评收吗呜呜(*/ω\*)




评论 ( 339 )
热度 ( 3058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