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骨头

★叶受only☆
立志做一个与众不同的huang文写手٩(❛ัᴗ❛ั⁎)
所有文章谢绝站内转载

【赤青】猫与蔷薇花

有话评论说,尽量别点喜欢会被和谐。

双视角cp合文,依然是坑




下雨了。



我并不喜欢下雨,因为不论打怎样大的伞或是怎样小心,到家的时候总会发现衣角上留下的水渍。



这是属于我掌控之外的事。



别人会送我什么礼物也是一样。



大得夸张的宝蓝色礼物盒,特意地放在雨里,靛青色的丝带一丝不苟地挽着一个完美的蝴蝶结,只盒子的一角稍微有些松动的痕迹。



微乎其微地皱着眉,伸手把盒子的那一角按下去,轻轻扯住丝带的一角,拉开。



雨很大,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从袖口到我的指尖就湿了。



似乎是感到盒子的松动,盒子的盖子被轻轻顶开,靛青发色的猫钻了出来



雨润湿了它青色的发和深色性感的皮肤,它稍稍抬起脸,用湿润的深蓝色眼睛看着我,舔了舔嘴唇,笑了。



我伸手勾着它的下颌,它乖乖地抬起来,垂下修长的暗青色睫毛,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流进我的手心。



我刚要松手,手腕上却感到淡淡的温暖——它用尾巴缠住了我的手腕,舌尖细细地舔舐我的指尖。



不是个听话的孩子。



我眯起眼,指尖夹住它的舌头轻轻扯了出来。



猫一样的,艳红的舌。







#







从第一次睁开眼看到这个世界之时,我就被人告知了自己的身份。



一只猫。



一只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成为某个人的宠物的猫。



于是我开始学着应该如何成为一只合格的宠物猫:不需要太乖巧,可以懒散,可以傲慢,但必须要懂得揣摩主人的心思。然而这并不简单,即便是在我被人订下,打包装进盒子的那一刻,我还是没有完全掌握。



我的前半生即使是作为一只猫也无聊得很,仅供我在盒子里消磨了片刻的时光。黑暗沉闷的空间模糊了等待的时限,莫名烦躁地在还算得上宽敞的盒子里打了个滚,尾巴却咚的一下甩在了盒壁上。



他喵的。



我感觉再在这个破盒子里待下去,老子大概会炸毛。



外面的雨一直没有停过,不大不小地下着,击打在头顶的纸盒上发出有节奏的轻响。我不讨厌雨,但是我有洁癖,所以现在的处境对我而言很糟糕。



要是我的主人再不来,我不能保证我不会在初次见面的时候给他脸上留个小小的纪念品。



但愿不要,老子还不想直接被扔掉。



正无聊地用爪子戳弄盒子的一角,突然听到了一个非常陌生但节奏感很强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每一步的间隔都恰好相同,不快不慢。



啧,感觉是个死板又无趣的家伙啊。



乖乖地摆好姿势,期待着与我的主人第一次的见面。



突然来临的光明果然不是那么好享受的。习惯了黑暗的瞳孔眯成一条细线,我抬起头看向他,比想象中漂亮得多的脸,金红异色的双眸和白皙透亮的肤色让这个不苟言笑的男人看起来宛如神祇。



收回原话,这是个挺不错的主人。



我舔了舔嘴唇,对他露出一个带着讨好意味的笑。



下颔被他细腻的手指勾住,我顺势抬起,缓缓垂下眼,让雨水顺着脸颊流到他的手心。这个角度会让我看起来很乖,教导我的人曾经这么说过。



如果我是一只狗,这样就够了。但我不是,所以光有乖巧是不够的,我伸出细长的尾巴缠绕住他纤瘦的手腕轻轻磨蹭着,同时用舌尖细细地舔舐面前看上去就很漂亮的指尖。



可惜,不是甜的。



这个荒诞的想法只在脑海中逗留了一瞬便被对方的动作打断了,我眯了眯眼,舌头被手指夹住的感觉不算太好。



唔…不会生气了吧?



我稍稍倾身向前,它似乎是有些怕地瑟缩了一下。



我只是把伞递过去一些。



它发现我的意图之后立即缠上来,比普通少年更加修长柔韧的身体紧贴上来,我单手抱住它,而它弯着身子半趴在我的双肩上。



它很轻。



直到我把它抱进屋,它似乎都很乖巧地在伏在我肩上,我放下它,它抬起头伸高了手轻轻喵了一声,向我要伞。我随手把伞给了它。它接过了我手中的伞,好奇地转了转,于是伞上的水溅了我一身。



我厌恶潮湿。



虽然这并不完全是它的错,毕竟把伞递给它是我所作出的错误判断,但我猜我的眼睛现在大概是很可怕的颜色。



一只犯错的小猫。



我想。



#





那张漂亮得不似真人的脸庞渐渐逼近自己,身体仿佛察觉到危险一般本能性地瑟缩了一下。



要被惩罚了吗?



我感觉肌肉有点僵硬了,很想甩甩尾巴逃开,但经验告诉我最好不要。



诶?不是吗?



看着递到面前的奇怪东西,似乎是主人之前用来挡雨的,抖了抖耳朵,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对方的意思。



呐…果然是个不错的主人嘛。



眯着眼睛缠上去,讨好地蜷起身体趴在主人并不宽阔的肩膀上,不敢把体重全压上去只是虚需地伏靠在上面。



淡淡的体温透过白色衬衫渗出来,恰到好处的温暖。



我好像有点喜欢上这个位置了。



被放下的时候还有些依依不舍,不过我的注意力很快便被那个外形古怪的物件吸引过去,向主人要东西的时候应该怎么做来着?



我微微抬起头伸出爪子,用很轻的声音叫了一声。原本舒适的半眯着的眼睛也稍微睁大了一些,专注地看着我的主人。



这动作的确很有用。



我接过主人递来的玩具,兴奋地甩动了两下尾巴,好玩地抓住长柄转了转。



晶莹的透明水滴洒在了主人身上。



其实那画面很漂亮,但我猜主人可能不这么觉得。



他那对金红色的异眸暗得吓人,让我那根属于野兽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



糟糕……!



这次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



我觉得我现在大概尾巴已经吓得竖起来了。



主人的眼睛眯了起来,眼底流转着我看不透的色调,白皙修长的手朝我缓缓伸过来。



……要挨打吗?



我怕疼。



很怕。



所以我的身体在我发出指令之前就已经整个蜷了起来,躲在那个唯一的遮挡物之下,尖尖的耳朵耷拉着,连尾巴也很没有安全感地把自己裹住。



喵。



我几不可闻地叫唤了一声,将脑袋全部埋在爪子里。



#



赤司征十郎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



我经常得到这样的评价。



做了让我不悦的事,就不要期待任何宽和或者原谅,而我又是一个非常苛刻的人,因此身边的人大都敬畏着我,仿佛我和他们之间隔着无法生存的真空。



我只是向着它伸出手,它就吓得很厉害,原本的些许不悦也被不忍冲淡,本来有些重的手劲也放轻了。



随手把伞拨到一边,伞下的小猫突然扑了过来把我抱了满怀,呜咽着舔了舔我的耳朵。



我觉得我大概并不是很生气,也没有真的要罚它。



但是该承担的后果,它自然要承担。



快递公司大概在两个小时前就已下班,所以它已经在雨里淋了好一会,舔上我耳朵的舌尖都有些凉,我于是直接抱着它去了浴室。



我的习惯是回家之后先沐浴,所以自动浴缸里的水已经提前放好,温热的一盆清澈,小猫却有点怕。



嗯,猫的天性是怕水的。



它抱着我不肯松手,我当然可以让它松开,但既不想命令它也不适应温声安慰它,所以就着别扭的姿势褪去了除了被他压着的衬衫以外的所有衣服,抱着它沉进水里。



它后退了一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我的眼睛,忽然笑得像偷了腥,深蓝狭长的眼睛带着青涩却又显得妖魅,凑上来舔了舔我的嘴唇。



一只有着小聪明的坏猫。



#



敏锐地察觉到身前的遮挡物滚到了一边,耳朵颤了颤,还是没有做好挨打的心理准备,索性直接在对方做出任何举动之前一把扑了上去,讨好地舔了舔主人白皙的耳朵。



和自己毛茸茸的耳朵不一样,舌尖上光滑柔嫩的触感也很让我喜欢,忍不住呜咽着又多舔了几下。



主人身上的气味也是恰到好处的,极淡极淡的冷香,缓缓地一丝一缕地沁出来。



也许是主人被我舔得很舒服,并没有被挨打。



轻轻抚着后背的手微凉却很细腻,但并不是刻意作出的温柔。



或者说,主人本性就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这点,大概算是我身为一只猫奇妙的第六感。



乖乖地趴在主人怀里被带进浴室,看到微微蒸腾着热气的乳白色浴缸时,眼角轻微跳了一下,扭过头紧紧埋在主人的肩窝里,四肢也都随之缠绕上去。



嗯。身为一只猫,老子有很充足的理由对这玩意不感冒。



只是如果主人下命令的话,我大概也只能强忍着恐惧将自己泡到那个盛满了水的浴缸里。

毕竟,一只老是不听话的宠物还是很危险的。



在摸清主人的底线之前,我不准备冒险。



不过,主人的命令迟迟不来,而是就这样任我缠着姿势别扭地脱去了除衬衫之外的所有衣服,并在我完全反应过来之前直接抱着我沉进了温热的水里。



唔……



好像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温水浸没身体的感觉还是有点不适应,尤其是尾巴上的毛沾了水湿嗒嗒的很难受。



我抬起头稍稍后撤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主人那对漂亮的眼睛,里面没有什么怒火,干干净净的让人只能看到那极为纯粹的颜色。



主人…似乎是个容易心软的人啊。



我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带着一点点了然的得意。轻轻俯身凑过去舔了舔主人浅粉色的嘴唇,眼睛不由微微眯起一点。



我不是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我猜如果不是尾巴被打湿了有点不习惯,那儿一定也会甩得很欢快。



#



没有经过允许的亲吻是应当受到惩罚的。



我拿下它抓着我颈后发尾的手摆在面前,展开,打了一下。



小猫呜咽一声,被打疼的手在我肩上磨蹭着,可怜兮兮地趴过来用脸蹭着我的颊线。



我安抚性地摸了摸它的头发,它立刻在我侧颈上偷偷亲了一下,掩饰性地多蹭了几下,以为我没有发现。



它不会有瞒得过我的事。



觉得我似乎已经原谅了它,小猫任我脱掉它下身唯一的一条黑色的短裤,但它似乎有些兴奋和不安,眼睛浮上一层薄薄的朦胧的水雾,显得更加青涩而性感。



我微微皱眉,沾了水的手指轻轻抚了抚它的眼睑,为了不让水进入眼睛,它把眼睛合得很紧,身体也向我贴得更近,湿漉漉的小手摸上我的脸,凑过来又想要舔我的唇。



第一次的惩罚大概是不够刻骨铭心。



我抬手,然后落在在它赤裸的臀部上。



#



抓着主人发尾的爪子被捏住摆到面前展开时我就有点意识到不好了。



果然。



啪。



被打了。



力道不算轻,掌心一下就泛上了微微的红色,我疼得呜咽一声,原本竖起的耳朵都直接耷拉了下来。



有点委屈地将爪子扒拉在主人肩上蹭着,趴过去用脸讨好地蹭蹭主人的乞求安慰。



喵。



头顶被主人温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被压抑的兴奋又小小地涌上来一些,大着胆子在白皙的侧颈上啄了一下,并立刻用下颔磨蹭几下试图掩饰。



没有反应。



我心里更加确信了我的主人是个容易心软的人。



任主人脱掉下身那条被水打湿黏在腿上的黑色短裤,赤裸的状态反而让我感觉更加自在。虽然按照以前受过的教导,脱衣服很可能代表着更深层次的寓意。



据说会很舒服,而我是个典型的享乐主义者,不,应该说所有的猫都是,因此对于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我心里还是按捺不住一丝期待。



主人纤白的手指伸过来,轻轻抚摸我的眼睑。



温热的,很舒服。要是没有沾着水就更好了。



我紧紧地闭着眼睛,以免水流到眼睛里,身体朝主人的方向贴过去缠上,伸出爪子摸到主人细腻的脸颊,低头循着记忆中的方向去舔那浅粉色的柔软美味的唇。



反正也不会受到什么严厉的惩罚,而我也讨厌做一只过于乖巧的猫。



啪。



呜……!



远甚于之前的疼痛从身后的臀瓣上嗖得窜起,疼到发麻,完全想象不出那么纤细漂亮的手可以有这么大的力道。



我开始为自己之前轻率的判断感到后悔。



谁他喵的说这个男人容易心软的!



眼皮颤了颤,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看向对方,对上的是一双看不出愤怒但同时也看不出其他任何情绪的金红眼眸。



我悄悄收回还搭在主人脸颊上的爪子,改为轻轻放在主人胸前,可怜兮兮地睁大了眼看他,头顶毛茸茸的耳朵瑟瑟地颤抖着,努力营造出楚楚可怜的艺术效果。



……



啪。



操!看来是失败了。



#





半小时之后我穿着浴衣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从办公室带回来的文件,头发有些湿润地向后拢着,心情不见得很差,眸色却很沉。



稍稍从文件中抬起头,暂时乖巧起来的小猫正跪在浴室的地板上,翘着还带着红痕的臀部擦去地板上的水。



擦完了所有玄关和浴室的地板,它爬到我身边趴上我的膝盖,轻喵了一声,见我忙着签字,偷偷地扬起脸来看我,磨蹭了一会,光裸的臀落坐在我赤着的脚上,疼得缩了一缩,又坐下去,抱住我的腰。



这种程度的撒娇是允许的。



我没有制止,它于是爬上沙发趴着,脸凑近我的腰腹贴上去,深深嗅了嗅,然后发出普通的猫舒服时也会发出的模糊喉音。



我翻了一页文件,抬手摸了摸它的头,它于是蹭了蹭我的掌心和侧腹,我又摸了摸它的耳朵,小家伙的耳朵抖了抖,很快就不再在意刚刚的小插曲。



我划下最后一笔,放下文件,小猫就四爪并用地往我怀里爬,脸颊蹭着我的侧颈,也不顾蹬散了我的浴衣就爬上我的肩,我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它的臀部,它哀哀地喵了喵用手摸着发烫的臀部。



而我知道依据它所受的教育,它这是要我抱它去卧室。



#



在继续挨打和清理房间之间我很没骨气地选择了后者。



臀部还未褪去的火辣灼痛让我不敢偷懒,规规矩矩地跪在冷硬的地板上一点点将水渍擦干净,连尾巴都毫无生气地垂在身后懒得甩。



好不容易把主人规定的地方擦完,两边膝盖都已经被咯得生疼,有点委屈地爬到沙发上用眼角偷偷瞥了主人一眼,好像不再生气了。



我松了口气,不着痕迹地轻轻趴上主人的膝盖叫了一声。



喵。



主人没理我。



我抖了抖耳朵,微微仰起脸看向主人,那张完美如神祇般的脸上带着极专注的神情,漂亮得我心痒。



可惜看得是堆不知写了些什么的纸张。



身为一只嫉妒心很强的猫,我本意是想要一爪子拍掉那些讨厌的东西的,但还隐隐作痛的屁股提醒我最好不要。



所以我只是挨着主人磨蹭了一会儿,然后准备坐在主人赤着的脚上。



呜……!



臀部上的伤痕被碰到,疼得我又是一缩,毛茸茸的耳朵轻微地抖动了两下。



强忍着头皮发麻的刺痛,放慢了动作坐上去,然后伸出爪子一把搂上了主人裹着浴袍的腰。



主人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我就暂且认为这是主人的默许了。



慢慢将脸凑近主人的腰腹贴上,刚沐浴完的主人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忍不住将头埋过去深深嗅了两下,那种淡淡的冷香让我心满意足地发出了舒服的喉音。



头顶突然被主人揉了,我立刻亲昵地蹭着主人温暖的掌心和侧腹,大概是这样的撒娇起了作用,主人又伸手摸了摸我的耳朵。



喵。



我敏感的耳朵轻轻抖了两下,想要主人更多的爱抚。



正好主人终于看完了他手中的那堆纸张,潜在的情敌一消失,我立刻毫不犹豫地爬进主人的怀里,讨好又带着委屈地用脸颊蹭了蹭主人细腻的侧颈,然后无比兴奋地爬上主人的肩。



那是我认定的属于我的地盘。



啪。



光裸的臀瓣被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我疼得一抖,看到主人身上微微散乱的浴衣才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下意识地摸着发烫的屁股朝主人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



这个动作所代表的意思我想主人应该明白,而我现在只想分散一下主人的注意力让他不要老是针对我那可怜的屁股。



当然,在温暖柔软的大床与主人共眠也是身为一只猫最向往的事之一。



至于为什么是之一,这个问题只有在主人允许我长大以后才能给出答案了。



不过我也不是特别想长大,因为这样就不能老是趴在主人的肩膀上了。



我小小地抖了抖耳朵,开始纠结起来。



#



不是每一个主人都愿意让猫上自己的床的。



比如我。



床,以及办公室,书房,这些对我而言是极其私人的领域,一只仅仅是被当作礼物送来的猫没有特权入侵。



小猫敏感地发现我带它去的房间并不是我的卧室,有些丧气地趴在我肩上,垂着耳朵,尾巴也无力地挂在我臂上,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担忧着是否还没能平息我之前的不快。



我带它去的是许多房间之中最小的那间客房。



去年出差时曾经拜托友人代为看管房间,友人也有一只这样的猫,所以他所居住的客房里有我离开前为他的猫所准备的起居用具,不过回来时所有东西都不曾动过。



他是和我不同,会让自己养的猫上床的另一类。



虽然没有得到进入主卧的允许让小猫明显有些低落,但客房里的布置分去了它的心思,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跳下去在雪白的毛毯上滚来滚去,逐个地去蹭每一只大小触感花纹都不同的垫子。



我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间离就寝还早,而公务已经处理完,因此走进去坐下,看着它适应这个屋子。



它看到我进来立刻抛下所有东西跑过来要我抱,我摸了摸它的头作为拒绝,它有点难过地跑开,很快叼了一支逗猫棒过来给我。



这是想要我陪它玩?



我看着那支毛绒绒的青色逗猫棒,微不可见地愣了一下。





我趴在主人肩上好奇地四处张望,在路过某一个房间时鼻尖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淡香,看来是主人的卧室无疑了。



有点小兴奋地竖起了耳朵,期待着被主人抱进卧室然后钻进满是主人气息的柔软的被子里,好好地打上几个滚。



喵!



等等,走过了!



差点没忍住一爪子拍上去提醒,直到用眼角偷偷瞄了一下主人冷淡的表情才有点沮丧地意识到,主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自己带进他的卧室里。



不会还在生气吧……



我耷拉着耳朵,蔫蔫地趴在主人肩上,原本微微甩动的尾巴也无精打采地垂下来。



作为一只猫,连自己主人的床也上不了,简直太失败了。



我委委屈屈地喵了一声。



最后被主人带进了一间算不上太大的房间,但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已经是绰绰有余了。里面摆满了奇奇怪怪让我爪痒的各类小玩具,而那些色彩花纹各异却都看上去异常柔软的垫子更是让我兴奋得直接从主人肩上跳了下来,在雪白的毛毯上幸福地打起了滚。



挨个宠幸了一遍我的垫子们,转头正好看到主人走进来坐在一边看着我,立刻连心爱的垫子也顾不上蹭,连跑带跳地凑到主人身边,仰起头睁着眼睛望向他。



喵。



我乖巧地叫了一声,抖动了一下柔软的耳朵。



但主人只是伸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这应该算是拒绝抱我的意思了。



强烈的挫败感让我再次耷拉下了耳朵。



不行!



他喵的老子就不信了!



折身回去叼了一根毛茸茸的逗猫棒放到主人面前,然后做出一副满怀期待的样子地仰头看着他。



喵~



一起玩耍可是最容易培养主人和宠物之间的感情了,小爷我一定要在主人面前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灵巧的身姿才行!



我微微蜷起身体,竖起耳朵,睁大了双眼紧紧盯着主人手里的逗猫棒,只等主人一个动作便身手敏捷地扑上去。



……



当我被逗得满地打滚,很没出息地甩着尾巴恨不得四爪并用的时候,才恍然认识到一个残酷的事实。



本能是战胜一切的。



我已经懒得去想象现在的自己在主人眼里看起来有多蠢了。



操!又晃过去了!



#





大约已经没有人再记得,但我曾经是专攻过某项运动的,并且至今依然存留有看穿行动的能力。



不得不说,猫的灵敏度为它的运动能力做出了不少贡献,但却很难超过我的掌控范围,一直不让它得逞也不见得更有趣,于是偶尔让它心满意足地抓到,更多的时候若即若离地逗得它满地翻滚。



从浴室出来开始我就没有为它着装的打算,因此它漂亮的深色身体在浅色地毯上扭动的样子看起来透出妖艳隐晦的情色。



我把逗猫棒收到一边,它失去了追逐的对象放松地躺了下来,喘着气,深蓝的眼睛亮亮地望着我。



我轻笑了笑,稍微俯身,单手托腮手肘支在膝上,另一只手稍稍张开,它立即反应过来翻身趴到我怀里。



我随手沿着它线条优美稍稍凹陷的脊椎抚摸下去,它的尾巴扫了扫,一副很惬意的样子,懒懒的。



果然是猫。



我想着,手指漫不经心地划过尾椎,从尚且红肿的臀峰上轻轻一掠而过,它抖了一下,双腿蜷到了身侧,尾巴夹在臀瓣间轻轻地蹭了蹭。



我稍稍皱眉,轻轻摸了摸它的头,起身,它立即跟上来缠在我腿边,我指了指房间里为猫铺设的床铺,轻声道:“晚安。”



#





当我专注于某件事的时候是很难分心的,因此直到主人将逗猫棒收到一边时我才结束了这项乐此不疲的运动。



很久没有这么畅快地玩过了,肌肉里微微泛出一股酸胀感,热热的,并不算难受。



我轻轻喘着气,躺在柔软的毛毯上仰起头望向主人,心满意足地甩了甩尾巴。



大概是我之前的表现终于还是成功取悦了主人,他朝我张开手做出要抚摸我的姿势。



喵。



我的身体用比之前扑逗猫棒更快的速度翻身扑进主人怀里,轻微地蹭了蹭。



主人的手指是微凉的,顺着余热未褪的身体抚摸时有种难以形容的舒适,忍不住抖动两下耳朵,轻轻甩起细长的尾巴。



呜……!



主人细腻的指尖突然划过尾椎,掠上还有些红肿的臀瓣,即便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下,那异样的感觉也让我禁不住颤了一下。



不完全是痛,还夹杂了一丝极细微的酥麻,居然有点舒服。



我蜷起双腿,把尾巴夹在臀缝间磨蹭着,柔软的绒毛轻轻扫过,舒服得我微微眯起了眼睛,发出轻微的细碎喉音。



头顶又享受到主人轻柔的爱抚,但我还来不及好好蹭上两下,那温暖的掌心便已经撤走。眼看着主人起身准备离开,立刻跑上去缠着主人脚边喵喵地叫着,用耳朵尖不舍地蹭着主人光裸的脚踝。



主人低头看了我一眼,指了指角落里一个铺着柔软羽绒垫子的床铺,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晚安。”



连声音都好听得不像话,我抖抖耳朵,想要听到更多主人的声音。



但贪心不足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见好就收地再蹭了蹭,转身乖乖地跳进自己的床铺里,抬头朝主人远远地喵了一声。



门被轻轻地带上,听着主人渐远的有节奏的脚步声,我蜷起身体抱住自己的尾巴,缓缓地眯起了眼睛。



明天醒来的话,就又能见到主人了吧?



想象着身下睡着的是带着主人气息的大床,我很快便感觉到一阵倦意袭来。



喵……



#



第二天并不是休息日,我离开得也很早,没有加班,所以下班之后在路上买了些食材带回去,看到新鲜的鱼念头一动,挑了几条肉质鲜美少刺的带了回去。



回家后打开门,却没有见到理应在玄关坐着迎接我的猫。



脸色冷了几分,我直接走了进去推开客房的门。



不在。



一一找过所有地方都没有它的影子,我想我的脸色已经沉得滴水。



这些年我得罪的人并不少。但如果想危害我身边的人……我赤司征十郎从来没有过仁慈的名声。



目光一偏,忽然想起临走前锁起的主卧。因为锁不曾被动过,我之前也就断定了小猫不会在里面,拿起钥匙开门,手下的动作不算轻,打开的时候正看见睡在床上的小猫被吵醒。



大床上摆放的白色枕头已经被扯开,白色的羽毛飞得满屋子都是,床单上有明显的翻滚痕迹,整张床上都乱七八糟,被子一半垂在地上一半胡乱堆在床上,小猫迷迷糊糊地从被子堆里抬起头,揉着惺忪的睡眼抬头看过来,头上还缠着不少细小的羽毛。



未经允许进了主卧,还弄成了这个样子。



我冷冷地看了它一眼,它一抖立即清醒过来,睁大无措的深蓝色眼睛看着我,我随手带上门往厨房走,它很快追上来却不敢离我很近也不敢出声,随着我走进厨房。



独身生活了这么久,我又极其不愿别人介入我的私人空间,家务的所有事我都可以达到极为优秀的水平,包括烹饪。



我拿出买给它的那几条鱼,清理,分别熬制、翻炒和烧烤,小猫对鱼的香气完全没有抵抗力。明知道我绝不是原谅了它,却也馋得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手上的动作。



做好,装盘,甚至用花心萝卜雕了花放在盘边,然后我转向小猫,看着小猫的眼睛,把所有的三道鱼连着盘子一起丢进了垃圾箱。



#



唔……



小小地伸了个懒腰,抖抖耳朵,睡眼惺忪地用爪子扒拉了两下垫子,我带着几分未散的倦意爬下了柔软的床铺。



去叫主人起床可是身为一只猫应尽的责任啊。



喵。



迈着懒散的步子走到主人的卧室门口,伸出爪子推了一下铜质门把,纹丝不动。



被锁了?



我甩了甩尾巴,随即折身朝走廊尽头奔去。



轻松地从打开的窗口钻出,沿着细窄的边缘一路爬到主卧对应的那扇雕花拱形木窗。



窗户开着,浅色系的纱缦随着微风轻轻地飘荡,我毫不客气地跳了进去。



落地时微微收了一下力,没有发出明显的声响。



正兴奋地甩着尾巴,却在意识到房内并没有传来主人的呼吸声时一怔,猛地跑到床边探头一看,果然是空的。



主人已经离开了。



这个事实让我有点沮丧地耷拉下耳朵,但对于主人的床的好奇还是让我忍不住仔细观察起来。



床很大,却是全白的,但不是那种会晃眼的莹白,更偏向于柔和的奶白色。被子的四角恰好与床铺重叠,平整得没有一丝褶皱,两个一看就很蓬松柔软的羽绒枕头整齐地摆在床头,连一丝角度的偏差都找不出来。



主人难道有强迫症吗?



我歪了歪头,觉得自己这个推断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这么柔软这么干净的大床简直是每一只猫梦中的天堂,尤其是在上面还带着主人淡淡气息的前提下。



禁不住诱惑的我直接纵身一跃跳了上去,在柔软得让我不由整个陷进去的大床上狠狠地打上了两个滚。



喵~



我无比幸福地抖着耳朵,抓起一个枕头就玩了起来,蓬松得不可思议的触感让我简直想要一口咬下去。



然后我真的这么做了。



大量细小的柔软的羽毛从枕头缝隙中飞散开来,像是在床上下起了一场没有寒意的雪。



我感觉鼻尖有点痒,用爪子蹭了蹭,结果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这下雪下得更大了。



乐此不疲地在主人的床上打滚玩耍,掀起被子从这头钻到那头,让自己的气味沾染上每一个角落,直到自己与主人的味道完全交融在一起才罢休。



不知道是因为玩得太疯还是没睡饱,没过多久我又感觉到眼皮有黏合的趋势,索性也就直接蜷起身体,抱住带有主人气息的被子沉沉睡去。



……



耳朵里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我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看向门口,小小打了个哈欠。



喵!



主人带着冷意的眼神让我瞬间清醒过来,眼角瞥过被自己搞得一团糟的床铺,耳朵颤了颤,只能睁大了眼睛无措地看着站在门口的主人。



主人没有说话,转身就带上门离开,我匆忙跳下床跟过去。



但主人此刻散发的无形的寒意让我不敢出声更不敢靠得太近,一直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缀在后面。



厨房?



我跟着主人进了厨房,带着些许迷惑看着主人拿出了三条鲜鱼开始动作娴熟地剖杀,清理,然后烹饪。



主人会做饭?



我从那阵阵飘散出的诱人香味中找到了答案。即使明知道自己刚刚做错了事,这三条鱼主人会给我吃的几率基本为零,也还是忍不住专注地盯着主人手上的动作,馋得不停咽着口水。



好不容易等到出锅,装盘,甚至主人还用萝卜雕了花作为装饰,看着三盘近在咫尺的美味,我怀着小小的期待看向主人,恰好正对上主人望过来的眼睛。



冷静的,不带一丝笑意。



我一愣,然后眼睁睁看着主人把那三盘鱼连着盘子一起倒进了垃圾箱。



他喵的要不要这样啊!



那可是主人亲手做的鱼啊……



要是别人这么干,老子肯定二话不说就上去给他脸上来一爪子。



但现在……



我只能委屈地趴在地上,抬着眼满是心疼地望着一边的垃圾箱,伸出爪子带点怯怯地碰了碰主人的脚尖,轻轻地喵了一声。





我的举动显然并没有取悦主人,甚至把事情弄得更糟糕。



眼睁睁地看着主人绕过我径直走出厨房,有些惶然地跟上,却发现主人一直走到了玄关处,一把推开门后转头看向我。



从那双漂亮的异色双眸里我找不到任何玩笑的成分,认真的?



主人…



不要我了?



我感觉后脊猛地窜上一股凉意,身体控制不住地打战。



喵。



叫声里带着一丝哭腔的颤音,这次不是装的。



只是一点点小错而已,就要扔掉我吗?



我受到的教育里猫是被允许有偶尔的顽劣的,但主人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我第一次真的感觉到了害怕,为那双我看不穿心思的眼睛。



我下意识地慢慢往后躲,一步一步,紧紧地抓住柔软的地毯不肯放。



我比我自己认为的更加贪恋眼前的一切。



“出去。”



冷淡的语调,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我的视线瞬间就模糊了,眼泪大颗大颗地顺着脸颊滑落,不管不顾地跑到主人脚边一把抱住猛蹭,抽噎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被扔掉的后果,我比主人更清楚。



像我这样因为犯错被抛弃的猫,属于瑕疵品。



而瑕疵品,是没有资格再次出售的。



沿着主人的身体一路爬进那个温暖的怀里,再爬上我最喜欢占据的位置,不算多宽阔,却刚好能让我整个趴在上面的肩膀。



白衬衫上带着主人特有的淡淡冷香,我将头埋进去蹭了蹭,然后用耳朵尖轻轻地磨蹭了两下主人细腻的脸颊和侧颈。



我抬头看向主人的眼睛,有点不甘的地仔细寻找,不遗漏一丝细小的情感波动。



然而,没有。



冷淡的,并没有任何的动摇,像是看着一件可有可无的物件。



说不失落是骗人的,但毕竟自己只是被当作礼物送来的,没有项圈,甚至没有一个确定的名字。



只是礼物而已,连宠物都算不上。



心软之类,到底还是自己的误判吧。主人并不是真的会因为我撒娇而放弃惩罚的那种人,偶尔的纵容大概也只是心情不错的例外。



我抖了抖耳朵,抱紧主人努力地平息哭泣,凑过去伸出舌尖仔细地舔吻着对方颜色浅淡美好的唇。



柔软的触感,以及已经刻入记忆的淡淡冷香。



有些不舍,不过——



该走了。



我最后留恋地舔了舔主人的唇,转身干脆地跃下朝门外跑去。



一只手突然穿到面前拦住把我一把搂进怀里,温暖的熟悉的温度。



主人…?



我微微瞪大了眼睛,抬头无措地看向主人。



然后被那张浅粉色的唇覆上了我的唇,这是一个吻,一个货真价实的深吻。



我怔住了,眼泪又一滴一滴地从未完全干涸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这算是,可以留下来了吧……



我缓缓闭上眼睛,感觉左胸处还依然有种失重般的漂浮感,伸出爪子紧紧地抓住主人的前襟,讨好地发出呜咽一般的模糊喉音。



喵。



主人。



#



它很委屈地看着垃圾箱,向我乞怜地伸出爪子来触碰我。



这绝不是一个好的认错态度。



我绕过他往厨房外面走,一言不发走向玄关,推开门看着它。



小猫的瞳孔顿时一缩,身体颤抖起来,带着哭腔地喵了一声就慢慢往后躲。



我可以扔掉它,当然,它只是一只宠物而已,还在七天的退货期之内,没有开口叫过我主人,我也没有给它起过名字,没有给它买过项圈。



“出去。”



我说。



它哭出来了,跑过来抱住我哭得喘不上气,沿着我的身体向上爬进我怀里,爬到我肩上,用耳朵蹭着我的侧脸和侧颈,然后用哭得红红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找了一会,似乎是没有找到它要的情感,眼睛黯了下去,然后抱着我努力平息哭泣,最后凑上来用小小的猫舌细细地舔着我的唇。



一只被扔掉的猫只有两个选择,还有继续售卖价值的再次进入宠物店,没有的则直接送去安乐世界。



小猫是知道的。



最后留恋地舔了舔我的嘴唇,小猫转身要从我身上跳下跑出门去,我抬手拦住它把它抱回怀里,它惊讶地看着我,我微微皱眉,低头吻了上去。



深吻。



小猫接下来变得很乖,我抱着它任它在我怀里蹭,等它找够了安全感,它就开始频频地往垃圾箱那里看,然后委屈地再看向我。



我摸了摸它的耳朵,它在我肩膀处舒服地狠狠蹭了蹭,我也由它了。



大概就是那一刻我决定把它宠坏,即使以后在某些事上管教起来麻烦一点,也无所谓,毕竟是猫。我从来不喜欢太听话的狗。



它耷拉着耳朵仍然在为那三条鱼伤心,深蓝色的耳朵因此显得很可爱,我轻轻亲了亲它的耳朵,它受宠若惊地一颤,抖了抖耳朵,抬起头看我,我摸了摸它的头,让它爬到我的肩上,又一次带它进了厨房,嘱咐它不许捣乱。



他看到我又拎出一条鱼的时候,眼睛豁然亮了,讨好地舔着我的耳朵,轻轻地喵了几声。



我忽然觉得有几分想笑的心情,他的耳朵因为开心而支棱着,耳朵尖蹭过我脸颊的时候还能感觉到几分硬度。



我之前做那三条鱼原本也不是为了给它吃,所以保留了所有的鱼骨,做这新的一条鱼的时候,我先小心地把所有鱼骨都剔了出来,每一个细小的刺都细心地挑出来,它很喜欢,喜欢得不停地轻轻舔我或者蹭我,不敢动作太大,但是显然非常想表现它对我的喜欢。



我把所有鱼肉分成了三份,按照我之前扔进垃圾桶的类型重新做了一份,给了它。



“不许吃得到处都是。”我摸了摸它的头,嘱咐道。



它吃得开心,吃完向我扑过来,小爪子直接就踢翻了盘子,残余的酱汁洒了一桌子。



我目光一沉,它立即就颤了颤,迅速地作出认错后悔的表情,知道它是装的,我也没怎么留情,半刻之后它重复昨天的步骤擦着桌子,我则尽量快速地处理完带回家的文件。

沐浴后我抱着它进主卧的时候它脸上愧疚的表情倒是真心的,我吻了吻它的耳朵,直接把被褥从床上拽了下来铺在地上,抱着它一起滚进那堆柔软中就寝。



我想它是知道我很累了,不然我是不会忍受这样随便休息的,所以即使它还不是那么困,也乖乖地由我抱着。



我轻轻地抚摸着它依旧滚烫着,因为新伤旧伤叠加而微肿的臀部,又一次吻了吻它的耳朵。



“乖点,嗯?”



它用力地点了点头,抬起头笨拙而专注地舔了舔我的唇,爪子和尾巴都缠到我身上来,努力地往我怀里钻,我抱住它,睡得很快也很沉。



我一向浅眠,大约从不曾睡得这样好。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