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骨头

★叶受only☆
立志做一个与众不同的huang文写手٩(❛ัᴗ❛ั⁎)
所有文章谢绝站内转载

【all蝙】布鲁斯是一只喵「8」

下下一章应该就是发情期了,我保证(:3_ヽ)_

8.关于阿卡姆


阿卡姆动物园里的居民总体可以分做三个种类:一、时不时就想要搞点大新闻的出逃者。二、无聊纯粹就是想溜出去透透气的跟风者。以及三、小丑。

一句话概括,没有一个老实住着的。

小丑当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小丑,它是一只疯狂的鬣狗。

鬣狗这种动物骨子里就带着与生俱来的残暴和疯狂,而小丑是即便在它的同类间也属于会被当作疯子赶出去的那一种。

尽管它不像鳄鱼韦伦和棕熊贝恩那些强悍的肉食动物一样有着天赋异禀的身体素质或是能力,但它狡诈聪慧的头脑与常人无法捉摸的怪异思维却让戈登非常头疼。

戈登,是阿卡姆动物园警犬队的队长,也是布鲁斯喵合作已久的老搭档。

要知道,整个警犬队只有戈登一只是正儿八经调过来的退役黑背警犬,剩下的几只都是除了骗吃骗喝就是卖蠢捣乱的哈士奇。两年前第一次见到自己未来同事们的戈登当时脸就麻木了,脑袋里轰地响起一声晴天霹雳:天哪那些人类是脑子抽住了吗?谁特么的会养一群哈士奇当警犬?!单是它们就足够把动物园拆了好吗!

总之,戈登一把年纪的心脏当时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它只能寄希望于动物们可以安安分分的在笼子里该吃肉吃肉,该吃草吃草,过它们安生的日子别给它添乱。

毕竟一个动物园而已,又不是守了个银行,谁会无聊到冒着被吃掉的生命危险来动物园偷野生动物呢?

但很快,戈登过安逸退休生活的想法就被残酷的现实击了个粉碎——的确没有什么人类傻到来偷这些动物,但不代表动物们不想出去放风。

该死的,戈登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喜欢没事干跑出去溜达的动物,也没见过这样蠢得跟猪似的队友。

哈,它对哈士奇的智商还能报什么希望呢。

好在,小镇上还有一位神秘的守护者蝙蝠喵,拯救了现如今每回一听到半夜园区里的报警铃声乍然响起心里就会咯噔一下的戈登队长。

戈登一直清晰地记得它与蝙蝠喵的第一次会面是在一个无云的深夜。

那时凌晨的钟声刚刚敲过,小镇别处都静静沉睡在恬静的黑夜里,无声无息,而它却不得不独自在城区里循着出逃动物的气味分子一路搜寻。它当然没带上它的那群猪队友,它之前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信任哈士奇的代价就是那一群蠢货破坏了所有沿路可以被破坏的花花草草以及公共设施,还在半夜聚众对月长嗥,差点没被惊醒的附近居民打电话把警察招来。

很不幸,这一次出逃的是小丑,让它感到最棘手的那只鬣狗。

虽然同是犬科,戈登在对方面前却常常被耍得团团转,谈不上武力对碰,智商上就已经先被碾压了两轮。戈登苦苦追踪了很久,却发现气味终止的地方被撒了一泡热气腾腾的尿,还尿出了一个嚣张无比的笑脸图案,而本该在这里的小丑却已经不知所踪,只留给它满心深的挫败。

然而就在这时,它敏锐地捕捉到附近的某条小巷里传出了缠斗的动静,其中一方的低吼声让戈登感到无比熟悉,毕竟不是每一只鬣狗都叫得跟狂笑的疯子似的渗人。戈登不假思索地反身追了过去,在它踏进那条逼仄阴暗的小巷的那一刻,战斗刚好临近尾声。

一个巨大的黑影灵敏地避开了小丑鬣狗的尖牙与利爪,在一旁长满青苔的老旧墙壁上借力高高跃起,被风扬起的墨色披风锋利地割破了夜色的静与沉,月光从两侧建筑物顶端狭长的缝隙里浓稠地淌下来,像一匹银色的曼妙的绸缎,清清楚楚地照亮了黑暗中的那一双眼睛。

最深最纯粹的蓝,比星子更亮,比海水更幽,像是两颗最最坚毅明亮的宝石,又含着冷冽强硬的捕猎者的杀气。

戈登在那一秒几乎以为自己看见的不是一只猫,而是一头黑豹。

对方战斗时的动作太过干净利落,又在细节处不失低调的华丽优雅,全然不像是一只家猫能达到的水平,尤其是最后从空中跃下时一勾爪,一点极小的黑影从它视野里一掠而过击中了小丑,而原本嚣张的鬣狗瞬间就丧失了所有的抵抗力,那双冰冷的绿眼睛里闪过一丝不甘,但很快又变成某种令它毛骨悚然的诡异笑意,嘴角咧出一个夸张的微笑,缓缓地瘫倒在地上阖上了眼睛。

它应该没有⋯⋯

麻醉剂,不会致命。

对方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它的踌躇,干脆地打断了戈登的话,也是这时候,戈登才听出来对面真的是一只喵,尽管它的嗓音是如此低沉性感。

这次多谢你了,我叫戈登,我是——

阿卡姆动物园新任警犬队队长,我知道你。

戈登觉得对方面罩下凌厉的蓝眼似乎稍稍柔软了一些,虽然还是没能让它说完这句话,但这个回答莫名让它有些受宠若惊的意思。

作为一只狗,你干得还算不错。

戈登一时竟然完全无法分辨对方是在骂它还是在夸它,呆呆地愣在原地反应了一会儿不知道怎么接话。

留着这个,有解决不了的就按下开关,我会来。

对面的大猫轻轻啧了一声,用嘴从前腿上叼下一个什么小玩意扔到它脚边,慢条斯理地解释道。戈登低头看了一眼,是个迷你小手电,试探着用爪子按下开关,一瞬间射出的强光差点没亮瞎他的狗眼。

而等它好不容易缓过神适应了重新睁开眼,那只陌生而神秘的漂亮黑猫却无影无踪了,只留下小小的手电在半空中投射出一个清晰明亮的蝙蝠图案。

若不是这个投影和它脚下昏睡不醒的小丑,戈登几乎要误以为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它仲夏夜里的一个幻梦。

该死,我忘了问它的名字。戈登恨恨地拿爪子扒拉了一下墙壁,懊悔地扫了扫尾巴。

蝙蝠,戈登看了一眼插在小丑后颈上的小蝙蝠镖心想,那暂且就称呼它蝙蝠喵好了。

后来见了那只物理攻击无敌、能飞能咬的外星金毛狗,戈登有一瞬间都涌起某种异样的冲动:再早上个五年八年,他可能非要在蝙蝠喵面前跟外星金毛打一架了。

但不论如何,蝙蝠喵的存在为苦逼的警犬戈登解决了很大的困扰,到不久后亚马逊森蚺戴安娜正式入驻阿卡姆,它似乎是与蝙蝠喵熟识的,经常作为内应把那群不安分的家伙的脱逃计划直接掐死在了摇篮里,倒是又为它省了不少事。

毕竟和一条光凭蛮力就能把一辆小型汽车挤爆的蛮力蟒蛇硬拼武力值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哪怕戴安娜是个…有着S形好身材的漂亮姑娘。

一位生气的姑娘有时比猛兽更可怕,尤其当对方同时兼具这两个特征的时候——阿卡姆的大多数动物们很快就(在无数次的挨打后)学会了将这句话奉为真理。

而再后来某一天戈登突然见到蝙蝠喵身边多了一只明显十分年幼的小助手,并且捕捉到了那逸散在空气中微微甘甜的一丝乳香时,不由尴尬地抽动一下鼻子。

哦,你有儿子啦?

助手,是我养子。蝙蝠喵低头舔了舔小黑喵的头顶,淡淡解释道。

等隔了几天,戈登果然又见到布鲁斯身边带着一只小喵,它犹豫了一下,还是指着那只头上套了个红桶头盔,绿眼睛凶巴巴瞪着它的小黑喵问道。

这好像和上次那只不太一样,也是你儿子?

是我第二个养子。大黑猫点点头,并不以为意。

直到第三次戈登见到那只漂亮得不像话的蓝眼睛小布偶,它已经有些麻木了,很是了然地点点头自言自语道。

哦,第三个养子,我已经看出来了。

于是当终于轮到达米安被布鲁斯带着去参加它人生第一次夜巡时,对面那只黑背只看了它一眼,就脱口而出一句——这一定是你第四个养子吧。气得达米安跳起来就往它脸上糊了一爪子。

我特么的是亲生的!喵!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15 )

© 被狼叼走了的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