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全职叶受only
搞by的都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请勿转载

【all叶】七宗罪「23」

答应你们的更新,我是说到做到的女人23333

这篇是我入坑的第一部作品,再怎么样也会把它填完的啦,不过看这进度,周伞叶的修罗场故事可能还要写个四五章emmmm

后面和乱世轮流更新,争取十月前都可以完结,快让我开新坑叭

--

神界是没有阴天或是雨天的,永远是澄澈如洗的透明苍穹,蓝得毫无杂质,云朵洁白如天使的羽翼,灿金色的阳光毫不吝啬地普照在每一个角落,风里回荡着祷告的圣歌,正如神界高层对自己子民们宣称的那样,这是一片完美的,洁净的,满载着父神慈爱的光辉乐土。

 
苏沐秋已经醒了,一个人站在窗口向外眺望,像是发呆,叶修刚睁开眼,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抓了抓凌乱的黑发,伸手拽了件干净的袍子,这才下了床,边穿边往少年身后走去。

 
“早啊,沐秋。”叶修随手折了一支乳白色的风铃花,别在苏沐秋耳旁,看了看,又忍不住被自己的恶作剧成果逗得笑出声。

 
“喂……”苏沐秋无奈地摘掉那朵花,又舍不得扔,就这么捻在手里,他抬眼看向略显疲惫的叶修,迟疑道,“你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没事吗?”

“死不了。”叶修满不在乎地挑了一下眉,又故作戏谑地低头凑近他,“再说了,哥哥我这么累还不都是因为你个小妖精,缠我一晚上,精气都被你吸跑了。”

 
苏沐秋无语地看着他,这家伙真是喜欢每次在他刚开始心疼的时候就毁气氛。

 
不过叶修也没说错,作为色欲,平时他跟别人上完床那都是精神抖擞,能量满格的最佳状态,目前跟苏沐秋就只能维持这种单向输出能量的模式,为了让对方尽快恢复,不至于在接下来的行程中遇到危险,叶修并没有太过吝啬自己的源能。

叶修又伸了个懒腰,也望向头顶毫无真实感的漂亮天空,忽然问道:“排除本身种族的对立,你喜欢这地方吗?”

 
苏沐秋认真地想了想,说:“不喜欢。这世间不可能存在绝对的完美,太假了,这种拿一堆华而不实的漂亮玩意儿包装起来的世界,我一点儿也不喜欢。”

 
叶修笑起来,仗着自己目前还高半头手痒去揉了把他的头发,应和道:“嗯,跟我想的一样。还是咱们魔界好,不整这些虚的。”

 
苏沐秋瞪他一眼,躲开:“你别老摸我头!”就跟对待小孩子似的……

“啧,别那么小气嘛。我就摸一下又不会秃。”叶修说着,理直气壮地又迅速伸手撸了一把毛。

原本他俩之间高小半头的那个可是苏沐秋,难得有机会趁着对方还没恢复原身之前占点便宜,叶修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他可没忘当年他和苏沐秋刚认识那会儿,每次打不过他这人就爱当着沐橙的面猛揉他头发,脸上还要笑得一副很大度的样子,他记仇着呢。

苏沐秋眼睛一眯:“你就不怕我恢复之后报复回来?”
 

“那都是以后的事了嘛,我这人实在,就喜欢享受当下的快乐。”叶修挑唇一笑,瞎话扯得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再说你不给我摸,我可去摸别人了啊,小周那大翅膀毛茸茸的,手感也可好了,还能吸……”

“前辈……”叶修那边还在不着边际地扯呢,冷不丁身后就响起了他上句话中男主角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叶修猛一回头,看到背后拢着翅膀作乖巧状的周泽楷,额角一跳:“小周啊,你怎么……”在这里几个字在他反应过来周泽楷的种族天赋之后瞬间在舌头上打了个弯,变成了生硬的招呼,“起得这么早哇?”

周泽楷剔透的芽绿色眸子眨了眨,情绪复杂地看了他和他身边的苏沐秋一眼,又很快收敛好,低着头乖乖道:“没……睡不着。”

叶修一眼便看到了周泽楷眼下薄薄的淡青,他现在是一头金发,肌肤雪白像是奶油,更显出两分睡眠不足的憔悴,这副可怜巴巴的姿态赤裸裸地提醒着叶修昨晚对人家的拒绝,简直一秒勾起他内心所有的罪恶感。

这无辜小动物的模样很是惹人心疼,叶修本能地就伸手去摸了摸周泽楷的头发,对方嘴角小小地勾了勾,很是受用地在他掌心蹭了两下,纤长浓密的淡金色睫毛颤了颤,底下春酒般的碧眸滟滟地注视着他,似乎有点雀跃又被他小心翼翼地压制着……好像更招人疼了。

但后背霎时炙热起来的视线让叶修指尖一顿,慢吞吞地想收回,结果又对上面前人一池春水都快漾出来的净澈双眸,啊,真是令人头痛。

叶修第不知道多少次后悔同时带这两人出来的这个决定,哄也不是,不哄也不是,怎么样都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算了,你们折腾吧,哥一个都不伺候了。

“我去那边看看,申请如果搞定我们就早点出发,不要在这儿耽误太多时间了。”

看着叶修借故飞快离开的背影,苏沐秋和周泽楷对视一眼,空荡的屋里气氛凝结,而后变得越发剑拔弩张起来。

 
“人都走了,装什么可怜呢。”苏沐秋皮笑肉不笑地瞥了他一眼。

 
周泽楷神色顿敛,眼底的水色都有一瞬间结成了一层冷硬的冰壳,他五官本就精致到极点,此时金发碧眸的造型配上冷淡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有种凌厉的傲慢感,带刺的,满是针锋相对的敌意。

但很快他又轻轻抿着嘴道:“你在……害怕。”

 
苏沐秋面色一沉,但周泽楷那种没什么起伏的陈述句语气却像是刚好戳中他痛脚,让他心口直跳,但他绝不可能在这种对决中示弱,琥珀色的眸子直直地看进对方的眼睛,淡淡道:“你想多了,如果说最后只有一个人能留在他身边,那个人只会是我。”

 
“你……打不过我。”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像是在估量什么,几秒后背后的雪白六翼一展,消失在了忽然被撕开的空间裂缝之中,只留下这么一句话。

苏沐秋低头看向手里不知何时被攥得变形的风铃花,松开了手,指腹和掌心都沾上了根茎和花瓣被碾碎的汁液,闻上去是植物淡淡的清苦,他吮了一下明显还带着少年特质的纤秀指尖,慢慢眯起眼。

居然尝起来有种猩甜的铁锈味,像是……血的味道。

 
神界的东西,看来的确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干净无瑕呢。

费诺这边殷勤地正在跟叶修交代情况,说是已经跟主城那边的人打过招呼了,那边已经知晓神使大人有要务在身,会帮忙保密行踪的,叶修点点头,对他的办事效率还是挺满意的,起码算是个灵活知道变通的,万一是个说不明白的死脑筋,那他们就真的只好换个目标下手了。周泽楷这毕竟来的是个分身,虽说能力和本体相同,但存在时间受限,极限不过七天,他们得抓紧时间调查清楚隐情才行。

 
看昨天周泽楷对叶修的态度,费诺就觉得这个男人地位非同凡响,再加上他脖子和锁骨上露出的那一两枚暗红痕迹,更让他有了底气,言语中开始旁敲侧击地诉苦,说明自己遇到的困难,想如果有可能,希望神使大人能帮忙届时拉他一把,让他可以重新回到主城。叶修听了没一口答应,也没拒绝,只冷淡地说会挂在心上,等手上的任务完成再看。

 
这答案反倒让费诺觉得很正常,毕竟六翼的神使那是何等尊崇的身份,他帮的这点小忙说人情都算不上,要是人家满口答应心性谨慎的他才要生出一点怀疑了。能有这么一句话,他也知足了。好歹是个机会。

“啊,尊敬的神使大人,您来了。”费诺一转头看见猛然出现在面前的俊美青年,一愣但很快眼睛一亮,显然是被对方妙到毫巅的空间控制能力震到了,对其身份的最后一丝怀疑也消失无踪,恭恭敬敬地领着两人前往传送阵的所在地。

 
苏沐秋因为在肖时钦给叶修的那枚金属球里留过灵魂印记,所以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而是一动念直接回了小空间里继续去消化叶修昨晚给他的源能,一边转化一边咔咔啃着叶修给他准备好的各种灵石材料,这样他才能最快恢复原本的实力,让叶修跟那个长翅膀的小白脸做完再给他能量这种事实在太憋屈了,就像是让他间接接受情敌的恩惠一样,以前那是迫不得已,但现在他可不止这一条路。

 
一想到之前周泽楷留下的那句挑衅,苏沐秋浑身的血液都有些沸腾汹涌,被低估的感觉真的是……很糟糕啊。

 
再怎么说,他身体里流的也是苏家的血脉,魔界最强绝不是夸张说法,不然以魔界这种实力为尊的地方,怎么可能近五千年以来都只是一个苏家在掌权,底下的人难道会一直安分守己没任何想法吗?

当然不是,只不过是有过想法并试图实践的那些人,都已经死了而已。

……

启动传送阵并不复杂,甚至非常简单粗暴,毕竟只是个偏远的小城,通往的也只是七大主城之一的汐月城,也就没有设什么太过分的要求,但如果是从主城前往圣城安多拉,那就必须经过层层异常严苛的身份验证,普通子民没有特殊情况,是不允许进入圣城的。

 
费诺看到神使抓起他那个黑发神仆的手,紧紧地握着,才上前伸手按住空间石持续输入纯净的光明能量,倒似乎是真的对这个男人分外喜爱,心下又多了两分底气,用恰到好处的谄媚语气在一边低道:“能有幸接待神使大人实在是费诺的荣幸,我昨晚连夜翻了私藏,为大人准备了一点小东西,可能会派上用场。”

他从宽大的袖口中摸出一只雕刻精美的木盒,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枚暗银色的戒指,花纹看起来异常朴素粗犷,跟神界一贯秉持的艺术风格迥异。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反倒是叶修惊奇地咦了一声,伸手接过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定下结论:“这是魔界的东西。”

费诺笑了笑,忙解释道:“大人真是见多识广,没错,这原是魔界的物件,但我们神界的人也可以使用。这戒指叫雾隐,最适合用于隐蔽身份,戴上它就可以通过幻术结界改变在他人眼中自己的形象,除非是实力高于佩戴者两阶以上,不然是绝不会发觉异常的。”

叶修把玩了两下,又放回盒子里:“不错的小玩意儿,正好有用。你费心了。”

费诺见状连忙摆手:“不敢不敢,我就是想着神使大人姿容绝世,但要是出来办秘密任务可能多少会有些不便,就想起以前在拍卖会上买过这么个戒指,刚好可以献给神使大人,也不算明珠蒙尘,可以物尽其用了。”
 

叶修皱了一下眉,追问道:“拍卖会?哪里的拍卖会?据我所知,魔界的东西一般是不允许在正规渠道流通的吧,而且魔界的东西能量本源和神界不同,可这戒指居然连神界之人也能用?”
 

费诺心一跳,不动声色地擦了把汗:“呃、这个嘛……您别见怪,的确是三百年前小的从汐月城的地下拍卖会上买到的,至于这东西为什么我们也能用,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我听说是因为汐月城有位鬼斧神工的大师,掌握了一种秘法,可以将魔界之物改造成神界之人也同样可以使用的东西,可惜他现在似乎不太出现了,大人要是有兴趣,可以去卡诺斯大街转转,找浮岚酒馆的老板打听下地下拍卖会的事,说不定会有相关的消息。”

“能量转化的秘法?有点意思……”叶修沉吟半晌,又道,“只有类似戒指这种小玩意吗,那人魔兵能不能改造?”

费诺面露难色,迟疑道:“这您可问倒我了,至少我当年买的时候还没有改造完成可以使用的魔兵,都是些攻击力不高的小玩意儿,至于后面有没有,我就不清楚了,我也很久没有回过主城了……但我觉得可能可以,因为那时候我这个戒指,就是用我以前收藏的一件四阶魔兵加上三十万晶石拍下的,当时在场有人出价更高,但只有我拿出了四阶魔兵,所以我猜,那位大师可能那时候是需要大量的魔兵练手试验,若是如此,过了这么多年,我想应该也有所成果了吧。”

 
“嗯,如你所言,那的确有可能。”叶修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枚小巧的赤红枫叶丢给对方,“你的消息对我们很有用,这玩意你留着,万一遇到危险,可以保你一命。”

费诺一愣,随即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枫叶心中狂喜,连连道谢:“大人太客气了,这都是费诺分内之事,神使大人之后若有任何需要,尽管跟我提,费诺必将赴汤蹈火,竭尽全力为大人分忧。”

叶修闻言眼睛微微一亮,唇角勾起,眸底闪过狡黠的光芒:“真的?”

费诺忙道:“真的真的!不敢有任何托词。”

叶修毫不犹豫地冲他伸出一只手,修长如玉,骨节分明,看得费诺呆了一呆,然后他眼睁睁看着那好看得有如父神心爱之作的食指和拇指相贴,有节奏地摩挲了两下,见他没反应,又更明显地摩挲了两下。

 
费诺懵逼地想:这怎么,看起来好像街头那些堕落的无业流民在向弱势群体勒索保护费呢……不会吧,一定是他理解错了,这个动作背后一定还有更深刻的深意他没有解读出来……

 
“哎,就非得我把话说明白才行么。”叶修叹了一口气,直截了当道,“有钱吗?没晶石的话稀有材料也行啊。”

“啊?”费诺有那么一秒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钱!我们很缺钱,嗯……很缺。”叶修痛心疾首地长叹一声,转头看向已经开启完传送阵,正一脸木然完美演绎漂亮背景板身份的周泽楷求证道,“是吧,主人?”

 
最后的主人两字真是被他用一把沙哑性感的嗓子念得百转千回,骨头都能酥化了,费诺甚至觉得自己都能从中听出蛊惑和撒娇的意味,然后他就看到那位神情冷淡的神使大人如冰雪融化一般,眼波温柔,整个人气场都百花齐放,春风烂漫了,连背后无比圣洁华美的纯白六翼都心情很好地扑腾了两下。

 
“嗯,缺钱。”从头到脚都写着人美钱多的神使大人转头就看向他,一板一眼地认真重复道,“很缺的。”

 
费诺闻言晃了一下,膝盖有点发软,对自己的小金库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哇,为了自家神仆强行缺钱,你忘了你可是高高在上,不食烟火的神使诶!向我一个小小的红衣主教伸手要钱,都不要面子的吗!

 
然而周泽楷坚定的神色已经告诉了他答案,面子是什么东西,有哄我家宝贝开心重要么?

 

TBC

 七宗罪的周叶真的肥肠可爱了,我好喜欢这个周hhhhhh会撒娇会装可怜也能演霸道神使爱上我(。ò ∀ ó。)

评论 ( 122 )
热度 ( 1031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