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叶受only☆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文章转载直接拉黑

【喻黄叶】Never Trust Rivals「21」

发现最近少天好几章都没出现过了,一个存在于短信,梦话和台词里的男人(:3_ヽ)_
下一章应该就有天天了,他再不出现一下,就真的快凉透了2333

本章BGM:吴雨霏  《鸡蛋爱石头》



--


叶修迷迷糊糊睁开眼,身上还泛着久睡后沉沉的倦乏,天光已经暗下来了,巨幅的落地窗外是这座已经被霞光染成金红的城市,冰冷的钢铁建筑群沐浴在一片无比温暖的色调里,宛如一群安静匍匐的巨兽。上一秒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成了薄暮夕晖,这一觉睡得,好似是改换了一个天地。

喻文州独自一人站在窗前,影子长长拖在身后,映着漫天流光溢彩的晚霞不知为何却显出一种淡淡的寂寥。

叶修还有点晕乎乎的,手撑着坐起身,才发觉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盖上了一条毯子,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手笔。

“醒了?”察觉到动静,喻文州立刻转过头。

但这一瞬在叶修眼里却仿佛是被调了四倍速的慢镜头,喻文州半张脸融在光里,半张藏在阴影里,眼睛弯着,微微对他笑,沉静的瞳孔像水洗得透亮的雨花石,明亮,又似是含着无限温柔。

多看一眼,都像是有某种蛊惑人心的魔力要将他整个人都拉扯着溺毙其中。

叶修怔了两秒,迅速移开视线,含糊地起身应了声:“嗯,我睡多久了?”

“现在快六点了。”喻文州走过来,倒了杯水给他,“刚睡醒润润嗓子,听你声音都有些哑了。”

叶修捧着水杯,没喝:“我睡了这么久?文州你怎么不叫醒我。”

喻文州好笑地看着他:“看你睡那么香,就没忍心,你最近忙工作的事应该也很累吧,反正我这边也没其他人要来嘛,睡久一点也没关系。”

“啊,没耽误你画画吧?”叶修低头含了一口水咽下去,才忽然想起这一出,忙道。

“没有,早就画完了,要我说,你睡着可比醒着的时候安分多了。”喻文州轻轻一笑,叶修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辩解道是你非要我当模特的,我又不是专业的,哪里忍得住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啊。

“对了,画呢?我能看一眼吗?”叶修抬起头冲他眨了眨眼,饶有兴致地追问,“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把我画得很奇怪。”

“怎么会,我可是画的很认真的。”喻文州失笑,任叶修自己踩着毛绒拖鞋走到画架那边去看——其他几幅都早已经被他收好了,只剩下最上面的那一幅画。

叶修对喻文州的画技还是很欣赏的,自然也是抱了一点好奇,不知自己在对方笔下会呈现出什么样子。然而转到画板前一看,不由又是一愣,明明是最寻常的黑白素描画,却不知道为什么,从中感觉到了颜色的存在。

黯淡的黑白灰在他细腻温柔的笔触下,绽放出一种肉眼不可见却能感受到的色彩,温暖的,柔和的,光的颜色。

“怎么做到的,好神奇……”叶修惊叹,但不论他怎么旁敲侧击地问,喻文州都只是笑。

怎么给出答案呢,怎么能堂而皇之地将那一个答案说出口呢。

不可能的。

所以他只好假装这是某种不可言说的独家技法,也好过亲口告诉对方这不过是因为,我喜欢你。

叶修见他不肯透露,也就没有多问,倒是很好奇地又伸手轻轻虚抚过画面上熟睡的那个自己,感觉有点奇妙。

忽然,一旁的喻文州开口问他:“你之前是不是做噩梦了,中间说了好几次梦话,我本来都有考虑说要不要叫醒你,不过后来就安静下来了。”

喻文州略带忧心地看了他一眼,才道:“你没事吧?” 

叶修自己却是对梦的印象十分模糊了,有点茫然地反问道:“啊?我说什么了?”

噩梦当然是喻文州捏造的借口,但他却需要这么一个话题来引出另一个人的名字,贸然提起只怕会引发叶修本能的抵触,这样的发展就要自然妥当得多,尽管他打心眼里并不情愿。

可谁让他答应了黄少天,每每回想起黄少天放下身段,将所有信任和希望都寄予他的那一个眼神,喻文州就感受到了一种由衷的煎熬。

可纵使如此,喻文州此刻却依然不得不轻轻攥紧拳头,将短短的指甲刻入掌心来提醒自己尽可能平和无异地说出那个名字:“少天……你说了很多遍,少天。”

叶修的手失控地一下按上那张画,在铅色上留下几枚清晰的指纹,他匆忙说了声抱歉收回手,沉默良久后喻文州看到他很轻地提了一下嘴角,说:是吗。

像是笑,又让人觉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

于是喻文州的心一寸一寸地凉了下去,被咸涩的海水浸没,一瞬间水生的藤壶牡蛎零零杂杂爬满他的心脏,跳动都被拖得缓慢,沉重得像是一个累赘。

他知道,叶修必然还爱着黄少天,哪怕没有最初那么多了,也依旧是一个他所不可企及的数字。

叶修没看他,慢吞吞地转身踱到窗边,从最高层眺望这一座逐渐被夜色笼罩的城市。夕阳彻底沉落了,只有西边的天际残留着冶艳的血红,与夜的深蓝缠绵纠葛不清,晕出一片暧昧的层次交界,天气晴好,隐约能看到头顶的苍穹有几颗星子已经被点亮了,而地上被点亮的星更多更密,黄的白的,延绵在逐渐降临的黑暗里,自上而下望去,如同无数浩瀚缥缈的萤火,美得难以言喻。

叶修看了一会儿,慢慢吐出一口气道:“你这儿真不错,好像还能看到我住的地方。”叶修闭口不提黄少天的名字,但喻文州总觉得他这话也不像是单纯地要撇开话题,于是也不吭声,默默等待着下文。

“哦,在那儿呢。”叶修伸手敲了敲某一小块玻璃,又说,“看起来真小,差一点就看不清了。但我住在里面的时候却不觉得它小,相反我总感觉它太大,大没边了。挺奇怪的是不是?”

喻文州大概猜到他的意思了,顺着接话道:“大概和只缘身在此山中是一个道理吧。身处其中,反而容易看不清了。”

“是啊,当你陷在局里的时候,你觉得困惑,茫然,看不到希望导致寸步难行,但其实都不过是自己的执念过了头,作茧自缚困住了自己。我其实算是个挺要强的人,嗯……不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要强,在大部分的事上我都无所谓,这点和我弟不太一样。”叶修顿了顿,眼角瞥见喻文州迷惑的目光笑着解释道,“哦,没跟你提过吧,我有个弟弟。他其实很多地方比我强,当然我知道有大半也是被我爸逼出来的强,谁让我这个大儿子太懒太不争气,吊儿郎当的不求上进,他就只能把希望全寄托在小的那个身上了。”

“但一旦遇到我感兴趣的东西,我就想竭尽一切办法得到,无论有多难。所以我来了G市,自己一边上学一边筹建工作室开发游戏,遇到少天是个意外。”叶修双目直视着远方,玻璃窗上倒映出的神情却异常柔和,“我在我擅长的领域一向自信,可在感情中我也不过是个零级刚进新手村的小菜鸟,而我的性向更注定了这会是一场最高难度的游戏。我其实后面也经常会想,当初就不应该那么莽撞地一头扎进去,但是喜欢这么感性的东西……谁又说得准呢?”

“一开始撞得头破血流,还不肯认输,直到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一直都错了。这根本不是一场我熟知概念里的游戏,不断积累经验就能升级变强,最后总有一天可以达成目标。以前听人说,先爱上的人先输,总是不信邪,总还是觉得不拼一把到最后怎么甘心就这么认输。”

叶修微笑着,轻轻叹出一口气:“现在我认了,我尝试过,努力过,做了一切我能做的……那输了,我也认了。”

“输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生在世,谁能永远常胜不败。何况在感情当中,本就无所谓什么输赢。”

喻文州听着叶修平静的叙述,却只觉得自己的心被一刀一刀地划过去,血流如注,疼得他难受,他甚至不敢去深想,这样骄傲的叶修在这两年间曾经受的一点一滴,仅仅是他无意间旁听过的只言片语,现在想来,都宛如一柄剔肉尖刀,嵌进他单薄的心室,每一下跳动都牵扯出深处更剧烈的隐痛。

“叶修,你后悔吗?”

付出最好的几年青春时光,以包养的名义深藏真心陪在对方身边,费尽心力却仍未种出一颗你希冀的万年青。你会后悔吗?

“不后悔。”叶修的回答甚至没有多一秒的犹豫,毫不迟疑,干脆利落地令人心惊。

他转头看着喻文州,眼眸微垂,唇角却是微笑的,他说:“我不后悔,我也曾经问过自己很多次,后悔吗。但每一次的答案都是,我不后悔。”

“那是我走过的路,那是我选择的人,纵然最后发觉走错了,走不下去了,我也不会后悔。”

喻文州难以形容他那一刻内心的震颤,他对黄少天的妒忌心从未如此时般炽烈,他嫉妒他的好友为何能够拥有这样赤忱到令人动容的一片真心却后知后觉,不懂珍惜。如果是他,如果是他——

喻文州忍不住想,他绝不舍得让叶修受一分一毫的委屈,他愿将心比心,用一腔心头热血永远温暖对方曾受过的所有昔日旧伤。

那一刻,他甚至有那么一秒的冲动,想抛去理智,不顾一切地向对方坦诚心意。

可对黄少天的承诺仍牵制着他的声带震动,组织成言不由衷的话语:“但如果,我是说如果,少天之后也喜欢上你了,你还会考虑和他在一起吗?”

说完之后喻文州又立刻鄙夷起自己卑劣的意图,他传递出黄少天的心思,却偷天换日地将时态变更,将经年累月跌跌撞撞的深爱粉饰成浪子回头如梦初醒的惊悔,几字之差,其后的感情却相差了千万里之远。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不会了。我曾经以为,挡在我和他之间的,只是简单的一句喜欢而已。但其实不是的,我的世界和他所处的世界,注定了我们从来都各自站在河的两岸,离得再近,中间也横着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他也许真有那么一点可能会喜欢上我,但他喜欢上的那个我,有多少是属于真真正正的那个我?”叶修苦笑,“我不知道。而且单纯的两情相悦就足以在一起么?”他自己先摇了摇头,“少天是很好,很吸引人,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喜欢他,可他终究和我不是一路人,强行将两条平行线重叠到一起,最后谁都不会好过。我不想这样。”

叶修没有考虑过喻文州问出的这个问题吗?不是的。

在他那天看见门口挂着的那只小鲸鱼玩偶之后,他就想过这个问题,如果黄少天发觉自己喜欢上他了,他会放弃分手的决定吗?

答案是,不会。

他也许会不忍,会心软,会遗憾,但他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答案,在他的热血和真情被几乎消磨殆尽之后,黄少天才跳出来说,对不起,我发现我好像是喜欢你的,我们和好吧。

这是小孩子的思维方式,我发现我错了,给你道个歉,然后我们就可以继续毫无芥蒂地一起玩耍。但他和黄少天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轻飘飘的一句对不起就能带过所有的遍体鳞伤。更重要的是,黄少天并不能理解他的想法,这才是比不喜欢还要致命的一点。

叶修曾经所在的那个世界里,也存在不少金钱万能论的教徒,但他自己不是,要不然也不会放弃丰厚家产不要,好好的叶家大少爷不当,跑到千里之外的南方自己读书创业,工作室初创的时候特别穷,他就拿当初打工和给人打游戏代练的钱顶上去给大家发工资,即便最困难的时候,他也没问家里拿过一分钱。

可黄少天不一样,他习惯金钱的便利,习惯金钱的无所不能,他舍得在他身上一掷千金,却不懂如何去付出一颗真心。这样的三观差异,注定他们两个即便之后勉为其难地在一起,也仍有一天要面临分道扬镳的困境。

这才是促使他决定结束这段关系的,最重要的原因。

他看不到哪怕一丁点,他与黄少天之间未来的可能性,他甚至宁可黄少天不要现在再喜欢上他,这样他放手的时候,才可以更坦然更潇洒。更像他本该有的模样。

“……叶修,我很佩服你。”喻文州没有再尝试多为黄少天挽回些什么,叶修的态度已经足够透彻,他在乎的已经不是黄少天喜不喜欢他,而是无论如何他们两个都不会有什么可能,这已经不是他几句话可以挽回的事情。也一直是他隐隐顾虑的问题。

——哪怕在他的帮忙下这两人互通心意,他们就能够真正长久地在一起吗?

叶修自己给出了答案,反倒让喻文州这边不着痕迹地暗松了一口气,一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解答。

这是叶修做出的决定,喻文州想,他尽过力了,但这已经不属于他能够改变的范畴,他对当初自己给少天那句承诺也算有了交待。

他在心里为自己找遍理由,不过是为了掩饰前一刻心头涌上的那一丝莫名窃喜,谁都是凡人,他喻文州又何尝甘心做一个无私的圣人,将心爱之人让出,自虐般微笑着目睹他俩的甜蜜。

叶修眼下的态度,至少让他有了一丝机会,只要对手别再是黄少天,他就可以无所顾忌。

“哈,谢谢。”叶修自嘲地勾了勾嘴角,“我其实也很佩服我自己。”

他手撑在窗子上,专注地朝外看,眸底倒映灯火璀璨,喻文州却不由得想起那一日黄少天也是这个姿势,像个孩子一般趴在落地窗上全心全意地看着远处。

只是当初黄少天望的是珠江对岸第十八层的公寓楼,而叶修此刻遥望着的,却是这一整座城市,是他头顶无垠的烂漫星空。

喻文州心突地一跳,忽然不动声色地靠近了一步,和叶修并肩站着,状似不经意地提了一句:“那之后呢?之后你准备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叶修笑起来,坦然道,“日子又不是没了谁就过不下去,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叶修……”喻文州刚叫出声,见叶修转过头有点疑惑地看着他,原本多巴胺作祟涌上喉头的那一句话又被他咽回肚中,他只是抬起眼,注视着天际明亮柔和的那一轮圆月,微笑道:“今夜月色真美,是不是?”

叶修跟着抬头,今晚的月亮的确分外皎洁,安安静静地悬在空中,不如太阳夺目炽烈,但却平和温柔,别有一种不显山不露水的宁静之美。

“是啊,真的很美。”叶修怔怔地看了许久,心中微微一颤。

同样是光,可为什么偏偏最吸引他的,却非得是那么灼烫刺人的阳光呢?


TBC


评论 ( 341 )
热度 ( 2647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