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叶受only☆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文章转载直接拉黑

【喻黄叶】Never Trust Rivals「22」

赶着情人节尾巴的更新,但其实和情人节没半毛钱关系,本来想给黄叶发发糖,没想到这一章又来不及写到糖了_(: 」∠)_

顺带我们文州原本的策略主要是猥琐发育,别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都是作者的错233333

--

这一通电话来得很巧,刚好是喻文州开车送叶修回了小区,正要发动车子出小区的时候。不知道还以为是掐着点打过来的。

喻文州手机揣在风衣口袋里,习惯性地抬手按下右侧的蓝牙耳机,接通之后对面沉默了几秒,只有徐徐的呼吸声被电流转置得怪异而空洞。

喻文州觉得奇怪,正要开口一个熟悉到令他心颤的嗓音却灌入耳膜,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踌躇纠结,每一个字都轻叩在他心上。

“叶修他……还好吗?”黄少天的声线还算平稳,但喻文州太了解他,他就不是一个能完美隐藏情绪的人,此刻的紧张与期盼早已在一连串的问句中昭然若揭,“他有没有提到我……他怎么说?还生气吗?有没有提到其他男人的名字?”

“少天。”喻文州打断他,对着后视镜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回答听起来并无心虚,“你别太关心则乱了。叶修他现在挺好的。”

黄少天静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喻文州对另几个问题的回答,呼吸瞬间停滞了几秒,喻文州当然明白他在想什么,在等什么,可他要怎么如实跟黄少天坦白叶修的那一番话呢。叶修已经决定放弃你了,你死心吧,你们两个不合适,勉强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些话一出口,喻文州完全可以想象到黄少天的反应,他绝不是会心甘情愿默默接受单方面审判的人,他会去找叶修,会亲自求证,也许还会气急之下干出更偏激的行为。

不管是哪一种,只有一点是明确的。

一旦黄少天亲自插手,这样的平静时光立刻又会被彻底打破,而他们之间的感情无论如何继续纠缠演变,他依旧只能作为一个无能为力的局外人,徒劳地旁观着故事的发展。

如果没有今晚叶修的那一席话,喻文州很难做出那一个艰难的决定,他不想辜负黄少天的信任,可他同样不是无欲无求的圣人,面对此生唯一动心之人也可以大方地拱手相让。

黄少天和叶修之间甚至从未开始过一段正当的恋爱关系,而两人间那种畸形的财色交易关系又是那么脆弱不堪,相爱变成了一种互相折磨,两个人高傲的自尊将简简单单的一段路拖得蜿蜒曲折,隐瞒也好,欺骗也罢,注定这是一条根本不可能看到天亮的死胡同。

他看明白了,叶修也看明白了,但黄少天不明白。

最坏的结局就是叶修和黄少天之间用最糟糕强硬的方式决裂,叶修远走,黄少天也许会后悔也许会痛不欲生,但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了。斩断一段感情最好的方式就是远离会勾起过往回忆的一切人或事,作为黄少天的挚友,喻文州没有太多的把握,在叶修离开之后还能再想办法接近他的身边。叶修不是那么绝情的人,但一段时间的疏远不可避免,他可以耐心等上一个月两个月,可他不准备去接受一段漫长且未知的等待。

他的机会,只有在近期黄少天不会主动来接近叶修的这一个月里,他会尽可能地与叶修培养感情,留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了叶修对他的好感,但这点好感还不够,远远不够,所以他不敢贸贸然表白,既失落也庆幸叶修似乎没意识到今晚他脱口而出的那一句月色真美到底代表了什么。

那的确是情不自禁,但也是小心翼翼的一次试探。

喻文州知道,还不到时候。他做事最求稳妥,从不做无准备之事,只要是能给达成最终目标增加一丝几率的事,再微小他也不会放过。所以他需要时间,他需要黄少天“暂时”的不知道。当然,这一过程中他会潜移默化地想办法一点点地灌输暗示,让黄少天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去接受,去自己领悟,直到最后一刻的来临。

喻文州自认,这已经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毕竟,他也不想退让。

“叶修……没有说什么吗?”黄少天的尾音已经有点发抖了,听起来像是生锈的锯子嵌进了朽木在来回锯磨,飘出的碎屑在扑簌簌地往下落,“连一句都没有吗?”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安抚道:“今天我刚提到你的名字,他就不吭声了,我想他也许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怕让他产生抵触情绪反而更不好。”

黄少天抽了下鼻子,闷闷地嗯了一声,勉强笑着回他:“是,你说的对,是我太着急了。谢谢你文州,之后的几天还是拜托你了,一定要让他高兴起来,去哪儿玩去哪儿吃都行,有什么开销全部我来就好。”

“跟我客气什么呢。”喻文州笑了笑,“他也是我的朋友啊,这点钱算什么,就算我招待的好了。”

“文州。”黄少天的声音沉下去,很认真地说,“真的谢谢你,等我俩和好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答谢你的。”

喻文州垂下眼睛,后视镜里倒映出他一瞬间复杂的神色,然而声线温润依旧,丝毫没有停顿地接道:“我们之间,就没必要说谢了吧。”

“哈哈,你说的也是。我俩什么关系啊,不过你辛苦一场,请你吃顿饭总是要的。”黄少天顿住,又忽然想起一出,“对了,你俩上回吃的那家牛肉火锅店在哪儿?”

喻文州跟他报了个地址,疑惑道:“怎么?你不是不喜欢吃那种无名小店吗?”

“你不是喜欢嘛,请你吃饭还是挑个你喜欢的地方吧。”黄少天的这个回答貌似正常,却让喻文州心猛地一跳,顿生不安。是,别人说这话没什么,但这是黄少天,他什么时候开始学着去迁就别人的想法了,是因为……叶修吗?

这对他,绝不是一个好征兆。

黄少天能够变得更好更成熟当然是件好事,但……不应该是现在。

可喻文州没法将这种卑劣的想法诉之于口,只好含笑应了几声,两人又随口聊了几句,可惜对话的双方都有些心不在焉,很快也将话说尽,临挂断时黄少天还不忘最后又跟他絮絮叨叨地嘱托了几句,让他千万千万看好叶修,喻文州不厌其烦地让他安心,眼神却有点放空,指节无意识地一下下敲击着方向盘,不知在思忖着些什么。

砰——

突如其来的一声脆响瞬间拉回了喻文州神游天外的思绪,大概是哪家住户阳台上的花盆不小心摔了下来,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喻文州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一下倒灌进了脚底,后背凉得彻底。

因为他刚刚听见的,不是一声响,是两声。

尽管前后两声相差不到半秒,几乎都要重叠到一起,但他分的清,远近不一样。电话那头传过来的声音,更近一些,也更清晰。

不待他发问,通话就结束了。喻文州慢慢攥紧方向盘,转头望向了一旁的那栋公寓楼,昏黄的路灯下只有被风拂得沙沙作响的梧桐树叶,满地树影婆娑,没有人的踪影,只有不远处牵着狗沿着林荫道散步的一对小情侣。

但喻文州知道那不是错觉,黄少天没他想的那么好对付。他已经看了多久,又看见了多少?这一声惊醒了喻文州,让他终于开始真正警惕。

黄少天真的有那么信任他吗?还是只是单纯地想多看看叶修?也许并不是针对他,可喻文州已经不敢轻易下判断了,这一个花瓶碎得不坏,起码提醒了他后面的举动必须更加谨慎小心,黄少天在看着呢,他绝不能自己毁了自己那么一丁点的优势。

但让喻文州没料到的是,这么快就出事了。

他那天接到黄少天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半,他拨开层层人群往住院部走,出电梯时指尖还有点抖,黄少天电话里根本就没有交代清楚,只丢给他一个地址,还有从牙缝里挤出的一句话。言简意赅得完全不像他认识的那个黄少天。

有人对叶修下手了。

喻文州人生第一次超速驾驶,大概还闯了一两个红灯,记不太清了,他早顾及不上什么扣分和罚单,黄少天那一句话充斥在他大脑里挥之不去,像个原点一路不断向外发散出无数令他心惊胆战的可能性,每多一种都让他心底发凉。他明知道叶修的情况应该不会太糟,不然黄少天绝不会是先前的那个反应,可在真正亲眼见到叶修平安无碍之前,他一颗心全程都悬在半空无着无落,一贯的风度文雅全抛在一旁,风衣扣子都系错了一颗,眼神阴晴不定,像要噬人。

喻文州一拐弯就望见了站在VIP单人病房门口的黄少天,头脑瞬间空白了一秒,被他那满身斑驳刺眼的血充斥视野,心猛地扎了下去。

喻文州以为自己已经对这个年少相识的好友足够了解,但近来的一个多月黄少天总是能颠覆他以往的所有认知。羊绒外套甩在一旁的长凳上,浅色卫衣和深蓝色牛仔裤被血几乎浸成极深的棕褐色块,栗色卷发凌乱地翻翘,沾了血的几缕垂下来,湿润地贴着脸颊,他安静地垂着手,背靠在墙上,一滴一滴的鲜血从他指尖缓慢落下,聚成小小一滩血塘,红得触目惊心。

直到喻文州走到他面前,黄少天才迟缓地抬起头看他,他脸上没什么外伤,五官俊美得凌厉,但一侧鬓角湿透,全是自发根蜿蜒而下的血流,还有不少已经干涸的细小血点,衬得他犹如恶鬼罗刹,远比上一回在酒吧见到时还要阴冷得多。

“少天你的伤……”喻文州瞳孔都缩紧了,这场面比他预料得更糟,连黄少天都伤成这样,那叶修……

“我没事,死不了。”黄少天咳嗽了两声,看见他时一直僵着的肩膀才微微松弛了一点,他离开墙面,白墙上赫然印出一个血淋淋的人形轮廓,他像是根本意识不到疼似的,将满手的血在衣摆上擦了擦,但很快又被新溢出的鲜血润得看不出底色,怎么擦都擦不干净,他索性也放弃了这点无用功,眼神直勾勾,满是森然寒气。

喻文州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还是忍不住慢慢捏紧了拳头:“到底怎么回事,叶修呢?谁干的?”

“他在里面,还在睡。头上挨了一棍子,医生说有点轻微脑震荡,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休养两天就好了。”说是这么说,喻文州却没从黄少天脸上看出半点轻松的神色,相反,他那一对蜜糖色的瞳仁冷得冻结,活像是被人侵犯了领地的年轻雄狮,表面冷静,周遭却竖满了无形的尖刺,气势凛冽逼人。他咬紧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那群王八蛋!要不是我今天刚好过去了,叶修、叶修就……”

他狠狠一拳反身砸在墙上,把路过的小护士吓了一大跳,欲说点什么又被黄少天冷飕飕的一眼瞪得落荒而逃。喻文州按住黄少天的手腕,发觉了一阵微弱的颤抖,心里一颤,才望见黄少天的眼框红了,声音低沉涩哑,眸底满满的都是后怕。

“文州……你知道吗,我当时看到叶修被人一棍子打倒在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我害怕,怕得都快疯了,我他妈这辈子都没这么害怕过。我十八岁那年去澳大利亚跟人玩极限跳伞,降落伞在离地一千米的时候怎么都打不开,我眼睁睁看着地面离我越来越近,底下的树一棵棵越来越清晰,我当时以为我要死了,可连那都比不上这一次更让我害怕!”

“你以为这都是我一个人的血吗?”他嘴角扯出一个不成形的扭曲笑容,朝喻文州咧出白森森的一颗虎牙,“不,我怎么可能放过那群伤害他的混账东西,他们敢动叶修一根指头,我就敢让他们百倍以偿。叶修躺两天,他们就给我躺几个月,叶修要是躺半个月,他们就给我乖乖躺满一年,中间伤好了没事,我会记得找上门再一个个把他们新长好的骨头打断的,少一天都不行。”

“呵呵,让我找出是谁他妈指示的,我一定让他也体会一把什么叫做真正的——害、怕。”

黄少天此时的状态让喻文州感到胆寒,他知道黄少天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他是真的动怒了,也是真的害怕到了极点,可如果换作当时在场的人是他,连喻文州自己也不能保证他就一定能维持理智不冲上去动手,更何况是黄少天。

他对叶修这何止是普普通通的喜欢,叶修简直就是他的逆鳞,触之必死。

黄少天就像一条脾气暴躁的巨龙,笨拙地守着他抢来的公主,不会说话,也不懂怎么正确地表达爱意,只好用尽他宝库里收敛的各种奇珍异宝讨好对方,急起来就知道咆哮着使劲扑腾巨大的翅膀吓唬对方,下一刻看到对方苍白的脸色又马上觉得懊悔,但一旦有其他人妄图伤害他的公主,他绝对会第一个扑上去,亮出獠牙和尖爪,不顾一切地反击回去。

喻文州原以为他已经知道叶修在黄少天心目中的地位,但现在看来,他的认知根本及不上事实的一星半点。

最要命的是,现在应该连黄少天自己都已经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了。

——叶修对他,到底意味着什么。

“少天,你先冷静。快去把伤口处理一下,让护士给你止血包扎。你现在这副样子谈报仇有什么说服力?嗯?”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轻声劝道,“调查的事我后面会帮你一起的,不过你现在这样万一叶修醒过来看到怎么办?你也不想让他一睁眼就见你这满身的血吧?”

“是,你说的对。脏兮兮的可不能吓到他,我去处理一下,换身衣服再过来。”黄少天如梦初醒般地眨了眨湿漉漉的睫毛,原本凶戾的神情一敛,像个有点无措的大男孩,他迅速抹了把额角淌下的血水,转向喻文州恳求道,“那叶修就拜托你先守着,医生说他一时半会儿还醒不了,我马上就回来。”

喻文州点头:“交给我吧,没事。”

黄少天轻轻推开一道门缝,往里又深深看了一眼病床上安静熟睡着的男人,嘴唇紧抿,数秒后他朝喻文州略一颔首,这才脚步虚晃地转身离开了。喻文州看着洁白光亮的瓷砖地上那一排深一脚浅一脚的血色鞋印,沉默了一会儿,又将视线移向沾着血的金属门把手,轻轻叹出一口气。

他伸手握上门把,血明明已经凉下去了,掌心却传来一阵被酸烧灼的痛感,喻文州定了定神,慢慢推门走了进去,脚步放得很轻。

他没开灯,窗帘开着一半,有清亮的月光洒进来,幽幽落在床边,映着叶修沉静苍白的睡颜。比起经历过一场恶战的黄少天,没有任何明显外伤的叶修看起来更像是普通地睡着了,喻文州没有亲眼目睹现场,可他来时的这一路却早已想尽所有的可能性,而眼下的这一幕,已经算是最好最轻的结果。

他一颗心被轻轻又送回地面,涌上仿佛劫后余生一般的庆幸,但喻文州知道这并不是解脱。叶修的安然无恙,是黄少天用一身伤换回来的,不是他。叶修陷入危险的时候,是黄少天不顾对方人多势众冲出来保护了他,不是他。

叶修喜欢了两年多的人,是黄少天,不是他。

他那点自以为是的优势,在叶修醒来得知一切之后,又还能留下多少呢?叶修说他已经下定决心,喻文州愿意相信。但正因为他了解人心,也知道叶修绝不是那种铁石心肠的人,黄少天做到这种地步,叶修难道会不心软?会不感动吗?喻文州只能苦笑。

他是庆幸黄少天在的,不然叶修最后会出什么事真的难说,但他多希望当时在场的人是他。黄少天可以不顾一切冲上去救下叶修,他也可以,也许会伤得更重更惨,也许会采用其他在当时情况下更合理的手段,但他一定可以保护好叶修。

可惜,老天选择将这个机会送给了黄少天。

“怎么办呢……”喻文州俯下身,指尖轻轻抚过叶修干燥柔软的嘴唇,漆黑的双眸定定地凝视许久,一刹那如有无数蝴蝶在胸腔内舞动双翅,他终于压抑不住内心鼓动,低下头,却又在即将触上嘴唇的前一刻顿住,将那个极清浅,极温柔的吻留在对方前额。

“抱歉,好好睡一觉吧。”喻文州抬手帮他仔细掖好被角,又摸了摸他散下来的发梢,眼神渐渐幽深,“其余的事,都交给我。”

这出意外来得太蹊跷,谁会盯上平时热衷宅家,人际关系再单纯不过的叶修下手?若说动机,怎么想都只能想到黄少天那边去,无非是寻仇报复到身边最亲近人的戏码,可怎么会找到叶修,他明面上不过是黄少天包养的一个小情人,除非……

对方知道叶修对黄少天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那么,背后策划之人的身份也已经呼之欲出了。也是,除了他,还会有谁想到拿叶修开刀呢。只是,他这一刀,挑错了对象。张家的那位小少爷,在判断叶修在黄少天心中地位的时候出了一点小小的偏差,他太低估了。

伤了叶修,不会让黄少天挫败,只会松开拴住雄狮的那道锁链,让他彻底疯狂。

而他,同样不会让对方很好受。

TBC

评论 ( 259 )
热度 ( 2581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