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叶受only☆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文章转载直接拉黑

【喻黄叶】Never Trust Rivals「15」

我的进度告诉我,二十章之内完结是不可能的orz,黄叶这章写得我全程提心吊胆的,结果还是没能写到预想的情节,真是不好意思又吊在这种要命的地方【爽朗地笑了.jpg

 

--

 

叶修稳住呼吸,尽可能地让自己表现得同样平静,他没什么好在乎的了,黄少天是生气也好,不满也好,于他,都没那么重要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什么事都向你汇报吧?”叶修沉黑的双眼回视对方,语气平淡得堪称敷衍,说着他试图绕过黄少天往里走,眼下两人间凝滞的氛围实在让他有些不适。


“叶修!”黄少天飞快地伸出手挡到叶修面前,少年人清朗的嗓音骤然拔高至尖细,像一根针冷不丁地扎进他耳膜,叶修无奈刹住脚,一口气提上去,心也跟着悬挂,暗想黄少天这要是发难了,他接下去该怎么应付才好。


按说他这方面经验丰富,不过是哄黄少天的经验丰富,可惜现在,他确实没那个心力顺着毛哄对方了。


所以他只是冷眼看着,黄少天不说话,他便也沉默,如静等又一场暴风雨的洗礼。叶修面上纹丝不动,只有攥着那玩偶的手指不自觉扣紧了,细腻的绒毛触着他掌心,勉力带来分毫安慰。


黄少天终于忍不住眉梢扬起来,怒气掩不住地从他五官的边角溜出来,叶修见他张开嘴,本能便知不会有什么好话,质问或是情绪发泄都很正常,他早有自己的应对预案,来多少都习以为常。


然而今天的黄少天真的很反常,他张了张嘴,又猛地闭上了,咽了满口的冷空气和委屈下去,眼尾微微上翘的棕色猫眼在玄关灯下亮得反光,叶修竟有那么一秒误以为那里面汪着水,一颤一颤地在抖,但仔细看了,又不过是灯光营造的错觉。


黄少天深吸一口气,声音又一分分地被他自己按着软下去低下去,所有尖锐的棱角都被强行裹住了敛起来,不敢往外:“我一路坐飞机回来累死了,今天什么东西也没吃,肚子饿死了,你陪我吃点东西吧。”


他说得不假,虽然像模像样地穿了一身板正笔挺的西装,衬得肩宽腿长,气质都与平时大不一样,但形容憔悴却掩不住,素日里明亮灼人的眼睛下挂着淡淡的青色,大概是睡眠不足的后遗症,看着还有几分蔫蔫的。


叶修把那点刚刚冒头的心疼掐灭了,只退了半步看着他回道:“抱歉,我吃过了。”


“我真的很饿……”黄少天抿住嘴,对叶修言下之意的拒绝无动于衷,自顾自执着地说着,“哦对,今天晚上挺冷的,而且这个点没提前预定估计也找不到几家店好吃了,嗯……还是叫外卖吧,我们吃外卖也行,陪我随便吃点什么就行。”说着他打开手机,找了家附近送货最快的餐馆点了单,他动作很快,快到叶修来不及再拒绝。


黄少天什么时候会愿意“随便”吃点外卖了?叶修觉得好笑,又有点难过。


“没这个必要的……”叶修神情复杂地看着放下手机的黄少天,对方却避开了他的眼睛,直接抓着他的手往屋里走,黄少天的体温烫得叶修下意识一个激灵,想把手抽回来,但黄少天攥得很紧,没有给他挣脱的余地。叶修看见对方手背关节上一排还没来得及脱落干净的,深色的痂,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他想,这都是什么事啊。


“黄少,我……”叶修被拉着按到沙发上,他眨了眨眼刚要开口,黄少天就急忙打断了他,“外卖还要一会儿才来呢,闲着也是闲着,先陪我打会儿游戏吧,这几天在B市可忙死我了,一天到晚就被老头子押着四处见人看地,晚上还要赔着笑脸参加一堆破酒会,你说哪有这么剥削自己亲儿子的爹……”


黄少天越说越来气,叶修却直接被另外的关键词吸引住了,以至于他想也没想地接过了黄少天塞到他手里的游戏手柄,心里却涌上微微的不安。


“你去B市出的差?”


“对啊。你都不知道那边有多冷,那个风刮起来我脸上肉都疼,还撞上雾霾天,空气又干,简直了!我整个呼吸道都在受罪,今天回了G市才觉得活过来一点……”黄少天见叶修主动问起,立马接着话头大倒苦水,突然他又像想到什么似的猛然停住了,转头看着叶修一脸疑惑,“你家也在B市对吧?怎么从来没听你讲起过家里的事啊?”


这个问题对于叶修自然是禁忌,万万不能深入的。京城上层的圈子就那么大,他是怕黄少天会在哪里的酒会上遇上叶秋,孪生兄弟的长相再差也差不出几分来,只要见一面,黄少天定然是要怀疑的。


叶家的长子离家出走去读书创业也就罢了,还跑去主动给人家包养,没了金钱做借口,就只剩这一片赤裸献上去被践踏得狼狈不堪的真心,叶修藏着捂着不愿让黄少天知道真相,就是还想给自己留下最后的尊严。


所以叶修这会儿也只是轻描淡写地带过话题:“和家里不亲,很早就出来自己过了。”


黄少天听他口气不愿多提,以为自己戳到对方什么伤心事了,想着叶修这几年都没回过B市,必然也是有他不晓得的内情,他思维发散得快,一会儿已经脑补出一堆什么父母离异,继母欺压,异性兄弟刻意排挤之类的苦逼剧情,连带着看叶修的眼神都变了,叶修被他看得后背起毛,知道黄少天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不过误会就误会吧,反正他们之间不差这一个误会。


叶修在最早最早的时候,在他年少无知,天真地以为捧着一腔真情和热血就能换回同样结果的时候,他是想过,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向黄少天坦白自己的身份,然后所有这些难堪的误会也终将会变成命定的相遇,成为他们未来十年、二十年之后睡前甜蜜的谈资或是回忆。


——然而,黄少天一直都没有给过他这个机会。


“不提这个了,说起来有件事你肯定不信,我昨晚上跟我爸参加酒会的时候看见门口走过一个人特别像你,我去,好像连身高都差不多,我还以为我看花眼了。”黄少天叽叽喳喳地说得起劲,叶修却心头猛震,背后的冷汗都快下来了,但他语气中听不出什么异样,只淡淡道,“……肯定是你看错了。”


不料黄少天却不假思索地挑眉看向他道:“……我要看错了也是因为你。”


这话本意拆分出来是无端的怪责,他说起来口吻却像撒娇,黄少天估计说的时候也没细想,嘴比脑子快,自个儿反应过来后马上转开脸,一本正经地按着手柄对着电视机调出两人常玩的格斗游戏来,耳尖却几不可见地烧出一点红色,好在他肤色健康,灯光又不甚亮,也不大看得清楚。


游戏的开场音乐响起,叶修也逼着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人物选择的画面上去,别再去想黄少天刚刚那句话和其下暴露出的某些东西,他当初下定决心的时候太痛了,这痛几乎钻心,时时刻刻悬在他心上警醒他,不能再重蹈覆辙。


这世界上甜的东西有很多,独独黄少天给的糖他不能再吃了。给一巴掌再给颗糖吃,黄少天大概是以为这把戏自己肯吃一辈子,但是他不知道上回的那一巴掌真的太重了,火辣辣地迎面扇上来,让他终于清醒透了。


再也不敢吃那些吞下去会让他肝肠寸断的甜蜜毒药了。


即便如此,在打游戏的过程中叶修还是有些心不在焉,全凭本能对着屏幕在按招,导致的后果就是,没过两分钟就从电视机里传出了一声高亢激昂的“KO”,伴随着熟悉欢快的BGM,他控制着的人物在原地摆出张扬的胜利姿势。而对面,黄少天的剑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条尸体。


……他刚刚忘了放水了。


叶修感觉到黄少天死死定在他身上的目光,有点失落,有点疑惑,更多是一种巨大的茫然。


毕竟叶修顶上几乎纹丝不动的血条,让黄少天很难说服自己这不过是一次势均力敌后的险胜。哪怕他今天状态的确不是很好,刚开始的时候出了一点细小的纰漏被叶修抓住了空当,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准备好了反击,但是叶修凌厉而快速的连招间没有给他留出半分可趁之机,最后的二十秒,黄少天甚至按不出一次有效操作,眼睁睁看着自己控制的小剑客被一套简洁漂亮的浮空连击清空了最后一格血条——这是一场两分钟的完虐。


黄少天和叶修对战过不计其数,他不是不能接受叶修赢的,毕竟他一直觉得叶修的技术很不错,只比他差一点点。


但这次不是差一点点。黄少天想起最后时刻他彻底放弃了垂死挣扎,侧头看向叶修时,他脸上的神情,绝不是他想象中那种全力以赴的认真,而是有点漫不经心的懒散,修长漂亮的手指在几个按键之间飞快切换,行云流水到悦目的操作。


这怎么可能是短短几天里能达到的强大呢?


看着眼前这个有些陌生的叶修,黄少天突然感到内心升上的一种恐惧,尽管这种恐惧这几天来一直隐隐地萦绕在他心中,但从未有此刻一般强烈而清晰。他熟悉的那个叶修似乎在不断地消失,渐渐展现在他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叶修。


更耀眼,更强大……也更冷淡。


那种不断暴露在他眼前的未知,让他的自信也不断跟着土崩瓦解,他潜意识里知道,这一切的反常都是在那一个台风天之后,这绝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叶修还在往前走,却好像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呃、还要再来一局吗?”叶修也有点尴尬,看着黄少天茫然的表情疑心是不是自己之前下手太狠,给对方带来的心理冲击有些过载了。


如果黄少天还要继续,他下一局下手应该会轻一点,让对方输得没有那么难看。但也到此为止了。


“算了。”黄少天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柄,摇了摇头,心中蜂拥而入的芜杂情绪已经彻底扰乱了他,让他提不起半点心情继续。


于是两个人又陷入了长久尴尬的沉默,直到黄少天的胃不甘寂寞地叫唤了一声,叶修看了他一眼,黄少天窘的都想找个地洞钻了,打着哈哈道:“这家外卖送的有点慢啊,这么久都不来,投诉一定要投诉!”


叶修都没好意思说距离你下单还没过去五分钟,直升飞机送过来都没那么快的,他想了想突然站起身,黄少天见状又是一慌,忙不迭地抓住他衣角,说你干嘛去,叶修见他一脸紧张又可怜巴巴的样子实在忍不住想笑,就说冰箱里还有点圣女果,去给你洗一盘先垫垫肚子。


黄少天信了,讪讪地松了手,在叶修离开前还憋不住又催了一句说你快一点啊。叶修嗯了一声,说知道了。


但事实是,叶修转身从冰箱里拿出那一袋前天楼下超市买的圣女果后,冷静下来后又犹豫了,那么快回去不过是延续先前的尴尬,黄少天今天的态度很奇怪,但该做的决定总还是要做的,多纠缠一分,便多一分危险。


叶修看着水池里散落的一堆圣女果苦笑,他宁可今天黄少天一进门便冲他发火泄愤,将难听绝情的话一口气说尽,他也好趁势快刀斩乱麻地说出结束,不必有多少心理负担。可现在,黄少天摆明了是在示弱,一步一退,叶修用的力都打进棉花里,对方不肯正面应对,全都绕着弯子小心翼翼地避过去,没给他留半点借题发挥的余地。


那么简单的一句话,酝酿了这么久,偏偏黄少天今天堵着他不给他一丝机会说出口。


怎么办呢。叶修叹一口气。总还是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的。


叶修慢吞吞地洗了好一会儿,每一颗都细致地用指尖揉过冲洗干净才放进旁边的玻璃碗里,纯粹是为了拖延时间。还好黄少天也没再催他,过了快十分钟,叶修才给他端过去放到茶几上,黄少天看了看碗,又看了看他,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的,满含期盼和暗示。


叶修却转开视线,自己拿了一颗塞进嘴里,边吃边说:“你不是饿么,快吃吧。”


黄少天只好落寞地自己捡了一颗吃,叶修随口问他味道怎么样,黄少天委屈巴巴地说酸死了,叶修抬头看他,真的是眉头都整个皱成了一团,黄少天一向吃不了酸的,叶修嘴里那个倒还行,偏不巧让黄少天中了个头彩。


“那你干嘛不吐出来?”叶修又从碗里捡了颗看上去熟透的塞给他,无奈道,“知道酸还吃下去,傻啊?”


黄少天哼哼唧唧地嚼着叶修新给他的那颗,含含糊糊地说:“……不想浪费嘛。”


可黄少天是会在乎一颗不值钱的圣女果的人吗?山珍海味吃不完也不会想着打包的人,怎么会觉得吐掉一颗圣女果是浪费呢。叶修实在不想自作多情,但今天的黄少天又偏生要凑到他跟前,一举一动都在跟他说,你看,我是在意你的。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叶修想,如果这些态度出现得早一些,也许对他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但他要的不是黄少天的那一点在意,甚至他想,是不是他要离开的态度让黄少天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侵犯,发现原本乖乖趴在自己脚边的小宠物突然要脱离他的掌控,心理上一时有些无法接受,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毕竟人嘛,总是要等到快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可贵,可是早干嘛去了呢?


而这种情况下得到的“珍惜”和“在意”,又能维持多久?一周,一个月?以黄少天的性子,大概是撑不了太长时间的。一个可以想见的结局,无需再去多费功夫亲身验证。他没那么多时间,也没那么多心力,陪着黄少天永无休止地继续玩这个包养游戏。


叶修这么想着,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地看着黄少天捧着玻璃碗,一颗接一颗吃,眼里亮晶晶的,唇角微微翘起,一副很开心很满足的样子。让人不忍打破。


但很快,这样短暂安稳的时刻便不得不被中止了——叶修发觉他原本顺手放在沙发边上的那只小鲸鱼不见了。


“……我的鱼呢?”


黄少天肩膀僵了一下,但很快又满不在乎地吮着手指上残余的酸甜汁液,嘀咕道:“那东西看上去就廉价得要死,谁知道里面充的什么黑心棉啊,你喜欢这种东西我下回托人给你从国外多买几个新的好了……”


叶修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他站起身,自上而下地盯着黄少天,冷着脸重复道:“我的鱼呢?”


黄少天眼皮也没抬,半晌才说:“我扔了。”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按上不断涨跳的太阳穴,声音有些涩哑:“少天……”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叫黄少天的名字,“你怎么能不经过我同意私自处理我的东西?!”


黄少天终于也忍不住了,嚯的站起身看着他,梗着脖子吼:“至于这么上纲上线的嘛,不就一个破玩具么,我回头会给你买更多更好的,比那个强一百倍一千倍,给你凑齐一个动物园都没问题。”


“这不一样。”叶修觉得胸口忽然有些闷,他想黄少天果然还是不懂,也许在他的眼里,钱就是万能的,可以买到一切也解决一切,而这之后的真心和努力,都不值一提。


他看着黄少天的眼睛,那里面的委屈和迷惑太显而易见了,像个无知天真到残酷的孩子。叶修顿了会儿,说:“这个不是买的。是我第一次玩娃娃机亲手抓到的。”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手指无措地攥着衬衫的下摆,叶修的语气太平静,不像是在生气,而更多的是失望。对他的失望。


“新的也好,更贵的也好,都代替不了那一个对我的意义。”叶修语气放得很慢也很柔和,但却让黄少天感到了没来由的惶恐和不知所措。他听到叶修问他:“你明白吗?”


黄少天刚刚张开嘴,却看见叶修摇着头替他做出了回答,他说不,你不明白。可是不明白又怎么样呢,人总是会有很多不明白的事,他下一次就会明白了,黄少天想,他愿意去学着明白的。


但叶修笑着,很轻很轻地叹了一口气,对他说:“少天,我们到此为止吧。”


——叶修不肯给他下一次了。


TBC



我现在肥肠想知道黄叶股持有者们此刻的心情´_>`




评论 ( 506 )
热度 ( 3008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