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全职叶受only
搞by的都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请勿转载

【喻黄叶】Never Trust Rivals「12」

久违的更新2333

这章开始喻叶要涨一涨啦,现在想买的赶紧买,等少天回来就不好说了XD

 

--

拉芙?


“……女性画师?”叶修觉得这名字似曾相识,一时却又有点想不起来,不过看这画风,的的确确是陌生,但单论水平,叶修觉得这位来应聘他们的游戏原画,似乎多少有点不可思议。


“对方提了什么条件?”


何瑞回想了一下,说了个数给叶修,刚好卡在他们之前招聘广告上薪酬范围的上限,一分也没有多要。“叶哥你觉得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何瑞说完自己都生出点不确定的犹疑了,这点钱想找个优秀的原画是绰绰有余,但要请到这么一尊大神,就无疑是天上掉馅饼了。


“怕什么,我们这写明了得按交的图稿发工资,就算现在是拿了别人的图想浑水摸鱼,后面见真功夫的时候不就全露馅了么?人家何必呢?”叶修倒是想得开,呵呵一笑安慰道,“放心吧,对方没个金刚钻人也不敢揽这瓷器活儿。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这对我们是好事儿啊。”


叶修静静地又看了两眼屏幕,忽然心中一动,他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桌面,抬起眸道:“小何,对方有留联系方式吗?”


“有!有留一个QQ!”何瑞闻言立马敲过来一串数字。


“电话呢?”叶修追问道。


“好像也给了一个,等我找找……喏,这里!”何瑞一找着立刻献宝似的发了过来,叶修将那个号码对着自己寥寥无几的通讯录里看了眼,微怔,想了想说,“你给对方用办公室的固话打个电话。记得开免提。”


“现在啊?”何瑞迟疑。


叶修点点头,又叮嘱道:“你就说我们同意录用,问人什么时候方便一起商讨下工作细节,然后,问问对方那边是不是还有其他问题。”


叶修这要求倒还算正常,何瑞哦了一声,乖乖拨通了电话,等待接听的那数十秒忙音中,他却发觉自己老板一直没吭声,话筒对面安静得有些诡异。


终于,那边接起了电话,清甜温柔的一声“喂?”传来,带着丝丝侬软的南方情调,何瑞一个北方汉子听得耳根子都酥了一瞬,幸好还知道自己有家有室的,瞬间默念了三遍南无阿弥陀佛才没让那颗心也跟着化成一江春水向东流了。


拉芙还真是个女性画师,而且听声音总觉得应该是个温柔可人的大美女啊……何瑞边打电话边想着,但叶修那边全程都没什么表示,也没发出半点动静,似乎陷入了沉思。何瑞本以为叶修是想一起跟对方聊几句才让他开的免提,现在看起来,好像和他料想的情况也有所出入。


挂完电话,何瑞心里已经跟被小猫爪子挠似的痒痒了,心中八卦之魂熊熊燃起,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试探:“怎么?刚刚那姑娘叶哥你认识啊?”


“不认识。”叶修默了两秒,笑道,“没事,辛苦你了。恭喜任务提前完成,记得明天去庙里还愿啊。”


何瑞那边没打听到什么劲爆消息,有点失落地应了声,叶修又简单跟他交代了几句后续工作的安排,也很快切断了电话。


然而何瑞这边不知道的是,那边的叶修在挂完他电话后,盯着黑了屏的手机纠结半天微微叹出一口气,眼底却不自觉融了一点笑意。


有了拉芙的参与,原本阻滞在中途的项目进程推进神速,几乎不需要多费口舌,叶修这边转达的要求对方很快就能领会并且做出最恰当的修改,甚至还会经常提出一些个人建议,去纠正叶修某些太过天马行空的想法。但她和之前的那位原画师不同的是,她虽然专业,但从不会拿捏着这个理由去轻易否定一个外行的想法,相反,她会非常细致耐心地分析为何这个改动不可行,以及如何通过其他的方法可以尽可能到达同样或者类似的效果。


和这样的人成为工作伙伴,很难说不是一种幸运,无论说什么对方都能轻易领会,举一反三,仿佛两人之间天生便有着一种不可言说的默契。而这样的感觉,叶修这二十多年的光阴里,只在和另一人的相处中体会过。


一连七天过去,项目这边最核心的原画设计稿总算是全都初步定下,后续的工作可以先交给建模那边去完成,可算是能短暂地松上一口气。


这几天黄少天忙着出差,估计一直跟在他爸身边也难得抽出点空闲,但还是打了几个电话过来,可惜叶修手里工作正到紧要关头,对他也有点心灰意冷的,应付起来就还是那么不咸不淡,黄少天独自一人在那边叽里咕噜说上一堆,得到的回应只是简单的几个语气词,这样没人捧场的独角戏向来是众星捧月的他之前何曾尝过其中滋味,少不得到最后又是恼怒地挂了电话,落个单方面不欢而散的结局。


叶修每每搁下手机,心绪万千,终究还是沉于一潭死水。


有些东西最纠结痛苦的是在放手之前,念着那点好,死死攥着舍不得松开,哪怕掌心被割得血肉模糊了,还像个输红了眼不顾一切的赌徒,指着有朝一日自己能够翻盘。待到哪一天真决定松手了,认输了,好像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最痛最狠的一刀斩下去,后面那点疼就都算不得什么了。


回过头再去看,哪怕还不能完全置身局外,但也看淡了许多。痛,是他执念太重。痴,是他用情太深。


说到底,也是他自作自受,黄少天自始至终都没义务为他的一厢情愿来买单。


伤心难过是有,怨恨是谈不上的。


只是这情伤譬如断肢之痛,多少也需要一点时间慢慢疗养,他不是那种需要向人倾诉寻求安慰的性子,多大的挫折磨难都习惯一力承担,独自消化,这一回虽然伤得重一些,但依旧没什么不同。


发泄情绪的法子有的是,有人疯狂运动压榨体能,让伤痛随汗水一块儿蒸发,有人选择肆意刷卡购物或者暴饮暴食,用最极端的方式将负面情绪转嫁到另一种可以被短暂满足的欲望中去,获取一瞬间的快感。叶修相对平和的多,他对运动兴致缺缺,卡里的那点钱还要留着给员工发工资,对吃遍楼下便利店的速泡面也没多大兴趣,所以他只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让自己忙起来。


人一旦忙起来,就没那么多闲工夫伤春悲秋,对月感怀了。


叶修这边不分昼夜地忙碌,连带着拉芙那边也为了赶进度主动跟着他一块儿熬了几回夜,连何瑞那边都看不下去了,劝着人姑娘多休息,对方也只是很温和地笑笑说没事,习惯了,害何瑞心里边特过意不去,想着无论怎样事后都要跟老板申请给人发一大笔奖金犒劳一下,叶修对自己员工向来大方,这点小要求他相信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而等叶修真跟对方提了这茬,对方反而婉拒了,叶修看着桌面文件夹里满满的那一堆画稿,无奈地拧了下眉心,捏着麦克风朝那边提议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啊,何瑞那小子特地申请要我给你重金犒赏,要是我这边食言了,我这个当老板的岂不是很没面子?”


“没关系,这些是我的本职工作嘛。”对方轻轻笑了一声,“应该的。”


“那不行,这几天辛苦你了。”叶修掸了掸指间夹着的烟道,“你也住在G市对吧,不然我请你吃顿饭作为酬谢吧。”


对方怔了一下,大概也没料到叶修会这么说,沉默了几秒筹措着用词应答:“这个,我这边可能不是太方便……”


如果换做是任何一个妹子被自个儿老板这么邀约吃饭,估计都得怀疑是不是对方想跟她发展一段浪漫绮丽的办公室恋情了,好在这时候何瑞不在旁边听着,不然准得跳起来狠狠私戳叶修问他到底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想起给他们找个老板娘了。


然而叶修心里存的显然不是那点旖旎心思,他轻叹着,似笑非笑地打断了对方后面长篇累牍的解释,轻轻巧巧地丢过去一句话:“没什么是应该的,尤其是对你来说。”


“……文州。”


对面寂静了一会儿,才幽幽响起了一个他所熟悉的,清润温雅的男性嗓音轻声笑道:“啊,什么时候看出来的?我还以为我装得挺像。”


“一早就看出来了。”叶修吸了口烟,低笑道,“天下哪来那么好的事,随便网上一发布就能找着你这样的大神,我们这小公司行业里排不上号,薪资也算不得最优渥,你这不冲名也不冲钱来的,又刚好是那么一个巧的不能再巧的时间点,我怎么可能不联想到你?”


“欸,原来是我之前薪资要少了才露馅的啊?”喻文州失笑,“我之前没怎么了解过国内行情,对游戏行业也不算特别了解,只是大学的时候接过一点类似的商稿练手赚零花钱,就直接按照你们给的上限报了,还担心我会不会要的太多呢。”


“为了怕我发现,特地还取了这么一个女性化的笔名,又用了变声器,喻少你是不是也太用心良苦了?”


“拉芙是上回那个台风的名字,正巧想起来就用了。”喻文州被拆穿了身份也不恼,含着笑温和道,“用了变声器,是担心被你发现是我,又要和我撇清关系了。”


这回换叶修沉默了,半晌才道:“那事的确不是你的错,让你来承担过错,用这种方式补偿我,其实真的没有这个必要。”


“不是的。这并不是补偿。”喻文州听完这话,慢慢回道,“那天我在书房碰巧看到了你桌上的画稿和策划案,觉得很有意思,本来也是想着后面你若不嫌弃,就毛遂自荐一下参与进来,没想到后面闹出了这种误会……实在是很抱歉。”


“都过去了。”叶修淡淡带过这个话题。


“我当时想着你那会儿心情可能不太好,再冒昧过来也有点太失礼了。感觉你可能更想一个人呆一段时间吧,就没有再打扰你,只是还有一直关注你手上这个项目,看到你这边缺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投了。”喻文州温声细语地作出解释,语气也真挚得让人挑不出半点瑕疵,“叶修,抱歉,一开始对你隐瞒了身份。”


“但有一句话,绝对是真的。”喻文州顿了一会儿道,“我是真心实意的,想交你这个朋友。”


“我相信你。”叶修没有犹豫,直截了当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但很快他又放松了语气,调侃似的笑起来,“其实没什么的,知道是你我也不会拒绝,我这人一向公私分明,送上门的大神不要白不要么。”


喻文州之前的那一串话,说实话,无论是处于礼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未必都是真话。到底他是不是真的决定如果叶修没发现就一句不提,权当陌路,还是说他之前留出的那些破绽本就是故意所为,想让叶修有所察觉,这其中的真假,追究起来已经没有太大意义。因为这哪怕是个谎言,也完完全全是一个由纯粹善意出发的谎言,而且喻文州处理得又这么恰到好处,让叶修都觉得如果因为这种原因向对方发难,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喻文州本没有什么义务要帮他这么大的忙,尤其是在他对他说出不再见面这种伤人的话之后,但他的确帮了,甚至还为了不让他为难纠结,体贴地做好了所有伪装准备,扫除他可能会有的心理负担。


连叶修也不得不承认,作为朋友,喻文州真的无可挑剔。


如果说之前,他还会为了黄少天避嫌,有意躲开喻文州不见,现在却觉得似乎没这个必要了。他曾经为黄少天放弃过很多东西,但那也是过去的事了,总不能因为和黄少天有着牵扯,他就放弃他身边所有好的东西或者好的人。


人活着,总是得学着向前看。耽于过去,从来不是他的人生信条。


“现在心情好些了吗?”那边的青年微笑着问道。


“好多了。谢谢你,文州。”叶修将烟蒂轻轻碾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抬头望向了窗外的天空,日光明媚,云岚风清,偶尔有白色飞鸟的翅膀在一望无际的钴蓝穹幕上勾出几片利落的剪影,全然看不出已是深秋光色了。


他勾起唇角,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才笑吟吟地朝对面道:“择日不如撞日,你今天有空吗?我请你去吃,地方随你挑。”


“好啊,我刚好知道一家不错的牛肉火锅店,不是熟客未必能找到呢。”喻文州这回终于也笑着应下了,“你等我,我开车接你一块儿过去。”


“好。”


也许他是该需要放松一下,去好好看一看外边的世界了。


TBC



 

评论 ( 218 )
热度 ( 2907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