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全职叶受only
搞by的都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请勿转载

【all叶】千机异闻录[楔子]

新坑,不太正经的恐怖灵异设定,写来随便玩玩啦,又是抓翔翔来切入,这篇跟我往常的风格会不太一样,稍微轻松一点,用来调剂一下口味吧2333

喻黄叶NTR还有一周就结束预售啦,预售地址! 

--

“姓名?”

“孙翔。”

“年龄?”

“二十。”

“本地人?”

“不是,S市的。”

“确定是20XX年12月2号出生的?”

“身份证复印件都给你了,这还能造假啊……”

“嗯,不错。现在是在青城大学计算机系读大二?”

“是啊,我简历上这不都写着呢嘛!我说大哥……你到底是招人还是查我户口啊?”

染了一头扎眼金毛的年轻人终于坐不住了,有点不耐烦地搓了搓衣角,感觉自己这大热天的跑这么个破公司来面试纯属傻逼,还千机网络信息科技公司呢,妈的全公司唯一一台电脑就摆他眼前了,哦,还有唯一一个活人。

办公室倒挺大,就是空旷,四面白墙,贴墙摆了一溜的白柜子,柜子里全是码得整整齐齐,白惨惨的档案簿,连点正常公司标配的绿植都没有,就中间那张偌大的办公桌还算得上显眼。

孙翔扫了一眼那个翘着腿,没骨头似的窝在转椅里捏着他简历的男人,又听了对方半天有气无力的提问,一肚子邪火噌噌往上冒,感觉自己十有八九是被耍的,这根本就是家骗钱的皮包公司吧!

“唉,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嘛……”

对面的男人放下手里打印出来的A4纸,露出一张比A4纸还白的脸,眼睛很黑,长相挺年轻,但口吻懒洋洋的,又半点没有年轻人该有的活力。

他坐直了身体,双手交叠撑着下巴眯了眼睛打量过来,左一道右一道,专注得过头,孙翔教他瞧得后背发毛,越发觉着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不像看个活人,倒像审视个死的物件。

角落里的那台老款立式空调还在呼呼吹着冷风,孙翔后背的T恤被淌下来的汗浸湿了,黏糊糊地贴在背上,他不自在地扭了扭,有点慌了,什么连环杀人狂,什么灭门碎尸案,血呼啦擦的画面一个劲儿地从他脑海里往外涌,捂都捂不住。

对面的黑发男人大概是看出了他泛青的脸色,噗嗤笑了一声,从兜里掏出一个没有任何标识的黑色烟盒,敲出一支斜斜地叼在唇边,随手拿了桌上的一份文件翻了翻,刷刷在抬头那边写了几个字,往孙翔面前一推。

“录用合同,看看吧。”

孙翔愣了一下,狐疑地又多看了对方两眼,但男人点了烟,老神在在地吞云吐雾起来,桌底下不知从哪儿忽然窜出一个黑影扑进他怀里,吓得孙翔差点没从椅子上蹦起来,寒毛都炸了。

“诶老韩啊,你看你把我们新来的小朋友吓的。”男人含着烟,抬手敷衍似的摸了两把腿上的那只黑猫,又抬头对他笑了笑,“别怕啊,老韩从不随便咬人的。”

……所以其实还是会咬人是吗?!

黑猫动了动竖起的尖耳朵,暗红琉璃色的瞳孔静静地盯了他几秒,面无表情,虽然对一只猫用这个形容词有点怪,但那一眼的确让孙翔尾骨冒上了一股淡淡的凉意。

男人又轻轻揉了把猫耳朵,那只黑猫才垂下头,彻底对他失去了兴趣,默不作声地趴在他大腿上开始舔自己身上的毛。

孙翔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一八五的大小伙子被只猫吓出一身冷汗实在有点丢人,稳下心跳,拿过面前的合同从头仔细看了下来,试用期是三个月,三个月后双方都有意向可以续签,实习期间月薪五千,包三餐住宿和差旅费,医药费实报实销……待遇好像看起来还不错诶。

不过这种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总感觉有些迷,还是谨慎点好……

“那我过来主要工作是做什么啊?”孙翔捏着笔,留了个心眼,没有着急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大名。

“主要是做我的助理,协助我处理一些日常工作。”男人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道,“放心,不杀人,不放火,也绝不会让你做半点犯法的事。”

“不过我九月十五就开学了……”孙翔稍稍有点动摇了,实习工资得有五千一个月啊,他攒俩月就可以换台高配的新电脑了,打游戏那不得爽翻啊!

“没事,只是暑期工也没问题,主要我后面两个月会比较忙,很需要个人帮我打打下手。”

“那没问题,呃……不过我这两个月是需要住在这边吗?”孙翔指着合同第八条的内容询问对方,男人点点头,咬着烟肯定了他的疑问:“你学校离公司太远了,而且我这儿经常要上夜班,晚上不好消停,我这儿正好还有多余的一间房,你住就是了。”

“那我也没问题了!”孙翔寻思着怎么他也吃不了亏,又不要他交钱,他这么大的人也不至于被拐卖了,万一真要是个骗局,他转身走人难不成对方这小身板还拦得住自己不成。这么一想,他就坦然地签完了合同,顺带还非常配合地在对方的要求下按了个红指印。

“孙同学,欢迎你加入我们公司,那希望之后的两个月,我们可以合作愉快。”男人收回合同,翻出个公章似的东西在底下敲了一记,冲他笑了笑,孙翔一愣,眼角瞥见合同纸似乎亮了一下,再一看又没了,估计是哪儿凑巧投上来的反光。

“我……我们?”孙翔还有点懵,大概是没觉着就这一个人的公司到底哪里配得上还用个复数人称,还是猫也算吗。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了男人办公桌上摆着张照片,是张合照,右边那个是明显更年轻一点的他老板,被强行拖着入镜,眼神有点无奈,还有点不情不愿的,左边搂着他那位是个挺俊秀阳光的大男孩,笑得一脸灿烂,一口整齐漂亮的大白牙。

孙翔莫名觉得有一点点眼熟,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认识对方,所以也只是好奇地多看了几眼:“老板,这你朋友啊?也在我们公司吗?”

“一个朋友,也算是你的第一任。”男人掸了烟灰,慢悠悠地接上一句,“不过已经死了。”

“啊?啊……老板你、你节哀顺变。”孙翔一抖,声音都尴尬得变调了,当事人倒是一如既往地很淡定,看不出来任何悲伤的情绪。

“没事,你先登个记吧,在这本子上签个名。”对方不以为意地丢过来一本笔记本,孙翔随手翻开,看到前面就可怜巴巴的几行字,最下面一行还写着:

张佳乐,男,23,2014年5月17日入职。后面还记录了联系方式和身份证号。

孙翔边照着格式填边琢磨着问:“这位也是我们公司员工啊?”

男人看他一眼,悠悠吐出一个烟圈:“曾经是。你的前任。”

孙翔哦了声,了然:“都两年多了,早离职了是吧。”

“没。”男人轻描淡写地回,“死了。”

“哦,死了啊……啊?!死、死了?!!”反应过来的小青年笔一扔,浑身毛都竖了,死死瞪着对面的男人,讪讪道,“老板这玩笑不好笑啊。”

“呵呵。”

我靠……大哥你呵呵是几个意思!我们这不是坐办公室打杂的脑力活吗?为什么搞得跟高危职业一样,动不动就死了啊!

我说怎么合同里还特地加了条医药费实报实销,妈的人家公司都是交通费通讯费实报实销,哪家会写医药费啊!

孙翔好歹也是一米八五,六块腹肌,英俊帅气,年轻力壮的新社会主义接班人,面对这样看起来就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当然是……说怂就怂了。

“哎呀,我突然想到学校还有点事,那个……我、要不今天先回去处理下。”……后面再也不来了!

“孙翔小同学,你签了合同哦,这两个月里面不能擅自离开我超过一公里。”男人似乎看出他的小算盘,撵了烟蒂,伸出一根修长白皙的手指晃了晃,“绝对、不可以哦。”

孙翔僵硬地笑了一下,但屁股已经离了椅面,随时准备好一波战略撤退了:“老板我真有急事,就一次没关系的吧,我明天、明天就回来。”

“不是,我是为你好。你知道……”男人轻笑一声,漆黑的双眸锁定在他脸上,意味不明地微微眯起,“你前任是怎么死的吗?”

威胁!这绝对是赤裸裸的威胁!

孙翔能是被这种小儿科的言语威胁吓到的人吗?他也不跟人废话了,拍拍屁股就往外走,结果拉了一下门,没开,又用力拉了两下,纹丝不动。

靠。

孙翔转头瞪着他:“开门!我要回去。”

男人耸耸肩,一脸无辜:“门可不是我关的。”孙翔根本不信他鬼话,他脾气本来就不算太好,被这么一通戏耍窝了一肚子火,身体前倾,越过桌面一把揪住男人的T恤领口,冷笑道:“不是你难道还是猫关的?快点,开门,不要以为我好欺负!”

“喵。”黑猫轻盈地跳到桌上,一步一步逼近,冷冷地注视着孙翔,眼里红光流转,龇出一点森白锋利的牙。

孙翔手一抖,忽然眼前一黑,有什么温暖细腻的触感在他眼皮上轻轻抚过,明显感觉到了涌动的热流。

“说了,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嘛。”孙翔耳尖一烫,男人低沉微哑的嗓音伴随着暧昧的气流拂在他颊边,害他脊椎骨都麻了,“不信的话,你自己看。”

看……看什么?故弄玄虚。

孙翔心中腹诽不停,待对方手移开,他转了转头,四面白墙空空荡荡,跟先前完全没看出来差别,他挪回视线,一脸轻蔑地睨着对方,演,你继续演。

“咦?这回这个阳气有点重啊……”男人小声嘀咕了一句,又侧头点了一根烟深吸一口,在孙翔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双干燥柔软的嘴唇就已经覆了上来,渡进一缕辛辣呛人的烟气。

“咳咳……卧槽你干嘛!”孙翔差点没呛死,狠狠推开他,一张俊脸涨得通红,然而对方只是抱着手臂,有些揶揄地咬着烟看他,半点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最后一个问题……”男人笑了笑,啪的打了个响指,“你怕鬼吗?”

“靠,我怎么可能怕——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孙翔眉梢刚刚不屑地扬起一半,立刻又扭曲成了爱德华蒙克的呐喊,他惊恐地后退一步靠在办公桌上,使劲揉了揉眼睛,活像只被人狠狠掐住了脖子的鹅。

原本四面刷白,显得空旷的办公室里凭空多了一堆本不该存在的东西还有……人。

大概是人吧??

门口站着一个黑发雪肤的漂亮小孩,十来岁,怀里抱着一只没有尾巴的梨花猫,嘴唇鲜红,翠色瞳孔,正很乖巧腼腆地朝他笑,真是赏心悦目的画面……如果他袖口下的双手手指不是那么一片白惨惨的骨骼的话。

原本黑猫的位置却不见猫,只剩一个五官冷肃,银甲红缨的高大男人,他一双浓眉拧起,眉眼带煞,背后及地的红披风尾端残破不堪,浸满了干涸的棕褐色血迹,依旧是那么冰冷地注视着他,杀气如针铺面而来,甚至扎得人皮肤刺痛。

还有角落里正埋头鼓捣一堆机械零件的棕发青年,长得倒是再正常不过了,抬起头对他粲然一笑,吓得孙翔差一点滚到地上去。

那不是他先前看的合照上……据说死了的那个少年吗?!

“他、他……不可能,这是不是什么整蛊节目,摄像机呢?摄像机呢?”孙翔四处张望,用骤然拔高的声音掩饰自己此刻的心虚。

“叶修,你这一届招的实习生不太行啊,白长那么大个了。”一个扎着小辫的秀丽青年坐着桌沿上,满脸嫌弃地打量了他两眼,“这胆量,比我进来时可差远啦。”

男人哼笑一声,眉毛一挑:“你真好意思提,当时被小周吓到抱着我快哭了的是谁?”

“我怎么知道!反正肯定不是我!”

“行了,来给我们新人介绍一下。”男人微微一笑,手指按顺序一一点名过去,“门口的是小周,那挂着一张死人脸是老韩,角落里那是我朋友,沐秋,这位你应该认识,你的前任——张佳乐。”

“我们还有几个外勤组的同事今天不在,下次等他们回来让你见见。”

孙翔看着这满屋子的不明生物心理简直趋于崩溃:他真的并不想见好吗!他后悔了!他今天就不应该过来!

“抱歉,反悔也来不及了,你签的合同是具有灵魂绑定的高级版,毁约的话……会死哦。”男人像是看穿了他的内心想法,似笑非笑地把玩着手里银色的打火机,嚓的一下打亮,纯蓝色的火焰盈盈跳动着,却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

孙翔心都寒了,眼睁睁看着周围的白墙迅速剥落,露出底下黑红交加的金属墙面,柜子上那些正儿八经的档案册大部分都变成了五花八门的诡异标本,和一看就十分邪门的不明物件,而内墙原本挂着的印有公司名字的金属牌,此刻也摇身一变,换了模样。

从最初金底黑字的千机网络信息科技公司,变成了红底黑字的千机灵能事务所,那红还不是普通刷上去的红漆,而是活的,在缓缓流动着的血红。

“我叫叶修,千机的主人。”

男人漫不经心地打了个招呼,孙翔却眼睁睁地看着他漆黑的右眼化成浓郁的血色,像一颗流光溢彩的鸽血宝石,里面倒映出一个缩小的完整人影。

面目模糊,却分明不是他的模样。

“嗨——欢迎来到新世界啊,菜鸟同学。”对方咬住烟,拍拍他僵硬的肩膀,戏谑地低笑起来,“还有两个月,希望你能顺利活到实习期满哦。”

哇。孙翔心如死灰地想,这可真他妈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感人的入职欢迎词了。

真是好棒棒哦。

TBC

评论 ( 129 )
热度 ( 2061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