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全职叶受only
搞by的都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请勿转载

【all叶】SPL番外一「源」·王杰希篇「默偶」

依然是SPL本子的番外,当时很多人看完正文都对这个神秘莫测,癖好清奇的大眼非常好奇,他的番外里希望可以解答部分疑惑啦,SPL中的每个人对于老叶执着的点都是不太一样的,嗯哼~

--

王杰希·「默偶」

清晨八点半的地铁是人潮最汹涌的时刻,上班高峰期,五分钟一班的车次都不足以运输这样数量庞大的人群,总有排在队伍最后的几个实在是挤不进,只能满脸悻悻地继续等着下一班。车厢的冷气打到最低,仍是难掩空气中混杂在一块儿的劣质香水,化妆品香精以及路边摊小吃的浑浊味道,再加上逼仄的活动空间,直教人窒息。

王杰希今天上午临时需要去新城区拜访一个重要客户,他的别克座驾恰好这两天送去年检了,换打车的话这个点高速上也还是全线拥堵,若不是这样,说什么他大概都不会去选择搭乘这趟早高峰的地铁。

王杰希对人群密集的区域有着本能的厌恶,或者说是对过度肢体接触的厌恶,而在地铁车厢这种连转个身的余地都欠奉的地方,要谈侵犯私人空间基本也就是个笑话。

只是他那一身高定西装和冷峻深刻的轮廓在人群中依旧打眼,旁边一位黑发红裙,身形窈窕的OL不时偷偷瞥过来两眼,随着车厢一阵晃动,王杰希感到对方胸前那团柔软的脂肪紧紧挤贴上他的手臂,传递过来一种蜂糖般的粘性,那种可怕的柔腻感夹杂着微微呛人的香水味瞬间勾起了王杰希某些不愿提及的回忆,让他有点恶心。

刚好这时车门打开,趁着有人下车的空隙王杰希往旁边的角落里站了站,彻底避开了之前那位面目姣好的女性,对方显然察觉到了王杰希的有意疏离,咬了咬鲜红的嘴唇,有点恼羞成怒的迹象,大概是平时习惯了男人们的奉承讨好,难得受一点挫都觉得无法接受。

不过迅速挤进车厢的人们几秒内就将好不容易空出的那些间隙又填得水泄不通,拥挤像是大肆扩张的肿瘤,向着越来越畸形而无法控制的局面发展。王杰希后背贴着冷硬的车门,之前的女人已经被淹没在人流之中找不见了,他也浑不在意,乐得一个清静。

王杰希抬头看了眼斜上方贴着的站点图,距离他要去的地方还有五六站路,好在因为有了可以预知的目的地和可预期的时间,这种等待暂且也可以被忍耐。

他那对不常见的棕绿色眼眸往下一瞥,随意地扫过一圈,刚要收回,却又像枚被树枝挂上的回旋镖,摇摇晃晃地停在了某一处。

王杰希眯了眯眼,觉得人群中露出的那半张侧脸似乎有点熟悉。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换了一个角度,看得更清楚,这才发现对方是被困在狭窄的车厢转角,身后贴着一个年轻的金发男子,二十出头的样子,还背着个包。

周边拥挤不堪的人群成为了他最好的保护色,男子慢慢伸出手,撩起对方白衬衫的一角,露出一小截线条纤瘦的腰,衬着黑色休闲裤像剥了壳的荔枝一样白得扎眼,这副画面似乎是进一步催生了他的胆量和欲望,王杰希看到他手掌顺着腰线一路摸了上去,隆起的胯下也蹭上男人的股间,对方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对,猛地回过头,一双沉黑的眼眸里写满了羞恼和震惊。

——的确是熟悉的脸,但上面的表情却又显得如此陌生。

王杰希对这个住对门的邻居或多或少有点印象,知道他姓叶,开了家心理诊疗所,长得不错,但气质懒懒散散的,还喜欢抽烟。

所以两人认识了两年多,依然只是见到会顺便打个招呼的点头之交,王杰希性子冷感,对方也不是个自来熟的,生活圈子也没太大交集,仅仅就是认识而已。

但也许是王杰希平日里见惯了叶修对什么都不甚在意的模样,头一回在这张脸上见到这样羞怒的神情,永远半垂着似笑非笑的眸微微瞪大了,苍白的颊边润着一抹恼怒的薄红,虽是聚焦在那个年轻猥亵者的身上,却也同样深深投射在了王杰希的眼底。

王杰希舔了舔嘴唇,不着痕迹地将一只手挡在身前,人潮涌动,但车厢中像是凝聚了一整个城市的漠然,没有人注意到身边正在发生的罪恶,也没有人注意到他同样有了反应的胯间。

亦或是,注意到了,却选择视而不见。

因为某些原因,他在情欲方面一直很淡薄,以至于到了冷感的地步。偶尔发泄生理欲望也只是例行公事,脑海中从来没有过一个具体的幻想对象,也没有主动对什么人产生过欲望,叶修是第一个。

但这种欲望又很微妙,像从土里细细探出一点萌芽的种子,出现得没有一丝丝预兆。

然而还等不到他去寻找出答案,那个明显不是惯犯的小流氓被男人看了两眼,还是怂了,趁着地铁停靠的时候溜下了车,但王杰希眼尖,依稀瞥到叶修身后股缝间的面料洇湿了一小块,透出有别于周围更深的黑色来。

……暧昧而情色到极点。

可惜游戏进行得太过仓促,一切才刚刚拉开序幕,就因意外事故戛然而止,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盯着对面男人的侧脸,心里升起了一些别样的思绪。

在之前那一瞬,他感觉到心底某一块缺漏的部分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似的,有一种恰到好处的餮足感。

他很喜欢,但那种满足与快意持续得太过短暂,他来不及细细品味,就被彻底抽离出了那种让他沉溺的享受中,王杰希觉得不够。

但今天的事只是一个意外,而王杰希想做的,是让这个意外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当然,这种可以重复上演的剧情,便不能再被称之为意外,王杰希决定管它叫做——演出。

王杰希是一个非常注重仪式感的人,就像吃西餐,前期那些繁琐的布置和礼节都是必要的,一旦省略直奔主题,再精致的佳肴也瞬间让人觉得索然无味了。甚至于他而言,这一切的准备本身就是一种比品尝食物更重要的享受。他追求的只是这一个过程,而菜色的美味与否,其实早已不在他的关注范畴之内了。

因此,他那天回去之后又花了很多时间重新去了解和收集叶修的相关信息,毕竟叶修是他选中的男主角,王杰希愿意耐下性子去一点一滴地摸索出他的性格,行为,习惯乃至爱好,从而针对性地编写出合适的剧本,只为了最终可以呈现出他心目中最完美的一场演出。

王杰希这种近乎畸形的掌控欲也许得追溯到他的童年时期。他的父母两人都是工作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至少三百天不着家,小些的时候王杰希是由保姆带着,后来他们小区里闹出了几起保姆虐待主家孩子的传闻,王杰希便又被他的父母想方设法寄养到了亲戚家。

彼时尚且年幼的王杰希第一次见到亲戚家同龄的孩子兴冲冲地凑上去,却被狠狠地一把推倒在地上,王杰希错愕地抬起头,看到那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孩子一手紧紧抱着怀里的毛绒玩具,眼里满是强烈的防备和排斥。

这是我的家,我的爸爸妈妈。

王杰希听到对方指着他歇斯底里地大叫,小孩子特有的那对圆滚漆黑的瞳仁里却涂满了蛮不讲理的怨恨。

你来干什么?回你自己的家去!

下一秒一记清脆至极的耳光响起,几乎将王杰希吓了一跳,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孩子白嫩的脸颊上迅速泛红肿高的指印,狰狞到可怕,指印的主人是他的母亲,一位长得很漂亮的长发阿姨。

不好意思啊,这孩子尽说胡话,杰希没吓到你吧。

王杰希看到那个阿姨不管不顾在一旁嚎啕大哭的儿子,反而一脸关切地蹲在他面前,语调温柔,涂着鲜红指甲油的葱白手指刚刚想要摸上他的脸颊,被他下意识地后退两步躲开了,小小的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久久难以平复。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感觉到一种巨大的难以名状的恐惧笼罩了他,像是这个世界终于在他面前撕出一角的黑暗,告诉他童话中的公主其实也是邪恶的皇后。

他拽着母亲的手拼命摇头,说什么也不肯留下来,最后没办法,父母只好将他送去了另一家亲戚。

这回的进展很顺利,寄养他的那对夫妇对他热切又殷勤,他们可爱的小女儿也一脸怯怯地拉着小裙子下摆,用甜蜜稚嫩的童音叫他杰希哥哥,王杰希怀着对新家的美好期待住下来,一切看起来似乎都非常如意。

然而也只是看起来。

当王杰希逐渐发觉自己所得到的那些关爱都不过是对方想要从他父母口中撬到更多生活费的借口时,他再一次彻底失望了,连那个他曾经很喜欢的小妹妹,在他试图帮她收拾扔了一地的玩具时,也尖叫着用警惕而敏锐的眼神死死瞪着他。

于是王杰希知道,不管他怎么样做,他永远都只是一个外人,但很有趣的是,他又是一个很有价值的外人。

谁都想要他,而王杰希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一对慷慨又忙碌的父母。

王杰希也不记得自己小时候到底辗转过多少不同的住处,有时两个月换一次,有时是半年,然而那些他寄宿的家庭都有着大同小异的特质,换来换去,也不过是取决于揭下那张面具的时间长短。

很快的,选择权便被他的父母从他的手中剥夺了,换得太过频繁,最终问题被归结在了王杰希自己的身上。

连最后一点自主权利都丧失的王杰希,彻彻底底地失去了话语权,他被当做是某种商品,只有在他父母来访的时候才被打扮得无比光鲜亮丽,而平日里他面对的更多是来自寄养家庭的冷漠,疏离,还有不咸不淡的敷衍了事。

时间久了,王杰希便也学会戴上面具,他必须拼命地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能够在寄人篱下时多获得一点点本应该属于他的东西。

他不愿做一个别人手中的提线木偶,一举一动都受人辖制,所以他只能表演,他表现出远超实际年龄的早熟和稳重,表现出分寸得当的教养和礼仪,只是为了让别人满意,让那些人在将他展示给他父母看时,可以理所应当地开出更高昂的价码。

然后让他在剩下的那三百天里可以好过一点。

王杰希的演技渐趋熟练,性格却越来越疏离,包裹着他的那层壳像树木的年轮,随时间流逝慢慢堆积,变得益发厚实坚硬,当他终于有一天长大到足以独自生活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搬出去,一个人在外独居。

哪怕那个时候他的父母已经挣下了足够庞大的家产,也终于想起来这个被他们遗忘忽视多年的儿子,但迟来的补偿看起来是那么苍白孱弱,更何况仅仅只是物质层面的一昧弥补,一切亡羊补牢的作为不过是将王杰希和他的父母推得越来越远。

他幼时曾缺失的那些部分,最后变成了一种隐藏在灵魂深处的空虚,所有失去的,都需要在成年以后被变本加厉地找回。

所以他迷恋着戏剧,他享受那种从上帝视角去操控一切的感觉,他花钱雇人,为他们每一个人编写台词,动作,准备道具,拥挤的地铁与冷漠的人群是最合适的舞台布景,车厢内泛着冷光的LED灯管打下来,主角一登场,其他演员便已经就位,而他只需要找一个最佳位置,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静静欣赏——这场由他亲手导演的演出。

选中叶修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合适。

叶修在某种层面上,像极了王杰希幼时渴望成为的那种人,随性,自我,对自己的生活有着足够强大的掌控力。但就是这样的叶修,一样要被他的剧本所束缚所禁锢,按照他精心编排的剧本一步步完成演出。

王杰希每一次看到叶修被那群人逼进角落时为所欲为时都感到一种被取悦的满足。叶修的敏感处被人恶意地抚摸揉弄,丧失了所有对身体的控制权,脸上一半带着被陌生人侵犯的屈辱和羞恼,另一半又不得不沉浸在强烈的生理快感中上下沉浮,被欲望染透的黑眸比他在脑内预想时还要来得艳丽勾人。

也格外的……让他能硬。

王杰希性子里的冷淡是被逼出来的,而他于情事方面的冷淡同样有迹可循。

曾经他寄宿过的某一家是位离异带着一个年幼孩子的母亲,保养得好,看起来还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温柔貌美,对王杰希照顾呵护得无微不至,也不像其他人一样成天只盯着他的那点利用价值,十三岁的王杰希那时一度天真地以为自己终于遇上了一个真心实意待他好的人,将所有求而不得的情感都寄托在那个比他亲生母亲更像是他梦想中母亲模样的女性身上。

直到有一天半夜,睡熟了的王杰希突然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那具赤裸滑腻的成熟女性胴体像蟒蛇一样紧紧地缠上他,挤压他,带着绵软温情到悚然的吐息,让他在无尽的火热和寒冷中一遍遍窒息。

那一次,终于使得他原本攥在手里的最后一点希望也彻底碎成了拼不拢的残渣。

王杰希后来很快从对方家搬了出去,这件事他谁也不曾提过,却不代表不曾发生。

木板上的每一颗钉子都会留下伤痕,哪怕将钉子小心翼翼地取出来,被蚀空的洞仍然会在那里,永远不会消失。

他如同一颗没来得及成熟就被过早采摘的果实,有些应该萌芽的东西还没有开始萌芽,就被狠狠地一把掐灭在了摇篮之中,再也无法正常地生长。

只有在叶修的身上,王杰希才真正寻找到那种无法替代的满足感,除了肉体上的直观反应,更多的还是精神层面上纯粹的愉悦快感。

叶修就像是一块刚好可以嵌入他空缺形状的拼图,被他捏在掌心,任意地操控把玩,满足着他另类而扭曲的掌控欲望。

但他的剧本终究是有弱点的,当他心爱的男主角不愿再踏上为他准备的舞台,这一场延续数周的演出也不得不暂时宣告结束。

可游戏并未就此终止,王杰希不过是安静了一段时间,然后继续精心筹谋着他的下一场剧本。

“哦……合作吗?”

王杰希将手中的几张照片又仔细地夹回书页间——反复看过无数遍的照片已经让他感到乏味了,他开始需要一些更直接更新鲜的刺激——拿起手机看了眼躺在他信箱里已经整整一周的某条匿名消息,低声地重复了一遍,脸上露出一个微妙的笑意。

“那就让我再为你编排一场好戏吧,我心爱的男主角。”

他修长的指尖在屏幕上接连按动几下,确认发送——

游戏,又开始了。

昏暗的客厅中,液晶屏的幽幽蓝光映出王杰希唇角些许的弧度,森冷的,又带着满满势在必得的自信。

叶修……

这一次,你又会为我献上什么样的精彩演出呢?

我很期待。

「王杰希篇」Fin.

评论 ( 25 )
热度 ( 1332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