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叶受only☆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文章转载直接拉黑

【all叶】乱世巨星(六)

预警:黑道paro,叶老大和他的四只小狼狗,乐/黄/周/包,带all叶汤底。

我食言了,并没有来得及在这章写到肉emmmm

下一章,下一章一定让天天吃肉,相信我qwqqq我觉得我应该是天天亲妈,总让他先吃第一口肉23333


--


这边叶修坐下跟权三爷刚聊了几句,台上的黄少天就已经待不住了,匆匆唱完这一首歌,趁灯光暗下时一把抓起地上的外套,手一撑又跳下了台,跟条滑溜的泥鳅似的混进人群,挤到吧台边上。

 

“下来做什么?怎么不多玩会儿?”叶修搁下手里的酒杯,抬头似笑非笑地看向浑身挂着晶莹汗珠的帅气青年。

 

“上面灯晒得我快热死了,下来歇一会儿嘛。”黄少天把外套随意系在腰上打了个结,拿起叶修的杯子咕嘟咕嘟灌了半杯下去,一抹嘴,又扯起背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露出的腹沟里也腻着薄薄一层汗,灯光下晕出迷离水色,渗出一股子性感撩人的味道,霎时引来黑暗中无数窥视的目光,

 

权三爷看了一眼,终于确认了叶修杯子里装的是水。

 

“没大没小。”叶修轻轻睨了他一眼,问道,“你自个儿杯子呢?”

 

“CC刚给我收了,就喝点水而已,叶哥不会这么小气吧?”黄少天眨眨眼,挨着叶修另一边坐下,将剩下的半杯水推到对方面前,指腹暧昧地蹭着他沾过的杯沿,表情却很是无辜的样子。

 

“你说呢。”叶修一挑眉,没搭理他的暗示,转头看向权三爷道,“这边还是闹了些,有些事想跟三爷再聊聊,要不咱们换二楼?边泡澡边谈吧。”

 

“行,正好我也不太适应他们这些年轻人的东西,哈哈。”权三爷点头笑着,只是还没忘了他那俩玩得正high的手下,“不过大虎他们俩……”

 

“没事,让少天在这儿陪着。”黄少天闻言眼睛睁大,似乎想说什么,被叶修余光一扫,昏暗中手也被安抚性地捏了下,一触即收,才听对方不紧不慢道,“年轻人有共同语言嘛,不急,既然都来了,就等他们玩尽兴了再上来好了。我们归我们聊,不妨事。”

 

权三爷当然不会有意见,他也憋了一肚子的疑问想跟叶修了解,尤其是关于他那批货的现状和进展,着实没太大心情寻欢作乐。

 

“好了,你继续玩儿吧,我跟三爷谈点正事。”叶修拍拍黄少天的肩,起身,擦肩而过时飞快地贴着对方的耳朵低语了几个字,确定黄少天接收到了,便又懒洋洋地拢着手走出了大门。

 

权三爷紧跟在后,隔着玻璃墙见两人进了电梯,黄少天才转回头,将杯中余下的水一饮而尽,百无聊赖地将空杯丢回给酒保,目光在人群中一晃而过,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不过黄少天这样的目标果然还是太过显眼,哪怕坐在角落里,也很快就招来了觅食的狂蜂浪蝶。

 

一个卷发红唇的长腿美女走过来,点了一杯玛格丽特,坐到原本叶修的位子上,笑意盈盈地看向他,微微俯身,挤出一捧雪白的丰盈,眼中递来挑逗的暗示:“SKY对吧,你刚刚在台上的时候真帅,该不是哪家娱乐公司雪藏的王牌新人吧。”

 

黄少天瞥她一眼,不太明显地皱了下眉,很快露出一个有两分轻佻的笑,亮出尖尖的小虎牙,帅气又可爱。

 

“怎么?你是想挖我的星探,对我这么有兴趣么?”

 

对方抿唇一笑,摸上黄少天的手,不着痕迹地蹭了蹭:“不是星探的话,就不能对你有兴趣吗?”

 

黄少天小指弹动了两下,按住了手腕,很快又恢复平静,他挑起眼看向身边的女子,笑得天真无邪:“可以啊,就是你对我不知道是哪一种‘兴趣’呢?”

 

女人掩嘴轻笑,浓密如扇的睫毛颤动着:“那要看你希望姐姐我……是哪一种呢……”

 

黄少天这边耐着性子和身边的女人虚与委蛇地调着情,双眼却不时警惕地扫过舞池中密集的人群,偶尔定住,很快又若无其事地移开,并不明显。但若是此处的灯光再明亮些,那种深处刺骨的冷漠便会分外地凸显出来。

 

那是捕食者的眼神。冷静,筹谋而危险。

 

楼上叶修和权三爷一前一后地进了更衣室,这半边属于高级VIP才能进来的地儿,所以人稀稀拉拉的,也不多。

 

权三爷飞快地扒了衣服大大咧咧地遛着鸟就出去了,结果一迎面看到前一排走出来的叶帮主,腰上围了条白浴巾,面上立时一窘,转身回去给自己抓了条毛巾也裹上。

 

本来俩大老爷们坦诚相见也没什么,但人家好端端地围着浴巾,就他一个君子坦蛋蛋的,场面顿时就显得有些尴尬,搞得他像没见过世面的大老粗似的,不好不好。

 

盛世这边搞得还是挺高档的,有VIP专属的私人汤池,连带着整个房间也是单独开辟出来的,隔音也好,清澈的水面白烟袅袅,空旷安静,办事谈事两不误。

 

而且澡堂这种地方对于男人而言,也算得上是重要社交场合之一了,赤身裸体会让人更容易放松心理戒备,拉近彼此距离,再加上舒缓筋骨的热水池子,泡上一会儿,浑身舒畅,话题自然也就随心境一般变得轻松自然,百无禁忌了。

 

给叶修留的那个汤池自然是最好的那一档,汉白玉雕的狮子嘴里哗哗涌水,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人参味,看来是走养生路线的。

 

叶修一马当先地抬腿进了池子,找了地窝着,手肘随意撑在池边,靠水的浮力懒洋洋地承托重量,等了一会儿,才疑惑地转过头:“三爷?”

 

权三爷这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嗯啊应着,随便找了句话掩饰先前的尴尬,在叶修身边不到一米的地方也坐下了,暖洋洋的池水没过胸膛,四肢百骸都漫起一股子舒爽痛快的享受。

 

只是他脑海里还忍不住刻着先前惊鸿一瞥的画面,虽然混道上的人背上有俩纹身不稀奇,但大多也是左青龙右白虎,一个赛一个的威武凶恶有气势,但这叶帮主身上的,都瞧着跟艺术品似的,精巧得像幅画。也可能是人家皮肤白,显的。

 

“忙了一天才抽出空过来,三爷可别怪我招待不周啊。”叶修倒没在意,大方地笑了笑。

 

“哪能啊,叶帮主手下要管理这么多的生意,要操心的事也多,自然忙的很。”权三爷想了想,试探着又提到,“说起来,我那批货的事……”

 

“哦,其实找你正是为了这事。下午我的探子打听到,乔长宇手下的亲信跟黑龙堂过来的人见了面,聊了很久。”叶修慢悠悠地说着,权三爷的脸色却猛地变了变,带起哗啦的轻微水声,重复了一遍,“黑龙堂?”

 

叶修嗯了一声:“是啊,乔长宇这块的生意涉及不多,没熟人关系在,这么一批货要安然无事地转运到国外,风险太大,他不肯冒这个险的。国内消化又难,拖得一久被查出来也麻烦,一个烫手山芋,他肯定要尽早脱手。东边有这个路子做军火生意的除了兴欣和黑龙帮,剩下就是些不成气候的散户,信用都是问题,你说,他不找黑龙堂出手,找谁?”

 

“但万一这货一出手,不就、不就追不回来了吗!”权三爷脸都青了,指节绷得泛白。

 

道上的规矩就是这样,钱货两清,不管这货是偷是抢来路如何,我花了钱便是我的东西,恩怨情仇那都是你和上家之间要解决的,下家一概不负责,不然便是不讲规矩,要大毁名誉的事。

 

只要货还在乔长宇手里,花点时间想法弄出来就是了,毕竟本来就是权三爷自己带来的货,理是站在他这边的,那叫物归原主。但乔长宇这狡猾的老狐狸一旦将货转手,那就成了人黑龙堂的东西,真金白银买下的,想要讨回铁定是要被对方嗤之以鼻,只能去找乔长宇谈判。

 

若是这样,那可就闹得大了,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别提就权三爷这次带来的十几个兄弟,哪怕他把他远在广东的弟兄们都拉上,也不够人家一盘菜的。跟乔长宇在H市硬碰硬,也许叶修敢,他权三是真不敢。

 

他惜命着呢。

 

“哎、唉。实在不行,就算了吧。”权三爷嘴唇颤了颤,咬牙恨恨道,“这货我不要了!”

 

操,整整六百来万的货啊,就这么打了水漂,一声响都听不见,想想他都肉痛得心颤。

 

“不。”叶修打断他,淡定地用手一圈圈拨弄着眼前的池水,“不能算。”

 

“可是……那就得正面对上乔长宇了,就为了这点事,会不会有点太大动干戈了?”

 

权三爷听出了叶修的言外之意,心中一震,有些迟疑起来。看这腔调,对方是想找这借口对乔长宇动手啊,那他夹在中间,岂不成了对方手里的一把枪,被绑上了一条船,这场兴欣赢了还好,万一出了岔子,乔长宇可不会轻易放了他啊!

 

“三爷是担心自己受牵累?”叶修瞥他一眼。

 

权三爷被看得又是一抖,忙托辞道:“不,只是为了这么点货色,让兴欣跟乔长宇结这么大梁子,会不会太麻烦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啊。”

 

“呵。”叶修笑了声,反问道,“我和他之间的梁子还少么?”

 

权三爷哑口无言,又听对方继续道。

 

“我也不饶弯子了,这批货是三爷带来的,按理说怎么处置都是你的事,我管不着。但是三爷想过没有,不管你是想还是不想,你和乔长宇之间的梁子,都已经解不开了。”

 

“乔长宇在乎那批军火吗?你以为他真在乎那几百万吗?不,他只是借花献佛,要拿这批货绑上黑龙堂,再一起来对付兴欣罢了。三爷……”叶修拖长了调子,意味深长地看过来,“除非你准备之后再也不来长三角做生意,不然,这事过不去。”

 

“我、我……”权三爷攥紧了拳头,腮帮一抖一抖的,显然还在挣扎,叶修也没催他,自顾自还搅着面前的池水。

 

半晌,权三爷终于一咬牙,点了头:“我干,后面……要麻烦叶帮主了。”

 

叶修轻声笑起来,低沉的嗓音格外悦耳,他收回手,一个小小的漩涡出现在他白皙的指尖下,正旋转不歇,深邃无比。

 

“我,和兴欣。都不会让三爷你失望的。”叶修转过头,狭长黑亮的眼睛微微眯起,唇角弯着,有着睥睨一切的自信淡然,“合作愉快。”

 

权三爷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合作愉快。”

 

他没有退路了,要赌也只能跟着赌,输了大不了再退回广东,就是混得惨点,乔长宇总不能手长到搅和广东那边去,反正他现在混得也好不了哪儿去,不然何必跑这么远找买家。但如果赢了……

 

那可是一笔漂亮至极的翻身仗啊。

 

权三爷脸上狰狞的旧刀疤一拧,眼里闪过赌徒和生意人才有的那种疯狂和狠戾决心,现在就不仅仅是那六百万的事了,他和叶修成了一条线上的蚱蜢,兴欣就是他的底气。

 

一旦兴欣搞定乔长宇和黑龙堂,这长三角的军火巨头就只剩了一家,那时候他搭上这条稳定的航线,还怕赚不到钱吗?富贵险中求啊,叶修给他抛出的这饵,着实危险到极点,也诱人到极点。

 

“所以,接下来叶帮主需要我这边做什么吗……”

 

叶修抿了下被水汽熏红的淡色嘴唇,笑道:“还真有几件事需要麻烦三爷了,这第一嘛……”

 

两人在这私密性极好的屋子里聊了一会儿,好在池子的水温是自动调控的,后面就自己将温度降下来了,待久也没有让人觉得胸闷难受,只是从头到脚都被水泡得有点发软。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叶修懒洋洋地喊了声进来,门才被人一把推开,是黄少天,后面还跟着权三爷的俩手下。

 

权三爷一对上就又懵逼了一下,对面三人身上一丝不挂,都大大方方地敞怀遛鸟呢,所以他和叶修到底是为什么要围着浴巾泡温泉啊……

 

“刚来?”叶修看了黄少天一眼,对面的青年已经直接往里走了,一身精壮紧实的肌肉晒成麦穗的颜色,他个头不算高,但比例分配得好,腿长得没边,除了显眼的花臂之外,身上各处零星散布的小纹身瞧着也很野,跟杂志封面上扒下来的男模似的。

 

权三爷啧了一声,又看看自家小弟五大三粗,憨头呆脑的模样,觉得有些丢人,再无意间一扫对方腿间晃荡的玩意儿,简直连对比都不忍心了。有点欺负人,太伤雄性自尊了。

 

“来一会儿了,在外面泡了十分钟,没劲,就过来看看嘛。”黄少天走到叶修身边,半跪下来,撩起一捧水轻轻浇在叶修泛红的肩上,又伸出手帮他按摩头皮,轻声说,“叶哥和三爷聊完了吗,我看你们这屋外面显示都泡了快四十分钟了,时间太久对身体也不好,要不然一会儿出去找人按按,我已经让人留出空房了,技师那边也让她们等着了。”

 

“行吧,反正我们也差不多聊完了。去按按也好。”叶修半垂的睫毛动了动,抬起,转向旁边人笑道,“三爷一会儿也挑个顺眼的吧,我们这边技师都是带证上岗,各方面都很专业的。”

 

“叶帮主都这么说了,我肯定就不客气了,哈哈。”

 

权三爷手撑着池子站起来,泡久了血液上涌人还有点晕乎,脚一软差点一个趔趄栽地上,还好最后关头稳住了。

 

再看人家,叶修站起来的时候黄少天在旁边全程紧紧握着他的手臂,还一直小声提醒慢点,生怕他摔了碰了似的,权三爷抬头瞪着自家那俩傻乎乎站对面没反应过来的手下,居然有点悲从中来。

 

权三爷忍不住又多看了黄少天那小豹子似的流畅身材一眼,觉得叶帮主牙口真是好,这年轻人一看就精力旺盛,应付起来不轻松吧。

 

不过等他侧头刻意扫了一下叶修劲痩但肌理分明的腰,还有轮廓毫不模糊的胸腹肌肉之后,就知道自己完全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权三爷下意识地吸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微微凸出的啤酒肚,心情越发颓丧起来,明明他也就四十出头,没跟人家差几岁,这体型咋能差出一个银河系去呢……亏他之前还真以为叶修那副裹在裘皮大衣里懒洋洋没血色的样子,八成是个疏于锻炼纵欲过头的肾虚白斩鸡呢,呵呵,被打脸了。

 

还是从老大到手下,全面被碾压的打脸。

 

那头权三爷被领着去小屋子里挑技师,盛世的姑娘素质的确不错,环肥燕瘦,个个都长得盘靓条顺的,连他俩手下也一人挑了一个喜欢的走,各自带着去小黑屋做指压按摩精油开背了,当然,要想做点别的也可以,高级VIP的特权嘛。

 

不过权三爷临走前见叶修一直没挑,就顺嘴问了句,结果叶修还没出声,一旁的黄少天灿亮的眼珠子就飞快地转过来,亮晶晶地定在他身上,一掀嘴唇,笑出两颗白森森的虎牙。

 

“三爷。叶哥的专属技师,是我。”

 

权三爷秒懂,后背还被对方这一笑搞得有点起毛,连忙讪讪笑着挽上挑中的姑娘也告辞了。

 

其他的技师也很识趣地被领班都带了下去,屋子里一时之间只剩了叶修和黄少天两人。

 

叶修斜了一眼:“你想来?”

 

黄少天嘻嘻笑着,往下扣住叶修的手指,拇指在男人带着薄茧的掌心勾了勾,牛头不对马嘴地回了一句:“叶哥,今天周二呢。”

 

叶修听了只是略一挑眉,推门进了最里面那间他专属的包间,看着黄少天背对他关门锁上插销,一扯腰上湿乎乎的浴巾,翻身坐在了按摩床边。

 

黄少天蜂蜜色的杏眼一黯,舔着嘴唇慢慢朝叶修的方向走来,实木地板下铺了地暖,赤脚踩在上面温暖又安静,宛如猫科动物一般。

 

他伸出一只手托住叶修纤细白皙的脚踝,拉开一些,低头虔诚地吻上叶修大腿内侧那枚红色的牙印纹身,又着迷似的舔了舔朱砂痣般的两个虎牙印,灼热的鼻息融化成一片湿润的水汽。

 

叶修任黄少天舔了会儿他的标记,才抬腿一脚踩上对方肩膀,踢开一些,大猫一样懒懒抬起眼皮,漆黑的睫毛连成一线,尾音沙哑,又轻飘飘地含着一点哼笑:“弄得我不爽,要你好看。”

 

黄少天咧开嘴,银色小巧的舌钉在唇齿间闪闪发亮,他沉沉笑道。

 

“叶哥,遵命。”

 

TBC

 

 

完了我也好想日叶哥啊,嗷嗷大哭【被四只狼崽子追杀到天涯海角

至于今晚会不会有晚香玉呢?我觉得玄,玄幻的玄-,-

要爱的评论呜呜呜

评论 ( 97 )
热度 ( 1600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