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叶受only☆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文章转载直接拉黑

【all叶】更衣室的故事之二

隔壁更衣室来啦,不过这边人太多感觉好难都顾及到(:3_ヽ)_


--


角色:某无良作者笔下的攻们

地点:隔壁更衣室


相比起叶修们所呆的更衣室,隔壁这一间属于所有攻君们的更衣室则要大出好几倍,从侧面凸显了某自我标榜重度修罗场爱好者作者的低级恶俗趣味。

但这里显然没有另一边那么气氛和谐,处处弥漫着诡异而汹涌的暗流。


而在这里,也存在着所谓的万恶阶级鄙视链。

1V1的鄙视NP的,NP的鄙视NTR的,NTR的鄙视黄少天——哦,就是刚刚和隔壁叶修对完戏回来的那个黄少天。

NTR黄垂头丧气地走进来,蔫了吧唧地像只霜打过的茄子:完了,我感觉我快要凉了。

全场很不给面子地响起了热烈掌声。

七宗罪黄边使劲拍手,边半点不客气地嘲笑他:凉得好,凉得妙,凉得呱呱叫。真是喜闻乐见,喜大普奔,喜气洋洋……

NTR黄打断对方继续炫耀他的词汇量,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好歹我俩是一伙儿的?你就这样对待革命战友?良知呢?道德呢?


一般来说,攻君们这边更喜欢按角色划分圈子互相交流,而非剧组,毕竟按剧组大家都是情敌,一言不合很容易发生口角乃至肢体冲突,其他几个剧组倒还好,怕只怕SPL和七宗罪两个组闹起来,那真正是群魔乱舞,鸡飞狗跳。

而不同剧组的同角色之间,相对都会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友好交流。

比如最人多势众的喻文州组,已然凑齐了一桌麻将,还多一个出来,站在一块儿的时候冲谁笑谁都打哆嗦,自己内部倒是相处异常和谐,就是讨论的话题非常不和谐,听完就让人想去报警的那种。当然,事实上教授喻天天晚上都在抱警。

周泽楷组也人不少,凭借着在DL中自己NTR自己的骚操作,愣是在人数上和喻文州组打了个平手,不落下风。但周泽楷们之间的日常交流是个大问题,只有在吹自家叶修的时候还能多蹦出几个字来,SPL周因为先天原因语言能力最为匮乏,每次轮到他吹叶的时候都支支吾吾半天挤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害他一气之下直接改用唱的,某次其他人发言完毕后,他来了一首激情四射的摇滚RAP震惊全场。

当时SPL黄一脸复杂地评论道:我没有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会在语速上输给周泽楷。

七宗罪黄点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内心难以接受:……最大的OOC莫过于此。

但好像周泽楷们都很羡慕这样的天赋,后来经常看到七宗罪周有事没事地跑去跟SPL周请教唱歌表白的技巧,只不过据说后来先学会的却是做奶油纸杯小蛋糕??


咳,扯远了扯远了。

总之NTR黄此话一出,立马招致了对方跟他划清界限的反驳。

七宗罪黄后退一步,摇摇头:去去去,谁跟你同一战线革命战友的,立场问题上我可是不会随便犯错误的!我才不像你,我不要太爱我家老叶哦!恨不得金山银山稀有材料全捧给他,他随便扔着玩我都开心。

SPL黄同样鄙夷地甩了他一个白眼:黄少天之耻。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丢我们机会主义者的脸。

NTR黄委屈极了:我、我也没有不喜欢叶修啊……

七宗罪黄恨铁不成钢地翻了个白眼:那你不会说吗?!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瞎说,被绿了怪谁啊?

NTR黄被打击得整个人都丧了,飘飘忽忽地挪到欺师魏面前,叹了口气:魏老大,只有你能懂我的心情。

欺师魏正在抽烟,见状很嫌弃地退了一步:别。别把老夫跟你混为一谈。

NTR黄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可我们都一样?

欺师魏一巴掌糊他后脑勺,骂道:屁!我们不一样。

旁边围观的SPL大孙笑得幸灾乐祸:是,是不一样。一个需要补肾,一个需要补脑。蓝雨这内部矛盾可以啊,绿完老队长又绿自己副队,自己人都不放过,啧啧。


欺师喻微笑:过奖过奖,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了。

NTR喻也不太好意思地笑了下:都是少天衬托的好,前几章我还没出场,支持率就节节攀升,不加把劲绿了他都对不起广大喻叶股民的热切支持。

SPL王冷不丁接上来一句:你站在墙角绿别人,不知道别人在隔壁绿你。

欺师喻&NTR喻:???

SPL喻忍不住插嘴:你明明是喜欢看别人绿你……

SPL王看他一眼,笑得高深莫测:呵呵,喻文州,你我之间终有一战。

SPL喻:王总今天出门忘吃药了?

SPL王:不,不是你和我。是“你”和“我”。

SPL喻:请您说人话。

SPL王:等着吧,很快NTR系列就会有新剧本开拍了。绿王的称号,“我”绝对不会拱手让人的。

SPL喻:……并不是很想要。


七宗罪黄转头跟SPL黄悄悄咬耳朵:哇,居然后面还会有喻王叶吗?不知道谁会更胜一筹,总感觉会战况会很激烈的样子……

NTR黄&欺师魏:蓝雨必胜!快绿了那个王杰希!

七宗罪喻无奈笑道:啊,这种时候倒是非常一致对外呢……

七宗罪翔摸摸后脑勺,冷笑:蓝雨就这点出息,哪里比得上我们轮回团结友善,一致对外。

七宗罪黄友情提醒:这位旁友你串戏了吧,翅膀都没长出来还想进轮回?你先问问周泽楷答不答应要你。

七宗罪周笑得腼腆,头摇得倒是很坚决:嗯……不要。

七宗罪翔气急:……老子才不稀罕!哼!


秘书张扶了扶眼镜,拨冗对一旁的SPL张征询意见:喻王叶要用一句话概括内容的话……

SPL张想了想,一本正经道:听鱼滴落在青青草地?

旁听的吴女士竟然觉得没毛病??


所以问题来了——请问下个月出场的张佳乐到底穿什么颜色的旗袍?


TBC



评论 ( 62 )
热度 ( 995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