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全职叶受only
巍澜衍生/朱白不逆
不是我搞rps,是rps搞我
不入流三俗傻黄甜写手
佛系产粮
OOC常伴我左右
谨慎关注
请勿转载

【all叶】乱世巨星(二)

预警:黑道paro,叶老大和他的四只小狼狗,乐/黄/周/包,带all叶汤底。

我最近真是好喜欢这个pa啊,后面可能要穿插一点回忆了,写写当年还是嘉世金牌打手的少年叶叶


——

兴欣的一个重要据点坐落于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城区,与那些最高端的CBD写字楼共享同一黄金地段,相距不远便是警察局,将灯下黑这三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这自然不是胆大妄为,只不过是因着某些更深层次的关系牵连而已。

据点设在一家街角的小酒吧里,生意冷冷清清,不做什么宣传推广,还时常闭门歇业,点评网上统共三十来条褒贬不一的评论,有打一星差评说酒太贵服务态度特别差的,也有打五星说这里的驻唱歌手比偶像明星还帅的,不过这条下面的回复大都是骂对方是托自己根本没见过有驻唱歌手的,偶尔才有那么一两句是附和说对啊对啊真的很帅呢。

权三爷跟着同行人走进半夜空荡荡的小酒吧,在吧台擦着调酒壶的侍应生看了他一眼,又对着为首的叶修微微颔首示意,才低头继续擦起来。

叶修那四个心腹没有全跟过来,身后就带了那个马尾青年,其他几人跟剩下的帮众坐着另外几辆车不知去哪儿了,估计是回帮里善后,处置其他重要事宜去了。

三人没在酒吧停留太久,径直穿过狭长的昏暗走廊,推开紧闭的大门,沿着阶梯往上,是整整一层类似于高级酒店一样的套房,权三爷被塞了一张房卡,一进门才发现这回跟着自己一起来的两个左右手居然都已经等在屋里,一见他就激动地站了起来,脸上还带着这两天反抗被殴打留下的片片青紫,看起来有点可笑。

“三爷,你没事吧?”

面对属下的关心,权三爷虽然心里激动,还是撑住一副老大的派头,淡淡地点点头,说,“没事,还多亏叶帮主的帮忙,才顺利地摆平了那群杀千刀的家伙,我的那些货怎么样吧?其他兄弟们也都没事吧?”

“这个……”寸头汉子脑门上沁出密密的汗,迟疑道,“兄弟们倒是没什么大事,但乔长宇那帮人忒他娘的鸡贼了,居然趁您出去的这档口把咱们的货运走了两箱,虽然兴欣的兄弟赶来没让他们全拉走,但我们刚刚点了点,也少了六百多万的货……”

权三爷眼前一黑,有点摇摇欲坠了,他往前两步,攥紧了对方的肩咬牙道:“干!不是才两箱吗,怎么会这么多……”

对方也愤愤骂道:“别提了,那群狗娘养的拣了咱们这次最值钱的货先运走,剩下的那些都是普通货色,加起来都值不了几个钱。”

六百多万的货眨眼没了,饶是权三爷也要肉疼得喘不上来气,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猛地回头看向还站在门口没说话的叶修,嘴唇蠕动着,筹措着合适的言语。

叶修救了他和他底下人一回,足够仁至义尽了,他完全可以当时一声不吭地借着剿灭内奸的由头干掉他们这帮外人,再吞了他带来的这批货,一个子都不必出,但他没有。权三爷心知自己是欠了对方半个人情的,所以这时候要他再贸然开口请求对方帮忙讨回那两箱货,说难听点的,就是不知好歹,得寸进尺了。

权三爷看着挺五大三粗的一个老爷们,心思却不如面上看起来那么粗笨耿直,毕竟干这一行的,察言观色是必备生存技能,乔长宇也不是好惹的主,自己这次的损失再大,在别人地盘上,他也不敢因这事惹得叶修不快。

半晌,他苦笑了一下:“叶帮主,真是不好意思哈,这回咱们的生意可能还是做不成了,我这货都没了,不过还得多谢你帮忙救了我的人出来,这剩下的那点货,你刚刚也听见了,都是些不值钱的寻常货色,你有兴趣就随便给一点都拿走,我就当是回去的路费了。”

叶修笑了笑,说:“其实我倒有个想法,三爷不妨可以考虑看看。”

权三爷一愣:“哦?”

“你也知道,兴欣除了du品生意不沾,其他领域涉猎还是挺广的。自然也包括一些特别的‘失物寻回’委托,当然,毕竟这事也需要请底下兄弟们帮我去做,不能让他们白忙活不是……”

叶修唇角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权三爷瞬间了然,自然,这委托不会是免费赠送的福利,但一无所有和用其中的一部分去挽回更大的损失,脑子没问题的人都知道应该怎么选。

“是是是,那肯定不能让兴欣的兄弟们白辛苦一趟,这样吧,我这批货只要能拿回来,其中的三分之一我全都双手奉上,就当是给叶帮主的辛苦费,以后叶帮主再有什么需要,我也一律都给最低价,怎么样?”三分之一的货,差不多也要两百来万,对于权三爷而言就这么给出去虽然心疼,但还不至于让他伤筋动骨。

更重要的一点,他其实也是在押宝,他在珠三角的生意近几年受到新人的挤压抢夺,已经不如之前那么好做了,要不然他也不至于千里迢迢跑这么远冒着大风险去开拓新客户,但亲眼见过叶修之后,他倒是燃起了许多真实的信心。至少,对方不仅强大,还是个讲原则讲规矩的,光是这点就够难得的了,起码他在跟对方做交易的时候,不必整天提心吊胆会不会被黑吃黑。

“三爷果然有气魄,放心,你那两箱货一周之内,我保证完好无损地交还到你手上。”叶修一击掌,笑道,“就是麻烦三爷在我这儿多呆上几天时间了,正好你也是第一次来吧,我让手下人赶明带你出去转转。”

“不知道三爷听说过没有,兴欣最早发家靠的可不是军火生意,而是第三产业——”叶修眉眼微微垂下一点,说这话时的语气却很淡然,“H市一半的娱乐会所都属于兴欣,有些地方倒还不错,三爷要是觉得无聊,可以随意去消遣一下,我请客。”

权三爷虽说这时候没太大心思寻欢作乐,但既然叶修那么说,他面上还是连连点头客气地应承下来,今晚实在累得他够呛,前几天也没一晚上睡得好的,比起纸醉金迷,温香软玉的放荡夜生活,他现在最想要的只有一张足够松软温暖的大床,可以让他睡个昏天黑地。

待两人出了门,沿着寂静的阶梯下楼时,站在叶修背后的张佳乐忽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叶哥,你说他要知道那两箱货是我们故意让乔长宇的人拿走的,那个三爷脸上的表情该多精彩?”

叶修脚步没停,淡淡道:“以他的实力和那点人手,带这么大一批货过来就是羊入虎口。他该庆幸,跟他做交易的是我,不是乔长宇那只吃人不眨眼的笑面虎。至少我吃肉,会记着给别人留一口汤,乔长宇可不会。”

张佳乐若有所思道:“其实当时更早一点动手也可以吧,我们的人早就找到了他们藏货的那艘船,那样的话,趁乱把货截下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对权三那边照样可以说货是被乔长宇的人带走了,这样不是还省了我们一番功夫,不用去虎口夺食,又能轻松赚到那三分之一的酬劳么?”

叶修停下步子,转过头抬眼看他:“你真以为我在乎的是那两百多万的货?”

“呃,当然不是……”张佳乐被叶修漆黑的眼眸轻轻一扫,瞬间也反应过来了,脱口而出道,“你要找借口对乔长宇动手了?!”

叶修呵呵一笑,眼神却很冷淡,暗含着一丝针尖般浓缩的杀意:“他都急着要把手伸到我窝里了,我难道不该好意给他一点提醒么?弄死他是难了点,让他难受还是很简单的。”

“之前没借口动他,但这次他都自己把刀落我手里了,我当然也不介意顺手捅他一刀。”

说这句话时叶修抱着胸勾起半边嘴角,很难得地笑得有点痞气邪肆,在微微亮着的顶灯下有种令人目眩的光芒,强大得让人不由怦然心动。

张佳乐看得有点痴了,情不自禁地攥住男人的肩膀凑上去,却被一根白皙的食指挡住了去路,叶修似笑非笑地瞥着他,像在欣赏他没亲到有些懊恼又失落的样子,张佳乐觉得对方有时对他们的态度的确像是在逗弄自家养的一只小宠物,小时候不觉有异,年纪越长,就越是有些不甘心了。

他心一横,改伸手扣住叶修伸出的右手,差着一个台阶的身位,低头狠狠攫住那双色泽浅淡的唇吻他,叶修没有太抗拒,也没有太主动的迎合,在他舌头挤进来的时候也张开了嘴,偶尔用舌尖懒懒地勾缠着回应他,缠绵动情的水声在狭长幽静的楼梯转角回响,一分多钟之后有点缺氧的叶修才一把按着张佳乐的肩把他推开。

叶修皮白,也容易上色,接个吻的功夫,眼尾延伸到两颊都染上了一层很薄的浅粉,醉酒似的红,他嘴唇被蹂躏得尤其明显,水润艳红,唇角挂着一点牵出的银丝,几乎透出一种迷离的qing色感。叶修蹙了一下眉,用拇指揩去嘴边的水渍,结果被神情莫测的张佳乐抓住手腕又着迷地舔了舔他的下唇。

“叶哥。”张佳乐的嗓音明显有些不太对劲,哑得过分了,暖茶色的漂亮瞳孔里满是危险而贪婪的渴望,“好想干你。”

叶修扫了他一眼,没费什么力气就挣脱对方的禁锢,不轻不重地给了他一巴掌,不是会疼痛或者羞辱意味的力道,倒更像是种他们之间特有的亲昵表达。

“小混蛋。”

叶修轻飘飘地骂了一句,一拢毛领,转身自顾自往下走了,那一句称呼听得张佳乐更硬了两分,眼神炽热得快要沸腾,他深吸一口气掐了把掌心,才快步跟上去。

距离黎明还有四个多小时,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做,今晚注定会是个不眠夜。至于他的福利,不如等忙完这阵再跟叶修慢慢讨回来好了。

张佳乐开车跟叶修回总部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三点了,正是夜色最深沉的时候,地下室里却被几盏大瓦数的白炽灯映得如同白昼,几个参与了此次活动的叛徒,包括被黄少天他们拖回来的刘皓,全都被结结实实地拿麻绳捆在凳子上。

除了还昏迷着的刘皓,其余几人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身上没太多明显的伤痕,表情却透出一种看破一切的生无可恋,显然是在叶修没回来的这段时间里,已经接受过黄少天的言语荼毒了。

这样一看,依旧人事不省的刘皓还算得上是比较令其他人羡慕的那个。

“叶哥叶哥,这几个软脚虾我已经全帮你审过一遍了,这事主要就是刘皓牵头主导的,对外联系乔长宇的也都是他,要我说啊等等!你嘴怎么回事!张佳乐你个不要脸的是不是又自己偷吃了?!我靠靠靠靠靠!!!!无耻!犯规!当初我就该让刘皓一枪崩了你的啊啊啊啊啊!”

黄少天刚凑上来一脸邀功的亮闪闪表情在发现叶修还残留几分肿胀的嘴唇后就现场爆炸了,指着张佳乐就是一通大呼小叫,把叶修吵烦了,揪着他的领子过来敷衍似的堵上他喋喋不休的嘴。

黄少天目的达到,瞬间噤声,反应迅速地一把抱住叶修啃了好几下,叶修想推都推不开,被绑着的几个倒霉俘虏看了一眼就马上低下了头,对这幅场景像是早已习以为常了。

黄少天这边亲得正热乎,一边的包荣兴不干了,拽着黄少天的领子把他强行拖到一边,眨巴着一双挺无辜的puppy eyes挤到叶修面前,低头看着他连声叫唤:“老大老大,我也要亲亲!”

叶修安抚性地揉了把他的头顶,舔了舔自己被咬破一点的嘴角,眯着眼冷冷扫向一旁的黄少天,道:“你那两虎牙下次再咬到我,我就给你拿锉刀挫平了。”

黄少天倒不像是很害怕的样子,嬉笑着吐了下舌头,一颗银色的舌钉嵌在他鲜红的舌尖上,瞧着有几分妖异的味道:“嘿嘿,我知道叶哥你舍不得的,它们让你爽的时候可远比让你疼的时候多多了。”

叶修倒也没反驳,只是也懒得多搭理他了,转回头一看,年纪最小却最大只的这个还眼巴巴地等着他呢。叶修捡到包荣兴的时候自己已经二十八,没当年那么轻狂张扬,带崽子经验也丰富了许多,对他的要求也不比前几个那么苛刻,反而因为最小,平时要宠溺得多一些。

包荣兴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亲吻,不再多折腾,心满意足地放开叶修先乖乖到旁边去了。

这回四个里三个都亲过了,还剩一个总不好太冷落,叶修对一边安安静静没出声的周泽楷招了招手,对方马上走了过来,叶修捏住他线条流畅的下巴仰起脸,狭长性感的黑眸微眯,低声道:“小周,你今天那场我看到了,打得还不错。”

周泽楷得了这句夸奖,眼里明显软化下来,唇角也不由自主地轻轻扬起,笑得有些腼腆又很甜,叶修对这个格外漂亮又安静的年轻人也是多有优待,一倾身主动给了他一个浅吻:“给乖孩子的奖励。”

和他先前跟黄少天还有包荣兴的吻又不太一样。

当然,在某些人眼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苏醒过来的刘皓双眼泛红地看着他们,冷笑着低啐了一口:“真他娘的恶心。”

黄少天上去就直接给了他一脚,连人带椅狠狠踹倒在地上,帆布鞋粗糙的橡胶鞋底碾得他脸都彻底变了形,他痛苦地嗬嗬喘着气,呼吸艰难,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条被摔上岸濒死的鱼。

“哈,我会记住你这句最后的遗言的。”黄少天脚下又用了两分力,笑容灿烂,眼神却冰冷至极,残酷至极。

他大大地咧开嘴:“我他妈最喜欢看你这种讨厌我,又弄不死我的表情。精心准备的计划功亏一篑的感觉怎么样啊?爽不爽?”

刘皓从喉咙里挤出几声意味不明的喉音,突然眼前被丢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刀,张佳乐扔过来的,他用过,知道这玩意儿可以很轻松地将他捅个对穿,再在他身上捅出几个血窟窿。

“道上怎么处置叛徒的,你应该很清楚也很熟悉才是。”黄少天把地上的刀捡起来,在他身上比划了两下,在刘皓微微惊恐的眼神中,用力一插,钉在他两腿之间的地板上,那股子金属的凉意浸透他身上的每一根寒毛,让他险些又失禁。

“我可以直接一刀捅进你心脏让你死得痛快又舒服,也可以在你身上最痛又不够致命的每一个地方开好几个洞,让你慢慢享受生命流逝的过程,你可以有很多时间回忆和忏悔,不过我这人耐心不是很好,我还是喜欢一些见效更快更利索的方式。”

这种时候的黄少天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与他外表相称的阳光开朗,而更像一柄刚刚出鞘,寒光四射的剑,你只能感觉到形如实质的无尽冰冷和煞气。

“听说你养了不少漂亮的小情人,把你这玩意儿割下来送给她们收藏,留个纪念如何?哦不对,六个人呢,一根可不够分了,不过没事,我刀工不错,保证每一片都给你切得很均匀,绝对公平童叟无欺啊……”

这种恶心的描述显然戳中了刘皓的要害,他剧烈地扭动挣扎起来,嘴里不清不楚地嘶吼着一些什么,旁边几人也已经一身的冷汗,颇有些杀鸡儆猴的惊惧。

黄少天将鞋底稍稍移开一些,才听清他是在颠来倒去地求饶,口齿都不太清楚了。

“别、别杀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我帮你们对付乔长宇…别那么对我,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啊……”

“情分?”叶修终于开口了,他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走过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上痛哭流涕的男人,勾了勾唇,“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未免有些可笑。”

“你对乔长宇到底是一个外人,我了解他,那只老狐狸防备心那么重,你能知道的信息里十句中七句半都是假的,剩下的多半对我也无关紧要。而且我对付乔长宇,是迟早的事,不用你帮忙,我也一样会解决他。所以……就刚才这点筹码,可换不了你一条命。”

叶修说完都懒得给他多一个眼神,对黄少天比了个手势,转身直接朝门口走去:“我去休息了,他给你练手玩吧,结束了记得处理干净。”

黄少天嘻嘻一笑,重新将深入木板缝隙间的刀慢慢地拔出来,双眼充满恶意地扫过刘皓的胯下,像是在审视一块砧板上的鱼肉。

刘皓一下就毛了,他浑身一个激灵,嗓音拔高得有些变调:“等等!还有一件事你一定想知道!”

叶修步子没停,继续有条不紊地往外走,像是根本没听见,或者并不在意。

“你不想知道当年,苏沐秋到底是怎么死的吗!”

叶修停住了脚步,慢慢回过头看着他,声音冷彻如冰:“你、再、说、一、遍。”

TBC

哭唧唧要评论(இдஇ; )需要更多动力让我更新这篇……

评论 ( 162 )
热度 ( 2664 )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 Powered by LOFTER